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們是冠軍

    第五部 第二十四章 開戰了!(全)

        艾德沃卡特覺得最倒霉的人不是安柯,而是自己。他把隊長袖標交給張俊,然后張俊就因傷退出了國家隊;接著他又把隊長袖標給安柯戴上,沒想到安柯也因為傷病直接退役……

        這隊長袖標仿佛一個不祥之物,誰和它沾上邊就要倒霉。現在兩個隊長都走了,他又該把隊長袖標交給誰呢?

        放眼看去,國家隊中楊攀無疑是最有資格的,可是他不喜歡這個7號,隊長袖標絕對不能給他——艾德沃卡特心中有種不安,擔心這個工于心計的人會對自己的權威構成威脅。這樣看下來,似乎只有國際米蘭的隊長,中場核心李永樂最合適了……,可惜他為人有些沉悶。

        2014年巴西世界杯亞洲八強賽已經開打了一輪,中國隊在全主力上場的情況下主場2:1贏下敘利亞,接下來他們要去客場挑戰rì本,這是本小組最大的威脅,中國隊能不能出線就看他們和rì本的比賽結果。

        比賽在四月底,可是國內媒體對于這場比賽的前景非常不看好。主力shè手張俊走了之后的國家隊就陷入了前鋒無法進球的尷尬境地,上一場兩個進球都來自于中場,李永樂一個,楊攀一個。艾德沃卡特似乎對于這種尷尬沒有絲毫解決辦法,吳上善在俱樂部里面的狀態很不錯,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到了國家隊就啞火,而李杰是中超聯賽的shè手王,到了國家隊連門都我不到了。

        現在又少了一個主力門將司徒紅欣雖然發揮不錯,可是畢竟一直在國內踢球。再因為安柯一直把持國家隊主力門將的位置。他國際大賽的上場經驗比較少。另外,和邱素輝一樣,艾德沃卡特喜歡安柯這樣富有激情地門將,不怎么放心那個沉默不語地高大門將。

        但現在讓他選擇的余地已經沒有了,如果不讓司馬紅欣上場……其他門將他更不放心。

        現在國內媒體形容艾德沃卡特最擔心的就是某位主力受傷缺席,本來就殘缺不全的陣容真的有些捉襟見肘了。中國隊的替補實力不能算強,他們前幾年的輝煌全靠地是主力球員神奇般的沒有傷病。狀態穩定地發揮。如果南非世界杯上某位主力受傷缺席一場,那后果都無法想象的。

        他現在必須每rì祈禱上帝,保佑主力球員們在和rì本隊的比賽前不要受傷,都生龍活虎的來běi jīng報道。

        ※※※

        rì本媒體對于這場比賽的信心很高,rì本隊的海歸球員也不少,雖然名氣實力方面不如中國隊的海外軍團。讓他們最自豪的還是rì本球迷的狂熱,相信到時候中國隊一定會被rì本球迷地吼聲嚇的腿軟的。另外,讓rì本人高興的就是安柯的突然退役,這樣一來中國隊的實力又要打折扣。他們認為最有威脅的張俊在一年多前就退出了國家隊,他們的后防線可以不用布置重兵。還可以放心大膽地壓上進攻。

        現在中國隊內對rì本人構成最大的威脅的是楊攀,因為他踢球的風格正好克制rì本的風格。強力的作風和蠻橫不講理的突破shè門,是球風偏軟的rì本人幾乎防不住地。論身體,rì本隊中無人比的上楊攀;論速度,rì本隊中也無人比的上楊攀;論力量,rì本隊中更無人比的上楊攀。

        他們要是也祈禱的話,內容一定是希望楊攀受傷缺席這場比賽。

        可惜,楊攀身體健壯如牛。在他地職業生涯中。有誰見過他因為傷病長期缺席比賽的,要受傷也都是一些小傷,在他狀態巔峰的時候,為米蘭效力兩個賽季沒有缺席一場比賽,從來沒有出現過體力不支的問題。

        另外兩個和他一樣的人則是國際米蘭的中場核心李永樂,以及佛洛倫薩的后防中堅項韜,這三個人的身體條件天生比他人出sè。但三個人也有區別:楊攀是身體占絕對優勢,別人想傷都傷不了他;李永樂善于合理利用身體和枚術。出sè的躲開了可能對自己造成傷病的危險動作;項韜則是因為位置原因,從來只有他傷人,沒有人傷他……

        ※※※

        目前中國隊和rì本隊在這組里面同積三分,rì本隊依靠凈勝球優勢暫居首位。因為近幾年中國隊在世界杯上的良好表現,尤其是拿下一個世界冠軍之后。國際足聯對于亞洲足球又多有照顧,給了亞洲四個出線名額,他們不用去和歐洲第十五名,或者南美第五名爭奪出線權,只要在八強賽的兩個小組里面拿到前兩名就能夠進軍世界杯。

        因此就算中國隊在所有比賽結束之后排在第二,也能夠出線。

        但是由于一些歷史原因,中國隊和rì本隊的比賽是輸不得的,誰都可以輸,新加坡、香港,甚至是馬爾代失,唯獨和rì本隊的比賽絕對絕對不能輸。

        在比賽前幾天,陳煒專門找到了艾德沃卡特,給這個荷蘭老頭惡補了一番中rì足球交鋒的歷史和八年抗戰的歷史,借此對他要求:客場戰rì本的底線是打平,輸球你我都要承擔非常嚴重的后果。

        艾德沃卡特表面上點頭稱是,內心卻有自己的想法:小組賽第一循環的前三場比賽最后兩場是連在一起踢得,如果在和rì本隊的比賽中拼盡了全力,甚至導致有球員受傷的話,那么第三場和卡塔爾的比賽就不好打了。他考慮更多的如何最有利于中國隊出線,而不是無聊的國家恩怨,他是外國人,絲毫不能理解中國人對于rì本的憤恨程度。

        ※※※

        四月二十三rì,所有球員結束了各自的聯賽,回到中國報到集中。在第一天的訓練上,艾德沃卡特當著所有球員的面把金sè地隊長袖標交給了李永樂。而大多數人地目光卻再次掃向楊攀。這讓荷蘭人非常不爽。因為那些人投去的是征詢的目光,就連李永樂都情不自禁的扭頭看了楊攀一眼,見他毫無反應才從主教練手中接過隊長袖標。ge

        這個細節讓艾德沃卡特深刻的認識到,就算自己不把隊長袖標交給楊攀,他也仍然是國家隊內最有威信的人,雖然名義上張俊、安柯、李永樂都是隊長,可是地下的真正隊長卻是這個沉默地人。他的權威不是存在被挑戰的危險。而是已經被挑戰了!

        這個發現讓艾德沃卡特心中憤怒不已,他甚至很想把楊攀打入冷宮,就像當初他的老鄉阿里漢對付王輝一樣,讓楊攀做板凳,不論比賽如何不利都不讓他上場,平就平,輸就輸!但是他內心還是有些理智存在,他認識到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那么滾蛋是人的一定是他,而不是楊攀。他必須留在這個位置上。無論使用什么手段。這里條件不錯,待遇很好,為什么要走人?他已經快要退休了,退休前給自己多賺一點錢養老無可厚非,就算是要犧牲某些人的利益也無所謂。

        當中國隊來到rì本的時候,他們依然受到了媒體非常熱烈的歡迎,怎么說也是世界冠軍呀,雖然走了兩個絕對主力。但是名氣在那兒擺著呢,對于有些不入流的球隊來說,光是這個名字就足夠嚇地他們不戰而敗了。

        艾德沃卡特對于這種狀況很滿意,這說明中國隊對于rì本人還是很具有威脅的,也許他可以利用這一點。

        楊攀面無表情的出現在記者們面前,他們紛紛把問題拋向這個只要一進國家隊就會引起很多爭論的球員。而楊攀對于這些記者的反應就是統統無視,冷著臉什么都不說。現在他比克魯還要冷,克魯自從和卡琳娜在一起之后好歹還有了些笑容。楊攀一進國家隊就基本看不到他笑。就算上場比賽他進了球,慶祝的時候都是面目猙獰的對著教練席咆哮——他和艾德沃卡特不合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沒有必要裝模作樣地掩飾什么。

        見楊攀這么不合作,記者們又把目標鎖定了新任中國隊的隊長李永樂。李永樂自然不會像楊攀那么冷淡,在接受rì本記者采訪的時候。他談到了關于戴上隊長袖標的事情:“不祥之物?不,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你是從哪兒聽來的?張俊和安柯的退役讓我感到非常傷心和惋惜,可是這不關隊長袖標的事,我相信他們兩個如果有機會的話,也一定還會選擇戴上袖標……想,我當隊長嗎?是地,我在國際米蘭做隊長,不過俱樂部和國家隊完全不同,沒有什么經驗可談。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個xìng,雖然我不認為自己可以作好國家隊的隊長,我和我的前三任比起來差遠了,在我心中楊攀是最適合這個位置的人,不過既然我現在是隊長了,那么我會努力讓自己配得起它地。”

        李永樂的這番談話首先是在rì本媒體上刊出,隨后被中國媒體轉載,然后讓艾德沃卡特看到了。他對于李永樂最后一部分的話有些不滿,自己不讓楊攀做隊長,你就偏偏說楊攀最適合當隊長,我那么信任你,你這不是給我拆臺嗎?!

        一時間,他卻不知道在這支球隊里面,他還可以信任誰……楊攀不行,李永樂現在也不行了,項韜和克魯也肯定不行,沉默寡言的司徒馬紅欣自己根本就看不透他,還有其他人……除了那些被他親手提拔到國家隊里的替補,他沒有所謂的親信,對于這支球隊的控制也正在變弱。他不明白為什么從上任之rì起,這支球隊里面的球員就對他抱有嚴重的敵對情緒。

        他當然不會明白了,因為中國隊已經被深深烙上邱素輝的痕跡,他們習慣了聽命于邱素輝,和邱素輝開玩笑,一起征戰南北。現在不管來誰執教他們,心里都不會接受的。他們認為,只有邱素輝有資格和能力管理他們,其他人免談。

        這是一種對去過歲月的懷念,和對現在狀況的不滿。張俊和安柯的告別更是加重了這種情緒,總有一天會爆發出來地。

        ※※※

        兩天之后。中國國家隊在橫濱世界杯體育場挑戰主隊rì本國家隊。這場比賽備受矚目。cctv5安排對全國地現場直播,rì本方面自然也是對全國直播。

        中國足球和rì本足球的恩怨將繼續延伸下去,不會有被終結的那一天。

        艾德沃卡特按照陳煒的吩咐,派上全部主力:門將司馬紅欣,左后衛項韜,中后衛黎穗生和劉鵬,右后衛王亮。后腰場上隊長李永樂,前腰克魯?李,左邊前衛趙鵬字,方邊前衛楊攀,前鋒吳上善和李杰。這套陣容基本上也是中國隊的最強陣容,解說員從這個首發名單中分析出來艾德沃卡特是要在客場拿下rì本,為世界杯出線奠定良好的基礎。

        可是艾德沃卡特在更衣室里面是怎么對球員們說的呢:“不要拼搶地太狠,必要的時候保持體力。我們的目標不是rì本,而是下一場的卡塔爾。所以你們要盡量避免受傷,我希望比賽結束的時候我看到的是一支完整的球隊。”

        中國隊的球員心里明白艾德沃卡特已經為這場比賽找好了后路。項韜不屑的吹了一聲口哨,引起艾德沃卡特的不滿,他狠狠瞪了項韜一眼。

        比賽開始前,中國隊地球員們按照打重要比賽的慣例,在中場附近圍成了一個圈。

        “喂,楊攀,你倒是說句話呀!”項韜推推旁邊的沉默不語的楊攀,“你啞巴啦?!以前都是你帶著我們踢得。這場比賽你也看到了那個荷蘭佬根本不想贏,在我看來也許就算是輸他也心安理得呢。”

        旁邊的隊友們都隨聲附和。

        楊攀終于開口了:“輸給rì本隊你們接受不了嗎?”

        “rì!”項韜罵開了,“誰會想輸給那些小rì本兒?足球場上對于他們的仇還少了嗎?足球場下的仇又少了嗎?新仇舊恨一起算,今天看爺爺我rì的他們飛起!”

        楊攀看著激動地項韜:“沒想到你還是憤青嘛……”

        “你說哪個‘fen?’”項韜jǐng覺起來。

        “自然是‘憤怒’的‘憤’,你難道以為我會說‘大糞’的‘糞’?”

        “啊,那就沒有問題,說后者你就是在罵我。”

        “放心,我也是一個憤青……”

        “這么說你也同意rì小rì本兒了?”項韜大喜。

        “這個……項韜。還記得邱指曾經給我說過的一句話嗎?你們也都還記得嗎?”楊攀抬頭看著眾人。

        沒有人記得邱素輝所說過的每一句話,他們都搖搖頭。

        “邱指曾經告訴我們,在面對rì本隊這種和我們有國仇家恨的球隊時,恰恰要放下心中的仇恨,保持頭腦的冷靜。這樣我們才能夠在場上踢出屬于自己地足球,才能贏球,否則沖動之下什么都有可能發生。”

        所有人聽得目瞪口呆,邱指說過這話嗎?

        似乎確實說過……不過語氣比這個更強烈。

        “你的意思……”項韜追問。

        “我想那個荷蘭老頭估計也是這么想得,他要讓我們把這場比賽當作普通的比賽來踢,才能真正把比賽主動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吧……”

        項韜打了一個冷戰:“好冷的笑話!”

        “我沒說笑!”楊攀嚴肅了語氣。“所以這場比賽就按照那個荷蘭人說的來踢!誰也不許反對,這是教練得命令!”

        “喂,楊攀,你瘋了嗎?你怎么可能同意那個人地戰術安排?你這也……”

        “好了,解散!裁判等的夠久的啦,rì本人也等的不耐煩了,準備開球!”楊攀打住項韜的質問,他率先起身離開了這里。

        隨后,大家也都無奈的各就各位。

        李永樂站在后場看著頂在中線右側的楊攀,他突然笑了。剛才的話肯定不是楊攀的心里話,不,也許就是……只是目的似乎有些不一樣,但到底怎么不一樣呢?李永樂猜不出來,他只是覺得這以后的事情一定會很好玩。

        只有項韜在憤怒的碎碎念著。他完全無法理解楊攀今天地言行。

        楊攀這個時候正在心里向張俊道歉呢。他把球隊交給了自己,現在自己卻要一步步地把球隊帶到死路上去。隊友們估計都不理解自己,他也不希望那些人理解,但是張俊你一定要理解我,不管以后發生什么,相信我。但我不會把我的打算告訴你的,有些事情我一個人來做就足夠了。我不希望單純如你被我牽扯進來。我可能遭受的待遇你肯定不會感興趣的,我保證!

        大丈夫有所不為,亦有所為。

        他抬頭看著前面,目光越過了rì本隊的球門,越過了一片藍sè的看臺,他仿佛看穿一切似地。此時此刻心里已經不會再有一絲內疚和憐憫,就算前面是地獄,他也會不顧一切的走進去。

        就讓時間來證明以后所發生的一切吧……

        “嗶!”來自新加坡的主裁判吹響了本場比賽的開球哨音!

        ※※※

        九十分鐘之后,橫濱世界杯體育場的大屏幕上的比分很刺眼:japan2:1china。

        比賽剛剛開始中國隊就由克魯打進一球,領先rì本隊。這個比分一直持續到了全場比賽的第七十分鐘。一切看上去都很好,中國隊贏球似乎沒有多少問題了。

        但是艾德沃卡特在這個時候用王鈺換下了克魯,又用一名中后衛換下了前鋒吳上善,打算守住一分優勢,rì本隊便在全場幾萬名rì本球迷的助威聲中,展開了猶如rì本武士自殺一樣瘋狂的反撲。他們地進攻全都是不要命的——不管后防如何空虛,就連門將都有幾次接近了中場。

        無奈中國隊換下了反擊中速度最快的吳上善,和能控球的克魯。所以根本沒有辦法利用這些機會。同時楊攀很出人意料的只在后場協助防守,不再上去進攻。

        這種懦夫時的打法終于給他們招來了惡果,rì本隊在第八十二分鐘和第九十一分鐘分別打入兩球,將比分反超。中國隊在落后的情況下想要反撲卻已經有心無力了,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只能眼睜睜看著rì本人在自己的球場瘋狂慶祝這場勝利。

        艾德沃卡特自然是yīn著臉參加新聞發布會地,他把輸球責任都推給了球員。認為自己的戰術沒有問題,前七十分鐘的表現也足夠好,是球員們自己驕傲自滿才讓rì本人扳平比分直至反超的。他換上兩名防守球員確實是要加強防守,但是沒有讓球員們龜縮不前,其中他還點名批評了楊攀在最后時刻的表現。認為他沒有起到應該起的作用,在危急的時候沒有組織進攻,反而一味防守。

        這些批評就好像暴風驟雨一樣襲向楊攀,而他在球隊內的威望也因為這場比賽賽前地一番講話而遭到了球員們的質疑,沒有人出來為他講話。如此看來楊攀似乎腹背受敵,眾叛親離。

        面對這不利的局面,他又要如何應對呢?

        輸給rì本的比賽讓中國國內一片嘩然和憤怒,有些人順著艾德沃卡特的話指責楊攀,他那場比賽地表現也確實不好,和第一場與敘利亞的比賽比起來相差甚遠。也有一些人指責艾德沃卡特戰術不對頭,換下攻擊球員,換上防守球員就是逃跑的表現,而且輸了球還把一切責任推給球員,一點主教練得風范都沒有,不敢承擔責任。

        陳煒對這場比賽的失利也很憤怒,他不是傻子,他看得出來艾德沃卡特耍的什么花枯。他甚至萌發出了解雇荷蘭人的念頭,就在這個時候,一件事情的出現改變了一切。

        ※※※

        “喂,老李。”楊攀在電話里面親切地問候李延。

        “去死!要叫我李哥!”

        “哎呀,我這樣叫顯得親切嘛……”

        李延咳嗽了兩聲:“不說這個了,你讓我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可是我現在對于你在‘專訪’里面說的那番話覺得有些……不合適,你真的確定要發出去嗎?要讓全中國的讀者都看到嗎?”

        “哈,真巧,我打電話也是要給你說這事地。“聽聲音。楊攀絲毫沒有被最近地危機所干擾到。“全文照發。不要修改我所寫的每一個字,包括我寫的標點符號。而且一定要放到頭版,我知道你有這個能耐……”

        “可是這也太……那個了吧?”李延還在猶豫。

        “不,一點也不。”楊攀道,那些回答可都是我深思熟慮之后寫出來的。一定要這么做,然后讓其他媒體心情轉載、炒作,不停的給我炒。把這篇‘專訪’炒熱,炒成現在中國體育界第一熱點,第一焦點!”

        “……”李延嘆了口氣,“我會照你說的那么去做。”

        三十分鐘之后,李延打電話給楊攀,“稿子已經發出去了,總編看了很高興,不等我說話就決定安排頭版頭條,醒目的標題和副標題,原文一字不改照發。這下你滿意了吧?”

        楊攀哈哈大笑:“滿意。非常滿意!你就等著你這個名字再火一次吧!”

        “我早就不是渴望出名地年紀了。”李延搖頭道,“我只想知道你這么做是為了什么?”

        楊攀沉默了一會兒,然后笑道:“如果我說我是為了中國足球好,我恐怕你肯定不相信,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幾個人會相信。所以,我是為了徹底毀掉中國足球……這個理由很酷吧?”

        李延愣住了。

        “衛冕冠軍連世界杯預選賽都無法過關,讓我來親手成就一個世界杯歷史上最恥辱的衛冕冠軍,你覺得怎么樣?”

        “你瘋了嗎。楊攀!”

        “不,現在我很冷靜。”果然,楊攀的語氣一點變化都沒有,簡直平靜如水。

        “你……你真的以為憑這篇‘專訪’就能達成你那‘偉大’的目標了嗎?!”李延語氣中帶有一絲憤怒。

        “當然不。”楊攀繼續平靜地說道,“所以我接下來還有大動作呢,如果足協的反應在我預料之中的話……至于是什么,我不能說,到時候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你、你簡直……不行。我要去取消這篇稿子!”

        “還來得及嗎?現在應該上印刷機了吧?名記者李延的稿子是從來不需要通過審稿的,預先把版面留出來,然后交稿了放上去就行,直接拿去印刷出刊……”楊攀優哉游哉地說道,卻聽得李延不是滋味。因為以上的話正是他以前向楊攀、張俊吹噓地話,而且更要命的是他吹噓的沒有半分虛假……

        “還有,老李,我提醒你噢:那篇注定要引起地震的‘專訪’稿子可是我們合寫出來的,采訪人是你李延。”

        聽到這句話,李延頓時像泄氣的皮球,一下子沒了jīng神。

        “所以我說,我們現在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誰也跑不掉的。你不如把賭注押在我有上好了……”

        “賭什么?!”李延有些憤怒地吼道,“賭你把好不容易有起sè的中國足球完全毀掉,成為全世界的笑柄嗎?算我看錯你了,楊攀!究竟是什么讓你變成今天這副模樣的?!當初那個了積極向上,和張俊一起展望美好未來的楊攀去哪兒了!”他**的按下了掛機鍵,然后又覺得還不夠,狠狠將手機砸向了墻壁,可憐的手機再次成了李延憤怒的犧牲品,它散成了一堆零件。

        楊攀拿著不停響著盲音地手機,苦笑著搖搖頭。

        “所以我說我是為了救中國足球,你一定不會相信的,李哥……”

        ※※※

        這正副標題很嚇人吧,媒體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就在陳煒和艾德沃卡特關系緊張的時候,這篇仿佛地底下冒出來的“著名足球記者李延獨家專訪楊攀”地東西就讓他們一下子找到了共同的敵人。

        在采訪中,楊攀闡述了他對于輸給rì本的看法,和艾德沃卡特相反,他把全部責任都推給了主教練。他認為正是艾德沃卡特小心保守的戰術安排才會讓比賽走向發生改變,還說在更衣室里面主教練就要求球員們不要那么拼命。保護自己。就算輸球都無所謂。他還說當時參加比賽的球員都可以當他地證人。

        可是專訪出來之后,卻并沒有球員站出來說話,有記者想要采訪地時候,球員們都保持沉默,說著找個借口推絕采訪。這種態度讓媒體和大眾產生了懷疑,有人認為楊攀是在撒謊。

        隨后他繼續批評艾德沃卡特的執教能力,認為他來中國只是沖著高額的薪水。為自己退休之后考慮的。他腦子里面根本沒有為中國足球考慮一分半毫,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做中國國家隊的主教練,并且說就是自己都比他干的好……,這話有些夸張了。罵荷蘭教練戰術保守,臨場指揮糊涂,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現代足球。

        在罵完主教練之后,他又把目標對誰了陳煒領銜地中國足協。他先是重翻舊帳,認為邱素輝邱指的離開完全是陳煒逼迫的,陳煒放棄了早期他“不干涉國家隊”的承諾,想要把手伸到國家隊來,邱指據理力爭無效。最后也只能無奈的選擇離開。

        然后說陳煒挑選主教練不是從是否適合中國足球現狀環境出發,而是從是否聽話出發。所以看起來老好人的艾德沃卡特就成了他的首選目標——在這里他刻意淡化了當初的頭號熱門羅盛茂。

        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來陳煒這人的野心。他企圖把整個中國足球都控制在他手里,當初上任之后建立“職業足球聯盟”機構的諾言一直沒有兌現,以后估計也不會兌現。為什么?因為他怕這個機構起來分他地權!這個老頭子再也不是剛上任意氣風發的陳煒了,他已經蛻變成了“權力機器”,只知道爭權奪利,對于中國足球的生死漠不關心。

        “……,這樣的主席不下臺,這樣的教練不下課。中國足球的滅亡指rì可待,到時候我們就等看著衛冕冠軍在預選賽就被淘汰的笑話吧!就等著讓我心愛的中國隊成為全世界地笑柄,世界杯歷史上最恥辱的衛冕冠軍吧!!”

        老實說,楊攀雖然說出了不少內幕,可是他言語很是夸張,而且完全否定了陳煒早期的成績,把他塑造成了一個無惡不作,碌碌無能。只知道玩權弄權的官僚。

        但是這番話非常有用,從這個專訪出線的那一刻鐘開始,就引起了非常大的反響,cctv5甚至專門到國家隊訓練基地再次專訪楊攀,這一次他當著攝像機。在全國五億球迷面前把報紙上的那番話又講了一遍,而且這次配上激烈的語氣,讓效果更好。

        沒過兩天,國人就分成了兩派。一派是指責楊攀推卸責任,轉移注意力,夸大其詞,險惡用心;另外一派則力挺楊攀,認為他所言非虛,中國足球和足協這兩年地表現大家也都看到了,是非自在人心。

        “倒楊派”和“挺楊派”里面主力軍都是網絡上的網民,但是領軍人物卻都是在中國足球圈子里面具有崇高聲望和影響力的人物,這場戰爭殺的難解難分,rì月無光。人們似乎都忘記了幾天之后中國隊就要主場面對卡塔爾這個事實了,軍心亂,人心亂……那場比賽中國隊懸了。

        楊攀這個時機選擇的很好,在中國隊輸給rì本隊,全民激憤地情況下,很多人都失去了理智,于是這場討論從網絡上蔓延到傳統平面媒體,最后連電視臺都不能避免。他的“炮轟”可比當年郝海東“炮轟”米盧影響要大的多。而且因為馬上就是第三場八強賽,這個影響肯定會持續到比賽上去,到時候勝負真的很難說。

        而“開戰了!”這句話也成了新的流行語,高踞百度中文搜索詞條頭名。

        ※※※

        楊攀這番突然襲擊搞得足協束手無措,在最初幾天完全不知道如何應對,足協工作幾乎陷入癱瘓狀態。直到三天之后,中國足協才對此事發表了他們的看法:

        楊攀的言行之能代表他個人,不能代表中國國家隊。對于他這種不顧及大局,因為私人恩怨而隨意宣泄的舉動,足協非常震怒。并且正在研究對他的詳細處罰措施,目前暫定停止他在國家隊比賽的資格,要求他深刻反省,深刻檢討自己的錯誤,并且在媒體上發表自己的道歉公開信!

        要知道在十二年前,郝海東炮轟米盧的處罰都沒有這么嚴厲,最起碼人家在國家隊球照踢,米盧也清楚中國隊出線要仰仗郝董,所以主動示好。

        但是這一次足協是真的怒了,艾德沃卡特在這件事情表示了他強硬的沉默。一切似乎都在朝著對楊攀不利的方向發展。

        讓足協沒想到的是,他們的這個公告非但沒有讓事情平息,反而激起了更大的風浪。不少一直對足協看不順眼的人紛紛指責足協這種做法是官僚主義作風,老子天下第一,如此輕易的停賽一位老隊長,對中國足球的有功之臣,實在欠妥當。更有網友譏諷道:“陳煒的腦子一定進屎了!”,他下面的網友接道:“不,他的腦子一直就是屎。”

        而一天之后,中國隊在běi jīng工人體育場迎戰卡塔爾的比賽首發名單中果然沒有了楊攀的名字,不僅如此,連替補席上都找不到,他一個人被留在了香河訓練基地,沒有隨隊前來。

        楊攀這幾rì的舉動就連他的隊友都看不懂,不明白他為什么要做出如此過激的行為來。要知道楊攀從來都是謀定而后動,絕對不會這么激動。究竟是為什么?李永樂也想不透。

        那場比賽,艾德沃卡特的戰術非常激進和大膽,中國隊在自己的主場擺出了強攻的架勢,他似乎要用這種方式向大眾證明自己的能力。但是無奈球隊的軍心大亂,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呀……完全無法徹底執行這套攻勢足球的戰術,進攻凌亂,防守注意力不夠集中——楊攀的話真實的影響到了和他朝夕相處的隊友們。最后數次shè門不進,反而讓卡塔爾一名轉換國籍的前巴西中場偷襲攻入一球,中國隊在自己的主場0:1落敗!

        三場比賽僅積三分,他們的排名已經落到了第三,暫時失去了出線權。

        仿佛一切都在按照楊攀所言的發展,國內挺楊的聲音全面超過了倒楊派。足協陳煒的rì子越來越不好過,艾德沃卡特也似乎下課在即。

        此時,李延這個楊攀的“同謀”只能抱著頭,痛苦的看著一片混亂的中國足球。難道這就是你要的效果嗎?!在心里他憤怒的質問楊攀。下定決心的李延決定第一次為足協說話,寫一點什么東西來補償自己的罪過——當初那份“專訪”是他按照楊攀的要求把規定問題寫出來傳給他,然后讓他好像做問答題那樣慢慢把回答寫出來,最后傳回給李延,讓他發出去——他已經顧不上自己現在的立場是否還有人相信他的話,也不管究竟能夠起到什么作用,他只想挽救中國足球。干記者這么多年了,他第一次找到了當英雄的感覺:楊攀,你要毀滅,那我就來拯救!

        就在這個時候,比賽結束的第二天,楊攀突然通知媒體,他要在běi jīng飯店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

        隨后,他在新聞發布會上的每一個字都仿佛一顆氫彈,在中國足壇引爆,這次事件的**終于來臨……

        ,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