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北宋大丈夫

    第1024章 下狠手

        “皇子在做什么?”

        時近中午,韓琦打個哈欠,覺得有些累了。

        有人去問了,回來說道:“韓相,大王抓了賈二的人,剛打斷了他的腿訊問。”

        “打斷腿?誰的主意?”

        這個問題是曾公亮問的,大家都在看著那人。

        未來的太子和帝王是什么性子?手腕如何?這些問題宰輔們都需要研究琢磨,一是有備無患,二是發現問題及早糾正。

        宰輔們都大把年紀了,自覺閱歷能碾壓世間無數人,趙頊這等小年輕當然需要他們的指點,所以要時時留心。

        來人說道:“是……是大王。”

        嘖!

        這手段怎么那么狠呢?

        曾公亮說道:“這是沈安的熏陶吧?”

        韓琦點頭,“沈安動輒打斷對頭的腿,大王耳聞目染之下,也……不過你等以為是好事還是壞事?”

        “太……有些過了。”曾公亮說道:“皇子需要的是穩重。”

        四平八穩的才是太子和皇帝,也就是不偏不倚。

        韓琦搖頭道:“手段不狠……這個大宋處處都是反對者,當年范仲淹的手段看似狠辣,可卻差了許多狠厲,若是當初下狠手,至少會好許多。就是太過心慈手軟,那些反對者才敢蜂擁而上……最后淹沒了新政。”

        當年之事很難說成敗之處,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太溫和了些。

        太過溫和的話,別人就會覺得你可欺。

        韓琦目光迷離,“大王的手段是夠狠,可還不夠,他若是敢把賈二……賈二就是那個在京城做些見不得人的買賣的那個?”

        來人說道:“是,那個賈二的手中經常有些好東西,許多權貴人家都喜歡和他溝通,但凡有好東西就能先買。”

        “什么東西?”包拯的眼中多了危險的光芒。

        “比如說……外藩年輕女子……還有許多外藩的寶貝。”

        韓琦說道:“這樣的人,大王可敢拿下他?可會畏懼他背后的那些權貴?若是敢,那便是無畏,擔當也有了,可喜可賀。”

        時光流逝,當下衙時,消息依舊沒有傳來,韓琦自嘲道:“老夫卻是高看了大王,罷了,君子不立危墻之下,老夫卻是奢求了他。”

        宰輔們出了值房,韓琦伸個懶腰,覺得愜意之極。

        “大王帶著皇城司的人出動了,直接去了賈二的老巢……”

        韓琦心中一愣,伸懶腰的手猛地下墜。

        咔嚓一聲,韓琦面色慘白,一把拉住了曾公亮。

        “哎喲!老夫的腰……腰斷了!”

        而曾公亮也在發愣,渾身放松。

        在渾身放松的狀態下被超級胖子韓琦給壓住了,曾公亮只覺得腰部一痛,就倒吸一口涼氣,“不……不好了。”

        來報信的小吏愕然看著這二位相公的模樣,“不好了!來人了!”

        此刻正是下衙的時候,樞密院和政事堂的官吏們蜂擁而出,聽到喊聲都圍了過來。

        韓琦抱著曾公亮,曾公亮抱著韓琦,兩人的身體都站不穩了。

        “快請了御醫來!”

        稍后御醫來了,一檢查就嘆道:“這是閃到腰了,歇息幾日吧。”

        韓琦哪里愿意歇息,就讓他出手診治。

        于是家也不回了,韓琦和曾公亮就蹲在政事堂里,御醫在給他們按摩,稍后就是針灸。針灸還好,按摩那個酸爽,兩個老漢的慘叫聲讓人以為是殺豬。

        “怎么像是……被那個啥了?”

        門子也不能回家,自然有些小牢騷。

        而在汴梁的一處青樓外面,趙頊的身后站滿了人。

        此刻天邊夕陽漸漸落下,青樓里的伙計準備出來點燈。

        “賈二在后門,正準備進來。”

        趙頊點頭,“等他進去后,馬上堵住后門,不許一人出去,但凡有逃脫的可能,那就下狠手,用弓箭!”

        “是!”

        密諜用敬佩的目光看著趙頊,覺得這樣的皇子才配成為大宋的接班人。

        趙頊才交代完畢,伙計就出來了,他一手提著燈籠,一手捂嘴打哈欠……

        然后門外一群人,黑壓壓的。

        他放開手,哈欠沒打成,眼淚汪汪的道:“這是……這也太早了吧?而且那么多人……”

        他以為這些是客人,可等透過淚水看到大部分人都佩刀時,就想尖叫。

        一把長刀閃電般的出現在他的嘴邊,一個密諜近前低聲道:“敢出聲就攪爛你的舌頭。”

        伙計哪里敢叫,有人上前控制住了他,旋即把燈籠掛在外面。

        里面已經開始了。

        “都趕緊出來了,叫那些女人都起來,都打起精神來,誰還在茅廁?滾出來!都準備好了。”

        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很是驕橫。

        “誰病了?打起來,就算是病了也得熬過今日再說。”

        “二哥哥來了……”

        那個驕橫的女人聲音突然變得溫柔了起來,外面的趙頊不禁一怔。

        什么二哥哥?

        怎么那么耳熟?

        張八年低聲道:“賈二……”

        “知道了。”

        趙頊想到了沈安寫的石頭記里的那位二哥哥賈寶玉。

        這時屋頂突然出現一個腦袋,沖著下面點頭。

        張八年說道:“大王,都圍住了。”

        趙頊的面色微冷,喝道:“動手!”

        嗆啷!

        外面一陣拔刀的聲音,接著密諜們一擁而上。

        黑衣飄飄,長刀閃爍著冷光,邊上有人看到了,不禁就尖叫了起來。

        啊……

        大堂里,看著很是威嚴的賈二坐在上首,身邊是老鴇在奉承,還有幾個大漢在。

        看到有人提刀沖進來,賈二喝道:“哪個糞坑里爬出來的蛆蟲?!打出去!”

        他干這一行也有對頭,可天還沒黑就有人亮刀子,讓賈二有些生氣。

        幾個大漢獰笑著沖了過去,才沖出幾步就變色,隨即往后退。

        一群密諜沖了進來,賈二一看不對勁,一把抓住老鴇就推了過去,自己趁機往后面跑。

        他掀開簾布沖了出去,旋即又退了回來。

        幾個密諜從后面押著一個男子進來,說道:“大王,這人是看風頭報信的。”

        “大……大王?”

        賈二本來一臉兇狠,聽到大王這個稱呼后,不禁看向了趙頊。

        “全數拿下!”

        張八年親自拎了一張椅子過來給趙頊坐下,然后就站在側后方戒備。

        “張八年!”

        賈二本來心存僥幸,可見到張八年竟然恭謹的服侍那個少年時,一顆心就落到了谷底去。

        “見過大王!”

        他眼珠子一轉,就開始套近乎,“大王,小人認識許多權貴……其中還有些是宗室……”

        權貴和宗室的糜爛,往往都伴隨著享受。

        趙頊看著他,說道:“打斷他的腿再問話。”

        張八年親自出手,賈二還在嚎叫時,就憑著一雙手撇斷了他的腿骨,這力量也是沒誰了。

        “問話!”

        樓上傳來了打斗的聲音,還有慘叫,稍后就消失了,接著一群大漢被拖死狗般的拖了下來。

        “大王,此人小人認識,叫做焦旺,前年當街殺人,后來開封府追索許久也沒抓到他,沒想到竟然在這里。”

        一個絡腮胡大漢跪在那里,被密諜提著頭發抬頭,兀自嘴硬的道:“爺爺死過無數次了,有何手段只管來!爺爺若是怕了,就不是人!”

        “拉到大門外,打!”

        焦旺被拖到了大門處,皮鞭揮舞,慘叫聲吸引了許多人來觀看。

        “馬上問話。”

        賈二在這里問話,門外是鞭打,兩處的聲音聚合在一起,很是讓人頭痛。

        賈二沒多久就招供了,一堆名字讓人看了頭皮發麻。

        張八年看了一眼,手一動,就想撕碎。

        “想不想看是我的事,你若是撕碎了他,那便是蔑視我!”

        趙頊看著他,緩緩伸出手去。

        張八年僵了一下,然后把名單遞給了他。

        撕碎名單的話,趙頊不擔因果,可他卻看了。

        趙頊看了名單,說道:“都是些平日里道貌岸然之輩,可見這人啊!他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一個人,要觀其言,更要察其行,缺一不可!”

        他把名單折好,收進了袖子里。

        “大王……”張八年冷冷的道:“這會帶來麻煩。”

        那些得知自己的名字被趙頊記錄在案后的權貴們會如何反應?

        趙頊走到了大門外,從袖口里拿出了那張紙,沖著外面展示了一下。

        此刻夕陽最后的余暉灑落下來,那張紙上的名字看著模模糊糊的,但能看到是兩個字、三個字。

        “這上面是誰的名字?”

        趙頊把紙收回來,然后緩緩撕碎。

        “把賈二拉出來。”

        賈二被帶了出來,趙頊說道:“此人為非作歹多年,該死卻未死,今日我做主,來人,打!打死為止!”

        張八年的身體一震,低聲道:“快去!”

        身邊有人說道:“這……大王會被彈劾!”

        張八年嗯了一聲,目光凌厲的盯住了說話這人,“速去!”

        “是!”

        賈二被堵住口拖了出來,隨即當眾仗責。

        噗噗噗!

        開始賈二還掙扎,等后面打一下動一下,最后只是顫動……

        趙頊回身,看著那些跪在大堂里的女子,說道:“這些女子大多無辜,讓人好生安置了,這里……”

        他指著青樓說道:“這里賣了,賈二等人的錢財收來,都優先用于安置她們。”

        “多謝大王!”

        一群女人本是被虐待的對象,覺得此生再也無法逃脫這個魔窟,可誰曾想大宋皇子神兵天降,竟然帶著人解救了她們。

        那種歡喜之情洋溢開來,趙頊見了也歡喜,說道:“她們大多是外藩女子,看看那些鄉下地方,若是有人找不到娘子的,可以讓她們嫁過去,一舉兩得。”

        “是。”張八年微微彎腰,拱手應諾。

        邊上的人突然發現張八年對趙頊的態度多了恭謹。

        隨后就是大搜查,巡檢司的人來了,卻在看到趙頊后面色大變,然后請罪。

        讓皇子來處置的案子,必然和巡檢司有瓜葛,眾人只希望別扯上自己。

        “那些收了好處的,都拿下!”

        趙頊的話被不折不扣的執行了,隨后陳忠珩出宮。

        “大王,官家召見。”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