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們是冠軍

    第五部 第五章 世俱杯決賽,來吧!

        世俱杯決賽,來吧!

        十一月二十五客場2:1戰勝了ac米蘭,十一月二十八日,客場2:0戰勝桑普多利亞,十二月二日,冠軍杯小組賽最后一輪,主場2:0戰勝莫斯科中央陸軍隊,從小組順利出線――實際上他們早就提前兩輪出線了,這場比賽薩巴托派的都是替補,還是在主場輕松拿下了上個賽季俄超的冠軍。

        十二月六日,主場3:2拿下羅馬,在他們動身去東京之前,十七輪聯賽,六場冠軍杯賽,兩場超級杯賽,一場意大利杯賽,佛羅倫薩全都保持了不敗戰績。而再往前追溯,自從2010年3月19日,聯賽第三十輪輸給拉齊奧之后,他們在聯賽中都沒有再嘗到過失敗的滋味!從意大利杯決賽第二回合0:1輸給羅馬之后,他們在參加的全部所有比賽當中都沒有再輸過球。

        二十五輪聯賽不敗!看起來,佛羅倫薩和張俊還在創造著一個更大的傳奇。

        ※※※

        世界俱樂部杯賽其實只是國際足聯想方設法賺錢的一個工具而已。本來豐田杯辦的好好的,國際足聯看的眼紅,非要把這棵搖錢樹抓到自己手中。所以用世界俱樂部杯賽取代了豐田杯,而為了安撫日本人,他們決定世界俱樂部杯就放在日本東京舉行,也算是對失去了豐田杯的日本人的補償。

        雖然參賽球隊從兩支擴大到了四支,但是這項賽事的含金量卻大大降低了。很多從來沒有聽過的球隊能夠進入世俱杯和歐美列強交手,所以也經常會出現大比分羞辱對方的情況。

        不過今年地比賽,對于佛羅倫薩來說。含金量一點都不低,確切的講,是對于張俊來說。

        四支參賽球隊里面,有歐洲冠軍杯冠軍佛羅倫薩,南美解放者杯冠軍圣保羅,北美洲的代表蒙特羅之星隊,以及來自中國的亞洲冠軍杯冠軍大連隊。

        四支球隊里面被很明顯的分成了兩個檔次,歐洲冠軍佛羅倫薩和南美冠軍圣保羅算是種子球隊,而另外兩支球隊則是挑戰者。為了避免強隊在半決賽中相遇。分組也很講究,佛羅倫薩在半決賽中對陣蒙特羅之星隊,而圣保羅則和大連隊比賽。

        在如今這支大連隊中,有很多張俊非常熟悉的球員。他們的門將是現在國內最好的門將司馬紅欣,他們的中場有中國國家隊克魯地頭號替補林楓。前鋒更是李杰這樣的強力中鋒。還有一些在國內最優秀的球員們,也難怪他們能夠首奪亞洲冠軍杯冠軍呢。而在這支球隊里面。司馬紅欣被看作是最有實力的球員,這個沉默寡言的門將是球隊最令人放心地一道鐵閘。在中國,他甚至還有數量不菲地一批球迷,有人專門給他建了球迷網站,國內媒體甚至給他起了一個綽號:“沉默門神”,雖然直白,但是很貼切的點出了司馬紅欣地特點。

        本來在大連獲得亞洲冠軍杯冠軍之后。中國媒體就在憧憬世俱杯上張俊、項韜、克魯和國家隊其他隊友的“內戰”了。但很可惜的是,大連首輪對手是強大的圣保羅,除非他們戰勝了對手,同時佛羅倫薩不出現什么意外,兩隊才可能在決賽中相遇。

        但是要想戰勝巴西豪門圣保羅。談何容易?

        ※※※

        華芳曾經告訴過任煜地,佛羅倫薩在日本的人氣很旺,當時任煜地沒放在心上。他甚至認為自己上臺就趕跑了贊助商豐田,應該得罪了不少日本人才是。沒想到從佛羅倫薩的飛機降落在東京成田機場的那一刻,他和他地球隊就切實感受到了日本人的狂熱。

        日本人是很喜歡追星的,從貝克漢姆開始,他們對于那些強者就總是有一種頂禮膜拜的心態。而佛羅倫薩作為現在世界上最強的俱樂部,理所應當地受到了日本人的歡迎。看著機場外面圍滿的球迷和記者,張俊仿佛覺得這是皇馬當初亞洲巡回賽的時候。

        “我們應該從來沒有來過日本才對吧?為什么看他們的表現,就仿佛認識我們很久了一樣呢?”帕奇尼也很吃驚,可憐的人,第一次來亞洲吧?

        “管那么多呢!有人歡迎總好過無人問津。”項韜聳聳肩,他對于這情況倒不陌生,最起碼他在電視里面見多了。

        當球隊從機場通道里面走出來的時候,那些守候在機場外面的球迷們沸騰了。他們高呼著誰也聽不懂得日語,當然中間還夾雜著并不熟練的漢語和英語、意大利語……甚至還有幾個漂亮的日本女學生抬起了大幅畫像,上面正是張俊。而當球員們從保安辟出來的通道里面走過的時候,旁邊的球迷們瘋狂的把手伸出來,想要近距離接觸一下心目中的偶像,這一下可把不少沒見過世面的佛羅倫薩球員嚇壞了。

        如果不是警察和保安拼死維護著現場秩序以及這條狹窄的通道,估計他們早就淹沒在了狂熱的球迷海洋中了。

        有些年輕球員已經表現的略微狼狽了,而張俊面對這種陣勢卻表現的游刃有余,他依然微笑著面對球迷,盡管他可能是受到騷擾最多的球員。同時冷酷的克魯也受到了非常多的歡迎,不過和張俊的微笑不同。他面對狂熱著呼喊他名字的球迷們,沒有任何表情流露,戴著墨鏡非常酷的從人群中穿了過去。而他的粉絲們還在望著他的背影贊嘆他的酷,一個個眼睛里面都是紅心。

        這自然讓項韜非常不忿,但是他又不能怪罪隊友,所以不得不在心里暗罵一聲:“靠,日本人真賤!越不理會還越來勁!”

        當球員們陷在瘋狂的球迷當中,差點出不來的時候,他們的老板任煜地卻坐在一輛專車里面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

        “嗯。不錯不錯。日本人地反應超出我意料的好,看來,我們可以考慮在日本開設專賣店了。”任煜地對旁邊的一個美女說道。

        “我倒還有一個建議。”在他身旁的美女說話,不是別人,正是張俊等人的經紀人華芳。現在她還有一個身份就是任煜地的商業開發高參――當然,這事除了他們幾個人,沒有其他人知道。

        “你說。”

        “把明年夏天中國巡回賽的計劃稍做調整,增加一站――日本東京。該成亞洲巡回賽,這樣我估計光是日本一站我們就足以賺到一千兩百萬歐元的收入。出場費是大頭,還有各種商業活動和新的贊助合同,代言合同,球員肖像使用費……等等。而且,有助于球隊在世界范圍內地聲望進一步提高。”

        任煜地閉上眼睛略微思考了一番。然后他又把目光投向了車窗外瘋狂的日本球迷:“不錯,這個建議很好。看看外面的人,他們好像揮舞著鈔票在對我們高喊呢:‘來吧!我們給你們送線來了!’這么好的資源不利用太浪費了。”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挺老的笑話。”華芳說。

        “什么?”

        “錢多。人傻,速來。”

        兩個人同時大笑起來。

        利益真是很神奇地東西,它可以讓兄弟反目,也能讓原本兩個死敵聚在一起講笑話。

        ※※※

        四支球隊如果一定要排座次地話,那么佛羅倫薩首輪對手蒙特羅之星顯然是實力最弱的了。薩巴托研究了對方四盤比賽錄像之后,得出來這么一個結論――就算全上替補,佛羅倫薩也可以輕松戰勝對手。所以完全沒有必要在賽前為這場比賽傷神。他們地目標是冠軍,真正的比賽是決賽,對手很可能是南美勁旅圣保羅。

        還在意大利沒動身之前,薩巴托主在到處收集有關圣保羅的比賽錄像和球員教練資料,做了很充分的研究。他有這個信心:就算碰上圣保羅,一樣可以拿下!

        賽前的適應場地訓練,幾乎像一次新聞發布會。呼啦啦來了上百名熱情的記者,當然,其中是日本記者占大多數,第二多的是中國記者,畢竟這次世俱杯中有中國球隊還有很多中國球員,第三多地才是意大利記者,豐田杯改版成世俱杯之后對他們的吸引力大大下降了。

        記者們對于佛羅倫薩球員的一舉一動都非常關注,當然來看訓練的還有大約三百名買票入場的日本球迷。

        薩巴托沒有安排任何戰術演練,只是讓球員們在球場上慢跑,然后打了二十分鐘地七對七分組對抗賽。

        在此期間,佛羅倫薩球員的每一次觸球都會引起看臺上球迷們的尖叫。這種待遇在之前他們是從來沒有享受過的,就算去荷蘭參加阿賈克斯邀請賽,也沒有這么的受歡迎啊。看來日本球迷果然狂熱,這里真是明星偶像們的天堂……[]

        當然,也是賺錢的天堂。

        ※※※

        十二月十日,是世俱杯第一輪的比賽,考慮到電視轉播的因素,兩場比賽沒有同時進行。佛羅倫薩第一場,這場比賽薩巴托沒有派出全部主力,他還要給決賽留力,同時讓主力球員們休息休息,為了來參加這個世俱杯,他們之前在聯賽和冠軍杯上面雙線作戰,還一周雙賽,累得半死。

        既然第一場比賽對手這么弱,那么干脆讓主要球員休息。所以不顧日本球迷的瘋狂反對,薩巴托依然把手氣最高的兩個球員放到了替補席上。

        這場比賽對于佛羅倫薩來說確實太輕松了,就算用全替補出戰恐怕都能輕松獲勝,別說一半主力一半替補了。

        張俊和克魯只在比賽還剩五分鐘的時候同時上去熱了熱身,當時的比分已經是4:0,佛羅倫薩遙遙領先了。

        盡管不滿薩巴托雪藏主力的行為,但是球迷們看到張俊和克魯上場之后,馬上齊聲為英明的主教練歡呼。雖然時間不長,但好歹能讓這些饑渴的球迷們先過過癮。何況佛羅倫薩已經打進了決賽,那么到時候不愁他們看不到張俊、克魯。這些日本球迷和媒體深信薩巴托再瘋狂,也不敢在這種決賽中不派上張俊、克魯打首發,否則他干嘛帶他們來東京呢?

        第一場半決賽毫無懸念,佛羅倫薩最終4:0大勝蒙特羅之星隊,率先挺進決賽。

        但是接下來地半決賽可是讓不少人跌破了眼鏡。

        大連的主教練羅盛茂張俊并不熟悉,看上去很年輕,應該是邱素輝執掌國家隊最后從地方冒出來的新人,但是能把大連帶到亞洲冠軍的高度。可見還是很有水平的。賽前所有人都不看好大連,就連中國自己媒體都說這場比賽少輸當贏了,最主要的是打出中國足球的風格來就好了,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和蒙特羅之星隊的三四名決賽中。

        因為兩場比賽都在一個球場進行,出于考察對手地目的。佛羅倫薩全隊換好衣服之后就在專門為他們準備的看臺區域就座。觀看比賽。

        圣保羅一上來就拿出了進攻的勢頭比賽,勢必要把大連一口吃下。沒想到在國內在亞洲賽場上高興攻勢足球的羅盛茂突然之間變了臉。排出了541i地陣型,和圣保羅打起了防守反擊。張俊就坐在薩巴托旁邊,當時他就聽到薩巴托贊嘆了一聲:“真他媽狡猾!”

        為什么說羅盛茂狡猾呢?必定是因為誰也沒有想到他地突然變臉吧。

        圣保羅顯然也沒有考慮到這種情況,在面對大連的鐵桶陣地時候他們沒有更多的辦法,還想要一味的強攻中路,卻根本打不進去,邊路進攻呢。球傳到里面必定會解圍出來,就算能有漏網之魚,也都被“沉默門神”司馬紅欣悉數接下,對球門毫無威脅。

        張俊算是看明白了,這個羅盛茂就是憑借司馬紅欣超強的門線防守能力。主動收縮防線,迫使圣保羅打陣地戰,這樣司馬紅欣不善出擊的弱點也就被掩蓋住了,而且還能保證球門不失,然后依靠反擊偷襲,或者干脆直接拖到點球決戰。

        而這種比賽只要圣保羅敲不開大連的球門,那么隨著時間的推移,形勢會變得對大連更加有利。

        果然,上半場結束地時候,雙手0:0。

        下半場開始十五分鐘了,雙方依然是0:0。看臺上的日本球迷不干了,發出了刺耳的噓聲。畢竟,日本人和巴西足球的關系一向很好,所以在這里看球的不會有幾個支持大連。現在又看到大連竟然打起了無恥的保守足球,消極比賽,這自然讓他們很不滿。用噓聲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這場比賽遠談不上精彩,就是看臺上的不少佛羅倫薩球員都打起了呵欠,倒是薩巴托和張俊看得津津有味。

        薩巴托是對那個主教練感興趣,而張俊則是充滿期待的看司馬紅欣的發揮,并且希望看到他撲點球的表演。

        雖然卡卡是從圣保羅中走出來的,但是張俊和這支圣保羅非親非故,自然沒有理由支持巴西來的球隊來了。

        而他自己就是中國人,大連隊里面又有不少國家隊的隊友,肯定是希望大連隊戰勝圣保羅了。

        隨著比賽時間的推移,圣保羅久攻不下,漸漸的變得急躁起來了。他們在場上的拼搶動作漸漸增大,而大連隊的主教練羅盛茂這個時候顯示了他狡猾老練的一面,在他的要求下,大連隊的球員們幾乎一碰就倒,倒了還要拖延比賽時間,給圣保羅本來就急躁的情緒上再澆上一勺熱油。

        當然,平心而論,雖然中國隊幾乎全線退守,但是圣保羅并不是沒有機會,有一次他們抓住中國隊發角球的機會斷球之后打快速反擊,在禁區里面和司馬紅欣形成了一對一的局面。本來幾乎從不出擊的司馬紅欣卻破天荒的迅速出擊,將圣保羅的這次進攻扼殺了。驚的cctv的解說員一個勁兒的說:“這是司馬紅欣嗎?這真的是那個從來不出小禁區的司馬紅欣嗎?不過我還是要說,干得漂亮!輕易不出小禁區地人,一旦出了就拯救了球隊!了不起!沉默門神!”

        而當時,就連張俊就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高舉雙臂為司馬紅欣歡呼,搞得旁邊的人一個勁兒的看他。

        等他重新坐下來的時候,薩巴托問他:“你更希望我們和大連比賽?”

        “嗯。但不是從獲得冠軍的難易程度來說的,我只是覺得和自己熟悉的人,和來自祖國的球隊交手一定會很有意思。”張俊點點頭。

        薩巴托看著場內,“你這個愿望,再過三十分鐘就可以看到能否實現了。”主裁判已經吹響了九十分鐘比賽結束的哨音,這場半決賽正如羅盛茂所希望地那樣被拖入了加時賽,而且還很可能被拖入點球決戰。

        來自巴西的圣保羅球員們在是沒有郁悶。自己明明出眾的技術,但是面對縮進龜殼的大連隊卻沒有絲毫辦法。如果比賽不能在這三十分鐘內結束,那么等到了點球決戰,命運可就不掌握在他們手里了。誰都看出來了,大連隊依仗的是那個高大地門將,而這場比賽門將地狀態又全打出來了。點球?十有**是大連隊精心給他準備的舞臺,而其他人不過都是配角……

        看看時間不早了。而九十分鐘地比賽也看了,薩巴托打發球員們先行回酒店,而他要和迪利維奧留下來繼續觀察兩支球隊。張俊申請留下來,薩巴托看看他,也點頭答應了。他們三個都清楚,前面九十分鐘都是垃圾時間,如果一旦比賽被拖到點球決戰。那才是這場比賽的精華。

        如果佛羅倫薩真的和大連相遇,那么薩巴托不得不防對方的點球戰術。

        三十分鐘的加時賽,雖然也出現了一些險情,但是雙方誰也沒有辦法攻破對方的球門。在加時賽當中,羅盛茂把自己手中剩下的兩張牌都打出去了。根據電視解說員地介紹,這換上的兩名球員都是非常擅長射點球的球員。果然是點球決戰。

        之前那些還在打呵欠的中立球迷們這個時候都來了精神,不管他們支持誰,這點球決戰還是最能調動人們情緒的,畢竟它足夠殘酷,而且不可預知。

        ※※※

        球場聳立地大屏幕在給每一個球員臉部特寫。先踢的是圣保羅,張俊看了一眼大屏幕上對方罰球隊員的表情,然后對兩位教練說:“圣保羅沒戲了。”

        拖了一百二十分鐘,終于按照教練得要求拖到了點球決戰,這本來就是一次勝利,大連的士氣肯定空前高漲,再加上他們還有一個“沉默門神”呢,他就是那種在最關鍵時刻反而能夠冷靜下來的人。有司馬紅欣往門口那么一站,光是兩米零三的身高,再張開雙臂就足夠給對方球員一種強大的心理威懾力。

        而對于心高氣傲的圣保羅來說,賽前誰能想到比賽可以打到這份上?他們肯定沒有準備點球決戰,從賽前準備來說,他們就已經先輸了一招了。

        張俊才看到第一個上前踢點球的圣保羅球員,他眼神飄忽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這種表情多少反映了他此時的心情,這種情緒出去踢點球?就算對面是空門,他說不定都能踢飛。

        不出張俊所料,第一名圣保羅球員就直接把點球踢到了司馬紅欣的懷里,那角度和速度,簡直比回傳門將都舒服。

        看臺上響起不少日本球迷的嘆息聲,對于出過卡卡這樣大帥哥的球隊,他們還是頗有感情的。換個角度來說,就算從決賽欣賞性上來考慮,他們也希望講究進攻的巴西隊和防崇尚攻勢足球的佛羅倫薩會師決賽。

        而大連隊的球員顯然對點球進行過充分的準備,他們第一個出場的就是張俊熟悉的前鋒李杰,此人一腳大力抽射,圣保羅門將完全判斷錯了方向,足球進門,1:0!

        接下來的點球決戰,絲毫沒有讓人產生命運無常這樣的感慨,倒是讓不少人覺得命運如此殘酷――最受人喜歡的圣保羅只能去打三四名決賽了。而大連憑借司馬紅欣的一雙大手,成功晉級決賽。他們在點球決戰當中,五個點球撲出去兩個,嚇飛一個。而大連只射丟了一個點球。

        這場比賽實際上的主角并不是場上二十二名球員。而是雙方地主教練,斗智斗勇。

        在賽后接受新聞發布會的時候,面對眾多日本記者提出來中國球隊打得是否太保守太消極,羅盛茂鎮定自若的回答:“我不認為這算是消極比賽,保守也談不上。我們只是在合適的時機面對不同的對手選擇了合適的戰術而已。我是主教練,我的工作是帶領球隊獲勝,而不是滿足球迷的觀賞需求。”

        又有人問決賽中他是否還會這么保守的時候,羅盛茂故弄玄虛地說:“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眼看如果這么發展下去,估計新聞發布會就會變成羅盛茂的批判大會。中國記者出來給他解了圍。他們把話題引到了張俊、克魯、項韜和中國球隊交手上來。詢問目前中國國內最成功的主教練對這三名在佛羅倫薩效力的中國球員怎么看,同時也問了一下對于他的對手,薩巴托地看法。

        羅盛茂自然是滿口稱贊三名中國球員地實力了,畢竟這是中國冠軍隊的三個主力,誰敢說他們一個不字?而他也認為薩巴托是一名水平非常高地主教練。稱自己能和這樣的教練。這樣的球員,這樣的球隊交手那是他的榮幸。也是自己和球隊學習的一個大好機會。

        看來他把自己擺在了一個很低很低的位置上。

        薩巴托是在回去地車上看到新聞發布會現場直播的,他當時對坐在后排的張俊說:“張,你們中國都狡猾,在我看來確實沒錯。這個羅很厲害,我們不可小視。他剛才說的那些話,沒有一句可以當真,全都是假話。”

        張俊嘿嘿一笑。那是,中國老祖宗鼓搗出孫子兵法的時候,你們西方人可能還在原始森林里面追野豬呢。兵者,詭道也。這話用在足球場上一樣適用。看了一場大連地比賽之后,他算徹底明白為什么這個人可以帶領大連隊獲得亞冠聯賽冠軍了。確實有實力。

        ※※※

        另外一邊,剛剛結束了新聞發布會的羅盛茂在更衣室門口輕輕嘆了口氣。這場比賽比他想象的還要難打,已經算是拼盡全力,才拿到決賽的門票。而反觀佛羅倫薩那力,半個主力陣容就輕松4:0大勝蒙特羅之星隊,決賽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比這場比賽都還要大。到時候的他又能拿出什么東西來呢?

        他可以肯定,這場比賽,佛羅倫薩的主教練肯定在看臺上看了的,對于自己的思路和球隊的實力也多少有了了解,自己在他面前幾乎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來東京之前,俱樂部董事會對自己的要求其實不高,能夠拿到第三名就算圓滿完成任務了。而至于進決賽,想都沒想。在不少國人看來,進決賽的兩支球隊必然是佛羅倫薩和圣保羅。當時還沒有公布對陣抽簽結果,他在想如果第一場就和佛羅倫薩對上,那是最好的結果。他可以和佛羅倫薩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比賽,然后安心去打三四名決賽。沒想到第一場和圣保羅,他突然不甘心就這么放棄。于是才有了賽前臨時改變戰術,消極比賽,保守了一百二十分鐘,通過點球擊敗對手的這一幕。

        他知道,自己這一舉動肯定讓很多人不滿,就是在國內,也肯定會有人罵他辱沒了世界冠軍的風采……可笑!中國國家隊獲得冠軍,不代表在中國國內的每一支球隊都有世界冠軍的實力了。

        為了完成和佛羅倫薩交手的心愿,就算被萬人罵懦夫,保守,消極,無恥……他也頂下來了。但是當他勝利之后,他卻猛地發覺――他要怎么和佛羅倫薩踢這場決賽呢?

        搖搖頭,他推開了更衣室的門。剛進門就被當頭澆了一瓶水,李杰高聲喊道:“來吧,教練,別老板著臉,和我們一起慶祝!”他話音剛落,自己就被其他人暗自,從頭淋到腳,樣子狼狽至極。

        球員們還在為打進決賽而狂歡,在他們看來,也許就算拿不到最后冠軍,也值得這么狂歡,因為他們進了決賽,戰勝了種子球隊圣保羅,更重要的是――他們可以和當今足壇最強大的俱樂部隊佛羅倫薩比賽了!

        羅盛茂看著這群忘情歡呼的球員,他突然覺得剛才門外的自己多么的可恥。不是因為把比賽踢得消極保守可恥,而是因為他發現自己還沒有球員更看的遠。我們的目標不應該只是一次雞肋世俱杯冠軍,重要的是在未來,這場決賽會讓我們學到什么,和世界最好的球隊交手能讓我們獲得多少寶貴的經驗啊!

        中國聯賽已經比以前好很多了,但是還不夠。大連肩負的不是為國內聯賽帶回一座冠軍獎杯這種無聊事情,而是為國內聯賽帶回一些不一樣的東西,用中國聯賽最強的球隊來丈量我們和世界頂尖水平的差距。

        就算輸,我們也要知道自己輸在哪兒!

        他甩掉了被水淋透了的西服,然后抓起旁邊的水瓶向球員們潑了過去,大家盡情的鬧做了一團。

        “ole!佛羅倫薩,我們來了!ole!張俊、克魯、項韜,我們來了!ole!ole!ole!我們來了,我們來了!”

        讓我們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強,也讓你們看看我們到底有多強!

        來吧!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