• 返回: 萬古神帝

    第二千四百一十八章 神山之禍

        血后道:“肉身都沒有了,即便是招魂,也沒用。況且,戰斗是在虛無空間結束,肉身微粒和圣魂碎片,瞬間便會虛無化。即便五清宗修為再高,恐怕也束手無策,只能認了這一切。”

        血絕戰神搖頭,道:“不,戰斗結束的地方,乃是在暗黑星上。暗黑星的場域,足以將閻無神的肉身微粒和圣魂碎片全部吸納過去。你要知道,閻無神融合了黑暗元靈,暗黑星本身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血后眼中充滿匪夷所思的神色,細細思索了很久,道:“就算如此,他也不可能活得過來。即便活過來,也只是一個廢人而已,五清宗會付出天大的代價去復活他?”

        當初,張若塵初入大圣境界,肉身沒有毀,只是招魂,便是差一點讓血后隕落。

        以閻無神現在的修為,想要他重新活過來,恐怕得祭祀一位神靈,一神換一圣,才有可能成功。而且,就算招回圣魂,也還要重新投胎修煉。

        想要再達到現在的高度,難如登天。

        血絕戰神道:“所以,得看閻無神的精神意志,精神足夠強大,是可以超脫肉身和魂魄,溝通到天魂。”

        “傳說中的天魂?”血后道。

        血絕戰神唏噓的道:“當今之世,天庭和地獄所有生靈修煉的,都是人魂。將人魂,修煉成圣魂。可是,在無比久遠的過去,曾經有過一批練氣士,修煉的是天魂。他們將天魂,稱為元神。”

        “天魂,并不在生靈的體內,而是融入了天道,是天道的一部分。”

        “那些練氣士,妄圖修煉天道,逆天而行,最終遭受天罰,死得干干凈凈。”

        “六道輪回,并非沒有記載。據說,那是遠古練氣士,一直想要建立的東西,用以對抗天道,行逆天之事。”

        “張若塵殺死閻無神,令其魂飛魄散,等于是將他逼上了絕路,不得不去偷天。只有偷來天魂,竊來天道,修成六道輪回,他才有一線生機。這,也是修成一品圣意六道輪回圣意,必定要走的一步。”

        血絕戰神仰望天穹,道:“已經走到山頂,想要登天,卻沒有路。除非舍棄這肉身,舍棄曾經擁有的一切,以精神的方式,破開天道對生靈的束縛,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修一品圣意的路,就是與天道對抗的路,必須打破現有的規則。”

        “閻無神選擇的是偷天竊道,置于死地而后生。也不知,張若塵會做何選擇?”

        “修一品圣意,竟如此兇險。閻無神重新活過來的概率大嗎?”血后眉頭深皺,擔憂不已。

        擔憂的,當然不是閻無神,而是依舊在走這條路的張若塵。

        血絕戰神沉默了許久,道:“一個已經死了的人,從棺材里爬出來的概率有多大,閻無神重新活過來的概率,將比這個更低十倍。”

        血后憂心忡忡,很想立即去阻止張若塵繼續修煉陰陽五行圣意,可是她知道,已經遲了,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張若塵不可能后退。

        血絕戰神將六方天尊鼎取出,交給血后,道:“這尊鼎,已經孕育出天地間獨一無二的紋路,有成為神器的潛力,暫時由你來保管。”

        血后收起六方天尊鼎,準備離開。

        血絕戰神道:“還要去閻羅族?”

        “既然你覺得張若塵是想親自去接昆侖,我相信你的判斷,俗世的事,就有他自己解決吧!”血后嘆道。

        她相信張若塵的能力。

        血絕戰神道:“俗世的事,的確與我們無關。但是現在有一件大事,很快就要席卷整個天庭和地獄。每一位神靈,都會聞風而動。”

        “什么事?”血后問道。

        血絕戰神道:“玉煌界即將開啟,我做為大族宰,肯定是要帶領血天部族的眾神一起前往。這一次,你與我同行,六子留守翼世界。”

        ……

        進入命運神殿修煉,主要是幫助修士參悟命運規則,深入理解命運之道。

        對于一些特殊的修士而言,在神殿中修煉一天,比在外面修煉一年的收獲還要大,可以實現自身的大突破。

        張若塵天資不俗,但命運之道接觸尚短,顯然不是那種特殊修士。

        即便他已經全力以赴,將圣魂和精神力念頭盡數調動,可是,百日修煉下來,參悟出來的命運規則,也就兩百萬道,不到任何一種五行規則的百分之一。

        百日修煉結束。

        命運神山下,血天部族和不死血族的修士,紛紛向張若塵道別。他們有的準備回各自部族的翼世界,有的打算去往功德戰場,有的要去不死神殿沖擊千問境。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每個修士,都有屬于自己的路。

        “不死神殿已經對外公布,參加狩天之戰的所有修士,全部都有進入神殿修煉的名額。并且,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加入神殿,進入血皇神魔營。”

        “傳說中的血皇神魔營啊!能夠加入其中的,都是不死血族大圣之中的精英。神境之下,可以橫掃一切。”

        “既然有這樣的機會,我是一定要加入血皇神魔營。據說,在功德戰場上交鋒,血皇神魔營開赴而過,星空中,盡是天庭的大圣尸。”

        ……

        張若塵聽到了很多消息,有血皇神魔營的強大,有不死神殿對參戰修士的獎勵,有十大部族最新排名……

        總的來說,因為狩天之戰的勝利,不死血族的修士依舊還處于舉族歡騰的氣氛中。

        也有不好的消息。

        “狩天之戰結束,地獄界向昆侖界功德戰場派遣去了更多的圣境軍隊,準備發動更大規模的戰爭,要在短時間內,徹底摧毀這座本該在十萬年毀滅的大世界。”

        在昆侖界,有張若塵的朋友、屬下、師兄弟、紅顏知己,甚至還有親人。

        聽到這一消息,心情怎能暢快?

        可惜,他阻止不了這一切。

        在這種級別的戰爭面前,他現在取得的那些成就,顯得微不足道。

        “或許只有救出殞神島主,才能逼地獄界退兵。”

        張若塵站在命運之門下,目送一位位不死血族修士離開,隨后,踩著夕陽余暉,向神山山頂行去。

        “憑我現在掌握的命運規則,應該承載得住萬分之三十的命運奧義。得到奧義,是營救島主的關鍵。我現在能做的,只有這個,昆侖界那些修士的生死,終究只能靠他們自己。”

        沿著命溪向上而去,跨過層層石梯。

        行到山腰處,兩位看守神山的圣王境死命圣衛,各自舉起一桿長矛,攔截住他的去路。

        能夠看似命運神山,兩位死命圣衛自然是傲氣十足,沒有將張若塵這個大圣放在眼里。

        “若塵公子,百日修行已經結束,你不是命運神殿的弟子,請盡快離開神山。”其中一位只有白骨軀體的死命圣衛,聲音干癟刺耳的說道。

        來自骨族。

        張若塵道:“我要見大祭司。”

        “命運神殿有十二位黑袍大祭司,不知你要見哪一位?”另一位出生鬼族的死命圣衛,冷冰冰的問道。

        張若塵道:“福祿黑袍大祭司。”

        “福祿黑袍大祭司不在神山,你請回吧!”兩位死命圣衛同時說道。

        張若塵眼神一沉:“你們都沒有去稟告一聲,怎知福祿黑袍大祭司沒有在神殿?”

        “我已使用精神力傳音問過,大祭司的確不在。”骨族死命圣衛道。

        鬼族死命圣衛道:“若塵公子不如去福祿神宮看看,或能找到大祭司。”

        兩位死命圣衛根本不懼張若塵,面無表情,心中卻是冷笑不已。

        任憑你張若塵再強大,難道還敢在命運神山生事?

        你張若塵的確是深受福祿神尊重視,可是,他們二人卻隸屬天命司,不受福祿神宮的管制。

        “一個天庭界來的修士,到了地獄界,不知收斂也就罷了,竟然依舊囂張狂妄,早就該治一治他。”

        “嫣紅大圣便是死在他的手中,命運神殿因此可是丟了不小的臉面。”

        “小心一些,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別被他聽到了!”

        “聽到又如何,難道他敢動手?我倒希望他動手。裁決司和天命司有一些大人物,早就想收拾他,只是一直找不到由頭。”

        兩位死命圣衛相互精神力傳音交流,對眼前這位來自天庭的大圣,沒有一絲敬畏,反而還有挑釁的意味。

        張若塵的精神力,比他們強大了不知多少倍,自然聽得一清二楚。

        張若塵道:“你們二人何必精神力傳音,有什么話,直接開口說便是。反正在命運神山,我也不敢把你們怎么樣。”

        骨族死命圣衛見張若塵絲毫都沒有傳說中那種殺伐果斷的威勢,心中本就沒多少的懼意,頓時蕩然無存,道:“說就說,命運神殿不歡迎人類,不,你好像也不算是人類,只能算是一個……雜種。”

        “轟!”

        強橫的圣威爆發出來,無形的氣浪,將兩位死命圣衛震得飛了出去。

        與圣威一起爆發出來的,還有焱神腿中涌出的神焰。

        神焰入體。

        兩位死命圣衛立即發出凄厲的慘叫聲,片刻后,被燒成飛灰飄落在地。他們手中的長矛,化為了鐵水,滴在地上,哧哧作響。

        神焰威力強大,將命運神山中的一道道神紋和陣法銘紋引動。

        “大膽,誰敢闖命運神山?”

        一道驚雷般的爆喝聲響起,天命司一位萬死一生境的天命圣衛,化為電光,降臨到張若塵上方十數丈位置。

        這位天命圣衛,長有三顆犬頭,渾身鬼氣流動。

        剛一降臨,便是將張若塵籠罩進自己的道域中。

        九步圣王修煉出來的道域,只能將自己修煉出來的圣道規則釋放出去,形成一個簡單的場域。

        千問境大圣,卻已經將道域,衍化成具象的樣子,或為一片黃沙世界,或為三百戰劍,或為修羅殺場,或為一座雛形宇宙。

        萬死一生境的強者,道域已達完美狀態,根本不用出手,只憑道域就能鎮壓別的大圣。

        三犬靈尊的道域中,有九座鬼城,一座又一座的向張若塵鎮壓下去。

        張若塵此前交手過的萬死一生境大圣,只有螭帝。

        可是,螭帝不僅精神力被封印,而且還被神鏈束縛,張若塵與他交手的時候,更是已經身受重傷,體內圣氣幾乎消耗殆盡。戰力與此刻的三犬靈尊比起來,怕是差了十倍以上。

        這位,才是真正的萬死一生境大圣。

        第一座鬼城壓下,張若塵已經渾身無法動彈,渾身皮膚似要裂開一般。

        第二座鬼城壓下,張若塵立即釋放出空間真域、虛時間領域、真理界形,對抗三犬靈尊的道域。

        ……

        第五座鬼城壓下,張若塵必須調動乾坤界的力量才能抵擋。

        一連九座鬼城壓在張若塵頭頂上方,令得張若塵全身筋脈暴凸,腳下的神火熊熊燃燒,宛若一片火云,眼中鋒芒畢露。

        “這才是萬死一生境大圣真正的實力嗎,果然強大,不對,這只是對方道域的力量,還沒有出手呢!”張若塵暗道。

        三犬靈尊驚詫不已。

        他早就聽說,張若塵與閻無神一戰的時候,爆發出了堪比萬死一生境大圣的戰力。本來覺得那只是謠言,根本沒有當真。

        可是張若塵能夠扛住他九座鬼城,脊梁都沒有彎一下,的確是非常了不得。

        “唰唰。”

        破風聲,不斷響起。

        一位位身穿鎧甲,手持長矛的死命圣衛和天命圣衛,從四面八方趕來。

        其中有五道身影的氣息,不弱于三犬靈尊,甚至還要更加強大深厚。

        張若塵毫無懼意,先前殺死那兩位死命圣衛的時候,便是感知到,三犬靈尊的氣息在附近。只不過,三犬靈尊一直沒有現身,似乎有意在等張若塵犯錯。

        而且張若塵懷疑,那兩位死命圣衛之所以敢那么放肆,多半也是三犬靈尊的暗令。

        “張若塵,你強闖命運神山,殺死兩位死命圣衛,知道該當何罪嗎?”三犬靈尊聲音沉冷,頗為趾高氣揚的道。

        有一種張若塵終于落入他手中的意思。

        未等張若塵開口,左側已有天命司圣衛的聲音響起。

        “強闖命運神山是死罪,殺死命圣衛也是死罪。二罪并罰,罪加一等,應該抽筋焚魂。”

        三犬靈尊中間那顆犬頭,露出尖銳的牙齒,發出輕笑聲:“聽到了吧?拿下他,先給我關進天命司的煉魂獄中,若他敢反抗,就地正法,格殺勿論。”

        “住手。”

        一道清冷的女聲,隨風而來。

        隨即,只見一道風姿綽約的白色身影,包裹在水流潺潺的冥河中,踩著一道道石階,緩步從神山上方走了下來。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