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1245章 幾個菜喝成這樣?

        某視頻網站。

        評論區。

        “這個預告片有點東西!”

        “何止是有點東西,簡直碉堡了好嗎?!”

        “果然前段時間的那個消息是真的!他們真的打算將全息技術用在國慶的慶典上!”

        “不可能吧,那個視頻里頭的全息投影儀,就電筒那么大,咋把整個體育館都給包進去?!我敢肯定又是噱頭!”

        “我是全息投影行業的工程師,利益相關就不說在哪家公司上班了。目前業內技術方面做得最優秀的是日國的ntt公司,只有他們才掌握了這種大型體育館內搭建全息投影系統的技術。我們公司雖然也能給舞臺搭建全息投影系統,但無論是規模上還是畫面的擬真度都差了整整一代的技術。技術優勢不是靠宣傳海報yy出來的,是真金白銀砸出來的……”

        “可是前段時間放出的那個視頻里……被嚇到了的好像就是ntt集團的工程師?”

        “人家只是被嚇到了,這能說明什么?我扔一坨翔到你臉上,你還不是得被嚇到?”

        “好想快點到國慶,太讓人期待了!”

        引發熱議的不只是國內各大視頻網站的評論區,外網上討論的聲浪也是一波高過一波,很久之前在那段星空科技工程師展示全息投影儀的視頻剛剛放出的時候,墻外的吃瓜群眾們就在議論著這款技術會不會出現在十月份的慶典上了。

        現在看來,還真讓網友們給猜到了。

        華國國家慶典辦公室不只是打算在慶典上采用全息投影技術,而且單看這預告片中透露出來的信息,他們似乎還打算將整個體育館都沉浸在全息影像之中。

        相當于,整個體育館都是舞臺。

        這得用多少臺全息投影儀才能做到?

        不管是從事該領域工作的工程師,還是坐在電腦前的吃瓜網友們,都無法想象。

        也正是因此,這場慶典的熱度不斷的升溫,甚至于有點兒超出了慶典辦公室和星空科技這邊的想象。

        除去通過各種渠道送出的票之外,第一波放出的一萬張門票,居然在剛剛放上官網的一秒鐘就被搶光了。

        原本在開始放票之前,歐主任還在和陸舟開玩笑,這門票會不會放出來就秒光,結果沒想到還真特么秒光了。

        玩笑變成了現實,歐主任反而有些慌了。

        畢竟這種國家慶典,主要還是為了給全國人民看個熱鬧,賠本賺個吆喝,靠門票賺錢是不存在的。

        一個億的硬件投資,再加上兩千萬的制作成本,。

        按照兩百塊一張的入場門票,就算是把三萬個臨時座位也加上去,賣他個11萬張票,也才2200萬rmb的進賬。

        算他能拉到兩三千萬的贊助,撐死了也不過五千萬的進賬而已。即使是在最樂觀的情況下,國家慶典辦公室依然要在這個項目上“虧”至少七千萬。

        這還不考慮場地租金。

        但相對的,如果這七千萬能夠買全國人民一個高興,讓國家更加的團結、有凝聚力,那也不存在什么虧不虧的問題了,哪怕再多花點錢都是值得的。

        然而現在的問題卻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搶到票。不只是如此,絕大多數的票還讓經驗豐富、設備先進的黃牛們給卷走了。

        各大二手票平臺上已經開始出現黃牛票源,并且價格不約而同地都翻到了十倍以上,普通票賣出了貴賓票的價格,最貴的甚至飆到了五千。

        這樣的結果,可沒把歐主任的鼻子都給氣歪了。

        為了打擊黃牛,慶典辦公室很快修改了售票方式,將原先的零點統一放出一萬張票的策略,改成了實名制舉牌,隨機搖號放票,并且售出的門票與身份證綁定,這樣一來才算是勉強遏制了黃牛市場。

        不過相對的,一般人想要拿到門票到現場觀看,似乎變得更難了?

        幾乎就在購票策略調整之后的一個小時里,實名制舉牌買票的人數便超過了2000萬,并且還在持續增長,被抽中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一。

        2000萬是什么概念?

        上京市的常住人口也才兩千多萬而已。

        可想而知,民眾們對于這場國家慶典的熱情,究竟有多么的龐大了……

        ……

        高鐵上。

        二等座車廂。

        在乘務員小姐姐的幫助下,陸邦國和方梅將行李放上了行李架,坐在了座位上。

        也許是列車型號的問題,車廂首排的座位自帶一張可以用餐的桌子,桌子的兩邊都有座位,而且是相對擺著的。

        湊巧的是,對面坐著的也是一對老人,看面相年齡和陸邦國他們也都差不多大,甚至連氣質都像極了。

        列車開動了之后,閑的無聊的陸邦國偷偷地打量了對面那個老頭一眼,發現那老頭兒也在打量著他。

        一不小心,兩人就這么對上了視線,大眼瞪著小眼。

        這會兒如果什么都不說的話,又顯得有些尷尬,再加上老陸又是那種嘴巴和手都閑不住的人,于是便主動扯開了話匣子。

        結果沒想到的是,對面那個老頭也是個健談的主,倆人聊著聊著,沒過一會兒便像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似的,談天說地了起來。

        “你們是去上京干啥的?”

        “看閱兵!”

        “閱兵?呵,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看的。我就沒見過誰看閱兵,是坐二等座去的。”

        陸邦國呵呵一笑,正要駁回去一句,我兒子不但能看,還坐特等席上看,站著看躺著看都沒人管,結果不但被坐在旁邊的老婆給掐了一下,還挨了一記白眼。

        “少給你兒子添麻煩!”

        “我就是……”

        “什么你就是?現在大家都有手機,你知道有沒有人在拍你?你想給大家伙看看,大院士的家人怎么飛揚跋扈的嗎?”

        聽到這句話,陸邦國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心說哪有人那么無聊天天開著攝像頭。

        不過涉及到兒子的事情,他也不敢和老婆頂嘴,只得委屈地小聲嘀咕了句,為自己開脫道:“這也算飛揚跋扈啊……”

        “這還不算!你別以為我知不知道,你剛才想說啥!”

        看著夫妻倆人咬著耳朵,坐在兩人對面的老頭呵呵笑了笑,眼神中卻是不禁有些羨慕。

        真好啊。

        一把年紀了還這么恩愛的。

        不像他,老婆一上車就在打瞌睡,理都懶得理他。

        注意到自己和老婆拌嘴的時候,似乎忘了對面還坐著個外人,意識到這一點的陸邦國趕忙輕咳了一聲,結束了和老婆的絮絮叨叨,重新擺出了一家之主的威嚴。

        “那你們呢?”

        “看慶典!”

        “慶典?”

        見陸邦國一頭霧水的表情。那老頭的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自豪,但還是假惺惺地嘆了口氣,搖著頭說道。

        “哎,我那兒子啊,別的別什么,就是太孝順了!鳥巢那邊不是要搞什么國家慶典嗎?非要請我們過去玩,還給我和老伴兒買了兩張鳥巢的門票。據說貴賓座位兩千塊錢一張呢!”

        “兩千塊錢一張?!那你啥座位?”

        “兩百塊一張的。”

        “……”

        陸邦國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似的張了張嘴,緊接著看向了坐在自己旁邊的方梅,小聲問道。

        “鳥巢要搞慶典?什么慶典?我咋沒聽兒子說過?”

        方梅無語的白了他一眼,說。

        “你天天看新聞都不知道?我都看到了!”

        陸邦國不好意思一笑。

        沒有他兒子的新聞,他基本上都打瞌睡過去了。也許是看到了吧,但他根本沒往心里去,可能吃完飯也就忘了。

        原本他對慶典的東西也不咋感興趣的,但一聽說是在他還沒去過的鳥巢舉辦,而且別人好像都挺期待的,他的心里頭不禁也有些癢癢了,于是拉了自己的老婆一把,小聲地提議道。

        “……這閱兵咱們也看了幾回了,但幾次來上京都沒去那鳥巢體育館……要不這次,咱就去看那個什么慶典?”

        方梅有些心動,但表情還是有些遲疑。

        “不會給兒子添麻煩吧?”

        陸邦國擺了下手說:“這有啥麻煩的,才兩百塊的門票,他也不差那點錢。要不是不會網上購票,我自己都買了。”

        “那……等下了車打電話給他,他現在應該在飛機上。”

        將兩人的對話從頭聽到了尾,坐在兩人對面的那個老頭呵呵一笑,臉上沒有更多的表示,心中卻是不屑地哼哼了兩聲。

        幾個菜喝成這樣?

        又是在飛機上,又是看閱兵,還弄什么貴賓票……瞧把你能的。

        一句話,真特么能裝!

        ……

        另一邊,乘坐飛機的陸舟,也平安抵達了上京的機場。

        當他和陳玉珊在禮賓司的迎接下,穿過貴賓通道之后,一輛黑色紅旗已經停在了出口處。一位穿著西裝的公務人員替他拉開了車門,當他上了車卻是發現,坐在副駕駛位上的那個男人,好像……

        有點兒面熟?

        “陳叔?”

        “爸?”

        幾乎是異口同聲,坐上車的兩人發出了意外的聲音。

        心情復雜地看著后視鏡中的陸舟,看著那個讓寶貝女兒過年都加班回不了家的男人,兩鬢微霜的陳寶華沉默了一會兒,想罵兩句又不太敢,最終嘆了口氣。

        “陸院士,你好啊。”

        總覺得這聲“你好啊”里面透著無盡的意味深長,但陸舟這會兒也沒那個功夫去細品了,不好意思一笑說道。

        “陳叔好。”

        “我一般好,你好就行了。”

        陸舟:“……?”

        見兩人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這邊,陳玉珊有些不滿地看著老爸說。

        “爸,你咋不和我打招呼?這樣不好吧?”

        “你是爹還是我是爹,跟你打什么招呼!你和我打招呼就行了!”

        “切,直男!”

        看著父女倆拌嘴的樣子,陸舟的嘴角不禁翹起了一抹笑容。

        說起來,學姐也好久沒有回家了吧。

        在外地工作確實不容易。

        雖然看著好像很自在,但果然時間長了,還是會有些想念……

        就在這時候,陸舟忽然想到,自己的父母這會兒還在路上,于是看向了坐在副駕駛位上的陳叔,不好意思說。

        “那個,陳叔,麻煩你……能幫我安排輛車,去接下我爸媽嗎?他們”

        陳寶華::“我知道,在高鐵上,班次g5xx,還有25分鐘到站,我已經讓我的同事去接待了,這個你放心。”

        陸舟:“……你們還真是神通廣大。”

        陳寶華終于有點兒得意地笑了笑。

        “那必須的。”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