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千億新娘:總裁大人輕點愛

    第六百五十四章 取悅

        屠明朗聽見司念念這么說之后,意外的,屠明朗竟然覺得心情愉悅。

        因為,在這種時候,屠明朗的心里面很清楚,他的心里面比任何人清楚,他必須要這么做,必須要讓自己在司念念的面前表現出心情愉悅的模樣,這樣,司念念才會相信的,不是嗎?

        屠明朗的心里面想到這里,他看著司念念,然后,屠明朗的手指勾起司念念的下巴。他的嘴角有了一抹讓人發抖的笑容。

        屠明朗對司念念說道,“取悅我,司念念。”

        取悅我?

        司念念?

        司念念聽見屠明朗這么說的 時候,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么也沒有想到, 自己這次回來,會看見這樣的屠明朗。這樣卑鄙無恥的屠明朗。

        司念念看著屠明朗,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屠明朗怎么會對她說出這厚顏無恥的話來呢?

        司念念的心里面想到這里,她的唇緊緊地咬著,終于,司念念在自己的心里面莫名地找到了一絲絲的勇氣,司念念看著屠明朗,她對屠明朗說道,在“屠明朗,你到底想要什么,可不可以求你告訴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求你……求你告訴我。”

        司念念幾乎已經在這時候有些聲嘶力竭了。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淪落帶今天這么一步,讓司念念更加沒有想到的事情,是,她怎么也不會想到,屠明朗竟然會變成像是今天這么厚顏無恥的樣子。

        想到這里,司念念看著屠明朗,她幾乎已經沒有力氣在對屠明朗說些什么卑微無比的哀求話了,她在等待著屠明朗的回答。

        屠明朗聽見司念念這么說之后,他看著司念念,他對著司念念冷笑了一聲,然后對司念念說道,“司念念,我說, 取悅我,像個無恥妓女一樣取悅我。”

        屠明朗說完這話之后,他冷冷地看著司念念,此時此刻,在屠明朗的眼睛里面,司念念已經看不見當初她愛的那個男人的背影了。

        她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樣了。

        屠明朗要她取悅他,還想要她像個無恥女人一樣取悅他?

        這個男人是瘋了嗎?

        還是……

        還是說……

        還是說她已經瘋了,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屠明朗的話說完了之后,他靜靜地等了一會兒,也沒有等到司念念的回答。

        于是,屠明朗看著司念念,他在心里面想了已匯入之后,又對司念念說道,“司念念,圓圓很喜歡我,就算是我的親骨肉,我也不能保證會怎么對她,你懂嗎?”

        是的,你懂嗎?

        就算是我的親骨肉?

        司念念聽見屠明朗這么說之后,她想,她情愿圓圓不是屠明朗的親骨肉。

        因為屠明朗對她說這句話,就已經很能說明什么問題來。

        司念念在心里面想了一會兒之后,她看著司念念,然后對屠明朗說道,“屠明朗,什么叫做就算是你的親骨肉?”

        是的,屠明朗剛才對司念念說的那些話, 司念念似乎只抓住了這么一句,就算是他的親骨肉的意思

        如果細細地想起來,似乎還有那么一點點的難以言說的惡意。

        不,也不是一點難以言說的惡意,而就是屠明朗對她的惡意。

        想到這里,司念念看著屠明朗,然后對屠明朗說道,“屠明朗,你告訴我,就算是你的親骨肉,是什么意思?”

        是啊,到底是什么意思?

        司念念看著屠明朗,她在等待著屠明朗的回答。

        屠明朗聽見司念念這么問之后, 他如司念念所愿,開口對司念念說道,“司念念,意思就是,別以為隨便找來一個野種演戲,我就會當真。”

        別以為隨便找來一個野種演戲,我就會當真?

        司念念聽見屠明朗這么說的時候,她的眼睛里面莫名有了一種深深的恐怖。

        所以,圓圓到底是怎么出現在這里的,會讓屠明朗以為,圓圓是她找來演戲的,難道還是演的那種苦情戲么?

        司念念想到這里,她看著屠明朗,然后對屠明朗說道,“屠明朗,我……我……不是的。”

        是的,不是的?

        絕對不是這樣的。

        絕對不是這樣的啊?

        司念念的心里面想到,或許,或許這里面還有誤會,不是嗎?

        司念念正想要跟屠明朗解釋的時候,屠明朗已經先她一步說話了,屠明朗看著司念念,然后對司念念說道, “司念念,你不是什么?難道你的苦肉計沒有用夠么?”

        是的,難道這個女人的苦肉計沒有用夠么?

        屠明朗在這么對司念念說出噢愛這種話的時候,在屠明朗的心里面,屠明朗似乎連自己也說服不了,然而,屠明朗即便是在自己的心里面說服不了他自己,他在司念念的面面前表現出來的就是一種深信不疑。

        因為,他在司念念的面前需要這樣的深信不疑。

        想到這里,屠明朗看著司念念,顯然,這時候的司念念已經絕望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

        司念念看著屠明朗,然后對屠明朗說道,“屠明朗,你殺了我吧,求你,你殺了我!”

        司念念對屠明朗說這句話的時候,她幾乎是在用一種苦苦哀求的語氣對司念念說的。

        屠明朗聽見司念念這么說時候,他只是笑了笑,這個男人笑得是這么的風清云淡。

        他對司念念說道,“司念念,我不會殺你,至于那個可愛的小演員,我就不能確定了。”

        屠明朗對司念念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狠厲。

        司念念是絕對相信,屠明朗就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人來。

        司念念看著屠明朗,她的牙齒打顫,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當初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男人,竟然會變成現在的樣子。

        想到這里,司念念看著屠明朗,然后對屠明朗說道, “屠明朗,你……你殺了我,殺了我啊!”

        司念念對屠明朗說這話的時候,她早已經是聲嘶力竭的。

        但是,同樣的話,司念念已經到了走投無路地步,可以對屠明朗重復兩遍,對于屠明朗來說,他并不是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