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輕點愛

    第六百四十七章 表情

        屠明朗對司徒翰林說道,“司徒翰林,她愛的是我,司念念愛的是我,這個女人愛的一直是我!”

        是的, 屠明朗從來沒有在這么一刻這么肯定過。

        還有那個孩子?

        司念念看著那個孩子的表情……

        一切的一切……

        屠明朗現在想起來,似乎在那么一瞬間,忽然就變得什么都清楚明白了。

        司徒翰林聽見屠明朗這么說之后,他很是欣慰的點點頭,然后,司徒翰林對屠明朗說道,“既然知道了,就好。”

        他可是心理醫生,不是感情分析師。

        屠明朗聽見司徒翰林這么說之后,他松開了司徒翰林的手,然后跌跌撞撞地離開了司徒翰林的別墅。

        半夜,老管家正在睡覺的時候,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在半夢半醒之間,老管家看了看電話。

        讓老管家愛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電話上的來電顯示,竟然會是屠明朗的號碼

        老管家嚇得立馬又了精神,他擦了擦眼睛,仔仔細細地又將電話看了看。

        這次是真沒有看錯,這次也不是在做夢,打電話來的人的的確確是屠明朗。

        老管家激動地接通了電話,。

        老管家還沒有在電話里面來得及問屠明朗是怎么回事,或者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話。

        屠明朗就直接在電話里面對老管家問道,“你剛才說司念念住院了?”

        屠明朗不確定,這件事情的真假,所以,他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再打電話過來問一下。

        老管家在電話里面聽見屠明朗這么說之后。

        他急忙對屠明朗回答到,“少爺,少奶奶搶救過來了,現在在重癥監護室。”

        重癥監護室?

        屠明朗一聽見老管家在電話里面說到這個詞語的時候,屠明朗的新面料莫名有你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屠明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在心里面總是隱隱地覺得,司念念這次回來,恐怕真的沒有那么簡單。

        沒有司念念想的那么簡答,也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

        想到這里,屠明朗在電話里面對老管家說道,“什么醫院,我馬上過來。”

        老管家在電話里面聽見屠明朗這么問之后,他立馬把醫院的地址發給了屠明朗。

        屠明朗接到地址之后,就去了醫院。

        在去醫院的路上,屠明朗給助理打了一個電話,大概在電話里面交代了助理去查那個小女孩的資料、

        現在對于屠明朗來說,即便是沒有什么親子鑒定,沒有司念念的親口承認,屠明朗的洗心里面莫名的就有了一種很肯定的感覺,。

        他相信,之前在視頻中那個叫做圓圓 的小女孩子,就是他之前和司念念的孩子。

        即便是司念念什么也不說,他也會選擇無條件的相信。

        屠明朗來到醫院的時候,司念念躺在病床上,整個人看上去像是在睡覺一樣,看不出任何的異常,

        屠明朗看著這樣的司念念,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司念念的小臉蛋。

        念念,我這次,絕對不會放開你了。

        屠明朗在心里面這樣對司念念說道,現在的屠明朗他很清楚,司念念是聽不見的。

        但是……

        但是……

        沒有關系的,不是嗎?

        屠明朗在新面料這么安慰著自己。

        屠明朗在病房看望好司念念之后,要不是司念念的主治醫生過來,屠明朗是不愿意離開司念念的,

        醫生站在門口,他看見屠明朗站在司念念的病床旁,這樣的場景,看上去似乎很美好。

        但是,這樣的美好也只是虛假的一面。

        想到這里,醫生想到自己接下來不得不對屠明朗說 的事情,醫生不得不抬手敲了敲門,打斷了屠明朗的思緒。

        “咚咚咚”的聲音傳來,屠明朗循著聲音望過去,醫生正站在門口,看上去表情嚴肅,似乎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對她說一樣。

        想到這里,屠明朗這才原因離開了司念念。

        醫生對屠明朗說道,“涂先生,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屠明朗聽見醫生這么說之后,他看了看司念念,然后又看了看醫生,屠明朗對著醫生點點頭,然后對醫生說道,“可以。”

        屠明朗對醫生說完這句話之后,他再回頭看了看司念念一眼,然后就跟著醫生去醫生 的辦公室了、

        醫生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似乎對于司念念的病情,他也是第一次看見,。

        屠明朗看見醫生很為難的樣子,他對醫生說道,“張醫生,有什么話您直接說,無妨。”

        是的, 屠明朗在來醫院的路上就已經做好了準備,這件事情也許并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

        醫生聽見屠明朗這么說之后,他的心里面才稍微放松了一點,醫生因為接下來自己說的話太過于緊張的關系,他在對屠明朗說話之前,用手扶了扶眼鏡,然后對屠明朗說道,;“涂先生,事情是這樣的,您夫人的病情,似乎是一種造成的,至于是什么,不知道您方不方便讓我看看您夫人平時吃的藥。”

        平時吃的藥?

        屠明朗聽見張醫生這么說之后,他的思緒停頓了一秒,他怎么不知道司念念吃藥的事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

        屠明朗的臉上是無比的疑惑,他看著張醫生,然后對張醫生說道,“張醫生,您的意思是,念念她平時吃的要有?”

        怎么可能呢?

        他怎么不知道司念念吃藥這回事?

        屠明朗的新面料想到這里,他看著張醫生,想染, 屠明朗對于張醫生之前說司念念吃的藥物里面有的事情,是不太愿意相信的。

        張醫生聽見屠明朗這么說之后,她看著屠明朗,然后對屠明朗說道,“涂先生,的確是這樣的,從目前對于您夫人的檢查結果來看,我覺得最好是弄清楚,您夫人到底吃的什么藥比較好,然后才好對癥下藥。”

        張醫生這么對屠明朗說著。

        屠明朗聽見張醫生這么說之后,現實似乎容不得屠明朗有一刻的停頓。

        屠明朗立馬拿起電話,然后對著電話里面的傭人問了司念念吃藥的事情。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