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輕點愛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不是嗎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輕點愛正文第六百四十五章不是嗎在司徒翰林這里,他會認為,屠明朗在這種時候,是不應該出現在他家的破沙發山,而是應該出現在司念念的床上。

        那里,才是屠明朗應該出現的地方,不是嗎

        屠明朗聽見司徒翰林這么說之后,他伸手下意識地揉了揉太陽穴,然后對司徒翰林說道,“司念念,有孩子了。”

        司念念,有孩子了,孩子不是他的。

        這后面的面,屠明朗似乎覺得自己很難對司徒翰林說出口。

        他怎么樣也是不會接受這樣的結果的,不是嗎

        司徒翰林聽見屠明朗這么說之后,他的眼睛幾乎睜開到了最大的程度。

        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句話是從屠明朗口中說出來的,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司念念竟然會有孩子了

        不應該啊,事情的發展不應該是這樣打

        司徒翰林想到這里,他帶著一臉難以抑制的驚訝,他走到屠明朗的身邊,用一種無比震驚的眼神看著屠明朗,然后對屠明朗說道,“屠明朗。你t的今天不會是在夢游吧”

        是的,這個人不會是在夢游吧

        想到這里,司徒翰林看著屠明朗,為了試探屠明朗,司徒翰林特意在屠明朗的面前伸手晃了晃。

        屠明朗看著司徒翰林伸手過來,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司徒翰林之后。

        司徒翰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司徒翰林急忙把自己在屠明朗的面前伸出去的爪子給縮了回來。

        想到這里,司徒翰林看著屠明朗,然后然后

        司徒翰林迅速地在自己的心里面接受了屠明朗剛才說的事實。

        司徒翰林在新面料想了一會兒之后,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屠明朗,然后對屠明朗說道,“屠明朗,司念念有沒有說那孩子是誰的”

        是的,司念念有沒有說那個孩子是誰的

        如果說了,那么事情就好辦很多了,至少現在,在司徒翰林的心里面,他就是這么認為的。

        但是

        但是

        讓司徒翰林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屠明朗回答的問題盡然是

        竟然是

        屠明朗看著司徒翰林,然后對司徒翰林說道,“說了。”

        “說了什么了”

        司徒翰林這時候比屠明朗還要著急,他怎么覺得今天屠明朗忽然之間變得有些婆婆媽媽的,什么說了之類的,以往的屠明朗對于他的這種問題,可都是知己二高速答案的啊

        怎么今天的屠明朗怎么看,怎么看,都是有些奇奇怪怪的呢

        想到這里,司徒翰林下意識地多打量了屠明朗一下。

        屠明朗看著司徒翰林,然后用一種確定肯定,以及肯定的眼神對司徒翰林說道,“孩子是司念念的。”

        孩子是司念念的

        司徒翰林聽見屠明朗這么說之后,他真的有一種一拳垂死屠明朗的沖動。

        孩子當然是司念念,他當然知道了,他看著屠明朗之前說司念念有孩子的那個神色,他就已經知道了屠明朗口中的那個孩子是司念念,那么

        那么

        這樣的回答有必要嗎

        顯然,這樣的回答,對于司徒翰林來說似乎是沒有必要的。

        但是,在某種程度上,這樣的回答對于屠明朗來說,又是很有必要的。

        “孩子,我當然知道是司念念的,屠明朗,我問的是,那個孩子的爸爸是誰”

        是的,那個孩子的父親是誰

        這才是解決這種問題的關鍵所在。

        屠明朗聽見司徒翰林這么問之后,他看著司徒翰林,然后,屠明朗的嘴角莫名就有了一種難以用語言可以形容出來的苦笑。

        屠明朗看著司徒翰林,然后,他在心里面想了一會兒之后,屠明朗失望地對司徒翰林搖搖頭。

        屠明朗對司徒翰林說道,“那個孩子,不是我的。”

        是的,那個孩子不是他的。

        似乎屠明朗在心里面就是無比肯定這一點的,所以,他才會在當時那么決絕的離開司念念,因為,在屠明朗的心里面,屠明朗很清楚,要是自己當時不離開的話,那么

        那么

        那么他也不知道等會兒自己會因為司念念做了什么事情,而對司念念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來。

        沒有人知道,當屠明朗再看見司念念回來的那么一瞬間,他的心里面是有多么的狂喜,但是

        但是

        在屠明朗這里,似乎,他在看見司念念的第一眼,屠明朗就已經在新面料告誡過自己,絕對不會給司念念再一次傷害他的機會。

        他是絕對不會司念念再一次傷害他的。

        屠明朗的新面料想到這里,忽然,他嘴角的苦澀的微笑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用語言形容的失望。

        是啊,那個孩子不是他的。

        言外之意可不就是,那個孩子要是他屠明朗的還多好啊。

        司徒翰林看著這樣的屠明朗,他作為也一個心理醫生的專業素質告訴他,屠明朗對司念念的孩子不是他的這件事情很失望。

        換句話說,屠明朗很瘦打擊。

        尤其是對于這么愛司念念的屠明朗來說。

        司徒翰林在新面料想了一會兒之后,他就覺得很有必要弄清楚,屠明朗說司念念的孩子不是他的,這種事實,是從什么地方得到的。

        司徒翰林看著倒在沙發上奄奄一息的屠明朗,他并不急著問屠明朗什么,也并不急著想要從屠明朗這里得到什么答案。

        他覺得,現在的屠明朗很有必要冷靜一下的,于是,司徒翰林給屠明朗倒了一杯水,然后遞給屠明朗,對屠明朗說道,“屠明朗,你先喝杯水,冷靜冷靜。”

        是的,越是到這種時候,對于越是重要的事情,就越是需要喝杯水冷靜冷靜,這是司徒翰林在愛當了這么久的醫生以來,對于自己的病人最常見的行為方式。

        顯然,這時候的讓屠明朗在司徒翰林這里,也是一個病人,而且還是一個病入膏肓,無可救藥的病人。

        想到這里,司徒翰林看著屠明朗,他看見自己給屠明朗的水都已經遞出去了,但是

        但是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