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漢鄉

    第七十七章 各神通

        

        云瑯能夠看的出來,九趾的實力確實不賴,如果他面對的是普通的修士,以那詭異莫測的毒術,勝算極大。

        可它偏偏就剛上了,百毒不侵,且身具青罡妖火的貔貅,差不多可以說是上趕著來送死來的。

        “小兔子,賞你的!”李長風給貔貅甩了一捆藍色的蘿卜,他覺得小兔子這個稱呼很應景,也很有成就感。

        貔貅甩著和山頭一般的大腦頭,竟還有幾分撒嬌的意思,看起來十分的歡快。

        這把云瑯給震到了,好歹也是個上古神獸嘛,對自己的稱呼這么隨意?小兔子都能忍!

        白冥面色稍有幾分凝重的站在云瑯的跟前,說道“主子,這幾只蛤蟆不足以慮,但外面的……對付起來,確實有幾分難度!”

        “我也感覺到了,看樣子他們這是等著我拿到太虛石,再拿我開刀了!”云瑯苦笑一聲,說道。

        白冥摸了摸鼻子,說道“顯然他們很有自知之明,知曉他們近不了這里,也破不了陣法。”

        “我覺得他們有些瞧不起我!”云瑯低頭沉思了一下,說道。

        這感覺讓云瑯覺得很糟糕,這不是把他給當槍使嘛!

        混到如今,他竟然被人給當槍使了,這把云瑯給膈應的不行。

        白冥低頭不語,但他的表情差不多給出了他的答案。

        似乎就在說著,對!你就是被人給當槍使了。

        云瑯看著白冥那模樣,一時更氣,這比直說對他傷害還要大。

        讓云瑯覺得他不但被人給當槍使了,還是個傻子。

        “玄宗既然跟我玩這套,下那戰書又是什么意思?”云瑯幽怨的瞪了一眼白冥,問道。

        白冥躬身回道“主子,屬下也只是猜測,他們可能是想踩著主子你上位,打造一個名正言順的太虛境。”

        “這我可以理解,畢竟太虛境是我的!他們把我們都給弄死了,那下一個太虛境就是玄宗的,順理成章,而名正言順。”云瑯說道,這一點道理并不彎彎繞,云瑯都不需要去仔細的想,就能清楚。

        讓云瑯所想不通的是,他們既然玩著陰謀,為何還要多此一舉的下個戰書?

        這完全是沒有必要的事情,好像是一個腦子不太清醒的家伙辦出來的事兒一般。

        白冥說道“主子說的是極,顯然他們打的就是這般算盤。若深究戰書的用意,屬下猜測,他們應該只是想堵住天下悠悠眾口,好名正言順的上位。人間朝代更迭,叛將自立為帝,不也都要下一份詔書,告知天下事情緣由,證明克繼大統乃是奉天承運,順應天意。”

        云瑯恍然,不由笑了起來,說道“還真是辛苦他們了,可天下人也不是傻子。”

        “他們只消這般做了就行,時間一久,眾人自然也就那般認為了。”白冥頷首說道。

        頓了一頓,白冥接著說道“主子,其實,玄宗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他們全部都是妖族!妖族多智,善謀略,對待一件事情,都有三五手的準備!這或許只是他們的一手準備。況且,妖族立天界,天下人自然不會答應,不管他們做的如何順理成章,都不會那么的輕松。”

        白冥這么一說,云瑯瞬間明白了過來,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作為天下第一宗的玄宗,竟然是妖族!

        玄宗成長到了如此的地步,這個秘密竟還沒有被捅出去,單這一點,就足以看出妖族的多智和善謀。

        人常言,多智如妖。

        這是曾經在大漢之時,很多人給云瑯貼的一個標簽。

        時至今日,竟讓云瑯遇到了真正的多智之妖,云瑯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在龍武的這些過往,讓云瑯覺得像是開了掛一般,總是能極其巧合的時候,得到強大的援助。

        遇見一個如玄宗這般強力的對手,挑起了云瑯如獨孤求敗般的斗志。

        思路在云瑯的腦子里面漸漸清晰,他的腦子里裝下了整個龍武大陸,錯綜復雜的關系和一個個線條串連了起來。

        玄宗如今雖然是天下第一大宗,但想要真正統御天下,建立一個如太虛境那般的仙境,并不易。

        這不僅僅是實力能決定的,單單只是他們妖族的身份,就會遭受到重重阻遏。

        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沒人愿意看到一個并非正統仙境的宗門,成為了另一個仙界,將地位在他們之中拔起,變得高高在上。

        玄宗的選擇很明智,踩踏在云瑯的頭上,他們的確能夠在這條路上少走很多的彎路。

        也能將他們實現這一目的的時間,縮短很多。

        他們的確有些看不起云瑯的意思,云瑯如今的實力雖然一般,但好歹也是一帝二尊者的豪華陣容。

        “那我們就去會會他們吧!”思路明朗的云瑯,眼中一片清明。

        李長風和白冥二人的神色有些凝重,面容肅穆的點了點頭。

        作為好戰分子的霍去病,咧著嘴,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嘿嘿笑著,握緊了右手中的長槍。

        在他的身后,五百名玄甲軍身如標槍,面容冷酷,肅殺之氣,在他們的身上氤氳而起。

        已存活了近千年的貔貅,像極了老頑童,聽到要打架,他的反應和霍去病幾乎是一模一樣。

        尖銳的爪子中,抓著一堆的藍色蘿卜,塞著牙縫,嘿嘿的傻樂著。

        ……

        天空清澈的如同被水洗過一般,潔白的白云,像是一片片的羽毛拼湊。

        微風不燥,陽光正好,這是一個適合郊游的好天氣。

        在其中的一朵云上,黃長老數人悠然閑適的端詳著下方的雁門關。

        九趾等三人,沒有人再提起,就好像這幾個人,根本沒有存在過一般。

        “鬼先生,依你看來,他們破陣的可能性有多大?”黃長老摸著唇邊稀疏的幾根胡須,目光瞥向了沉默不言的龜先生。

        在黃長老問起這話的時候,龜先生也在盤算云瑯等人破陣的能力。

        權衡了一番實力之后,龜先生發現,這個陣對于云瑯而言,并不難破。

        于是,他照實說道“黃長老,非是在下故意潑冷水,實是此陣恐怕困不住云瑯。十八都天門陣,暗嵌困陣、七絕陣,雖是威力無窮,可云瑯等人同樣不可小覷。”

        “奧?”黃長老單薄的眼皮挑了起來,疑惑出聲。

        跟在黃長老身邊的其他幾人,也齊齊望了過來,這一套合陣乃是他們合力布置而成。

        現在聽到有人說這樣的話,他們自然感到好奇,同樣也在準備著,該如何把這個臉打回去。

        鬼先生無動于衷,面色絲毫不變,說道“拿下太虛石,云瑯便身懷了上古龍玉、輪回柱、太虛石此三大神器。

        三界四大神器,他已獨得其三,想要破陣并不困難,此為其一。大家莫要忘記了,他的身邊還有李長風,曾經的五岳之尊,長風尊者!世間多數大陣,可本就是出自他之手。”

        黃長老嘴角一勾,神態如清風般淡泊的笑了起來,“鬼先生所言極是,不過你所說這幾點本座也想到了,單憑這一座合陣,確實困不住云瑯。可,若是有奪魄針與鎮界尺呢?”

        龜先生的面色不由大變,驚聲叫道“你竟連奪魄針與鎮界尺都帶來了,看來你們這一次是真的下了血本了。”

        黃長老負手而立,鎮靜的看著下方,說道“龜先生也知曉云瑯此人的重要性,拿出奪魄針與鎮界尺,又當如何?本座甚至還覺得有些少了。若不是該死的鬼方浪人大肆侵擾,牽制了宗門大部分的力量,你覺得會只是這么一點人手嗎?”

        。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