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醫門圣手

    第六百七十章 有驚無險

        陸鳴知道木闐風說不過趙平安,于是接過話題,隨便找個借口就想打趙平安一頓出出氣了。

        要是等他體力恢復了,那他打不過跑還是沒有問題的,至于現在么,就只能是落入虎口的小綿羊了。

        “等一下,柏寧和岳天朗去哪了?怎么沒有看到他們?你們要不要去找一下他們?畢竟一起過來的,他們要是出事了你們回去也會被處罰的。”

        “不需要,他們去探望那個劉楓了。”“別跟他廢話了,上!打他!”

        “啊~!”隨著陸鳴的一聲令下,兩人幾乎同時撲向了趙平安,在這狹小的環境中,體力又嚴重透支的情況下,趙平安的結局已經注定了。

        只是他們幾人在胡鬧的時候,都沒有注意到住在不遠處的施潔正緩緩走進比賽場,看了他們一眼就回她自己的房間了。

        本來恢復了一點體力的趙平安在昔日戰友們的‘猛烈攻擊’下又消耗掉了,只能像趴在床上喘著粗氣。“你們兩個混蛋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虹嶼比賽場經次一戰,名聲大噪,每一個豐城的人都知道了這里,雖然兩個主力都在養傷,沒有了頂梁柱般的拳手,可是名聲已經打出去了,很多有私人恩怨的人都會選擇到這里比試一番。

        甚至很多人為了在虹嶼比賽場比賽一場,寧可排隊一天也要等著,與其他門可羅雀的比賽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曹述自然是如他剛開始想象的那樣,賺的盆滿缽滿,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周衡新不能坐鎮擂臺,要是那樣他還能賺的更多。

        “平哥,比武大賽就快開始了,你不想做做熱身運動?”要是趙平安能夠坐鎮擂臺,那前來挑戰和觀戰的人肯定更多。

        “不需要,我不是周衡新那小子,不需要錢來買房子,他就是被人知道了太多的底細才被打的那么慘,難道你也想我變成他那樣?”

        如果是平時,坐鎮擂臺迎接眾人的挑戰,那趙平安還是非常愿意的,想要提高自己的戰斗力,實戰是比不可少的。

        可是現在比武大賽將至,眾多高手云集,不說被人摸清底細做出針對性的攻擊,萬一碰到一個高手慘勝,那在比武大賽上可就必敗無疑了,沒有人會因為你身上有傷或者體力不支而讓著你。

        “真可惜,那些行走的人形鈔票啊!”曹述眼神中充滿了幽怨,看的趙平安直發毛。

        “趙平安!等一下,這是你要的信息,非常詳細哦。”就在趙平安準備回自己的房間時,施潔出現在一旁叫住了他,并將一個由粉紅色的彩紙折成的心形叫給了他。

        轉身離開的時候沖著趙平安做了一個飛吻的動作,然后回到她的房間關上了門。

        自從施潔到了這里之后,真的像是避難一樣

        ,大門不出二門不漫,除了偶爾找趙平安說一些悄悄話之外,再也不跟任何人聯系,這本來就讓其他人很不爽了,現在又當眾送‘情書’。

        “她究竟是誰?真是你的敵人派來的?”這時候就算木闐風在怎么相信趙平安,心中也有些懷疑了。

        “這個……。”紫砂蒂的事情肯定不能說出來,趙平安又想不出其他方法,只能再次試圖岔開話題。“我剛剛想到一個絕招,你們肯定想不到,我們現在去試一下吧。”

        之前幾次談話,施潔一直推脫說人員太多,一時間不能全部想起來,她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全部寫出來。

        趙平安自然假裝焦急的催促她,并且索要了一部分的人員名單,為了效果的逼真,他還曾經試圖用武力威脅。

        當時施潔說肯定會報復回來,趙平安并沒有在意,她現在的身份在她看來應該還沒有暴露,那所謂的報復肯定就是惡作劇性質的,無關痛癢。

        現在看來這就是施潔的報復了,當眾將信息給他,自己躲在一旁看戲。

        這個問題就比較嚴重了,一個處理不好,那趙平安花心大蘿卜的形象就在虎穴和狼穴同時傳開了。

        木闐風和陸鳴一左一右的站在趙平安旁邊,顯然是要動手強搶了。

        施潔想要取得趙平安的信任,以備在合適的時機將他帶走,那前期的誠意是必須的,也就是說著分名單應該是真實的,不過都是他們可以舍棄的內部人員。

        而且耽擱的時間越長,涉及的人員和范圍也就越廣,于是趙平安打算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將這份名單交給趙爺爺。

        只是現在已經臨近了正式比賽的日期,豐城每天都非常的熱鬧,不斷有人涌入這座城市,客房早就全部住滿了人,很多當地住戶將自己多余的房子空出來作為客房,也容納不了這么多的人。

        于是很多經濟上不怎么富裕的人會選擇露宿街頭或者其他方式,這么多人的突然到來本就是一個隱患,其中還有很多的習武之人,那當街斗毆的事情時有發生。

        若是在平時,趙平安看到有人打架,或許還會上前觀望一下,現在情況緊急他可沒有這個閑情雅致了。

        不過,當人們想要躲開麻煩的時候,麻煩往往會自己找上門來。就在趙平安快步穿過人群之時,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孕婦出現在他的前面。

        為了趕路趙平安打算快步在其身邊走過,兩人距離最近的時候肩膀互相碰了一下,這本來是很正常的肢體接觸,趙平安感覺很正常,可意外就這么發生了。

        “啊~!”孕婦好像被什么撞到了一樣,仰面向后倒去,還好其身后有一個人手疾眼快扶助了她,不然很可能就是一尸兩命的情況了。

        “老婆,你沒事吧?

        ”

        “沒事,就是肚子有點疼。”說話的時候,孕婦的大腿上開始有血液流出,而且數量眾多。

        “快叫救護車,這里有人要生孩子了。”

        趙平安真的很懷疑剛剛接觸時產生的摩擦力能夠將一個成年人撞倒,不過不論是不是跟自己有關系,遇到這種情況叫輛救護車都是必須要做的。

        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瞬間停了下來,將三人圍在中間,看到有人撥打電話了,趙平安就想離開,畢竟生孩子這種事情他也幫不上什么忙,而且他的手里還有一份重要的情報需要傳遞出去。

        “你不能走,撞倒了人就想這么一走了之嗎?”被撞孕婦的丈夫,撫著孕婦的同時,一把拉住了趙平安。

        眼前的局勢本來就很明朗,加上孕婦的丈夫這么一句話,圍觀群眾頓時炸鍋了紛紛指責趙平安。

        “啊!這人怎么這樣,撞倒了孕婦就想一走了之。”

        “太禽獸了,只有禽獸才能做出如此滅絕人性的事情。”

        “……。”

        “好吧,我跟你們一起去醫院。”周圍的人全都站在看似無辜的孕婦夫婦一方,這時候在大庭廣眾之下跟孕婦的丈夫辯解,顯然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救護車很快就到了,不過這個地段可沒有醫院,距離這里最近的醫院也在十公里外,也就是周衡新現在所在的醫院。

        在那里到這邊即使不堵車的情況下,也要半小時左右,這一點早就被無數人吐槽過了。

        可是現在救護車來的這么快,顯然是有備而來,聯想到孕婦剛剛的那一摔,眼前的局勢已經很明朗了,這是一個針對趙平安的陷阱。

        眼見如此,趙平安非但沒有驚慌,反而充滿了興奮和喜悅,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真正戰斗的他早就想要找幾個人打一頓出出氣了。

        在比賽場上的戰斗總是束手束腳的感覺,不能放手一搏,那樣的戰斗確實能夠提升一定的戰斗力,可是要想最快的提升戰斗力,生死之戰是最快的方法。

        周圍群眾為救護車讓開道路的時候,趙平安感覺脊背發涼,轉身望去,好幾個帶著墨鏡的男人在人群中一閃而過。

        “現在病人應該是早產,急需送回醫院接生,你是她的丈夫嗎?請跟我們一起上車。”

        “是他撞倒的我老婆,他要負主要責任,也要跟著一起去。”

        車上醫護人員和孕婦丈夫的談話將趙平安的注意力吸引,他剛剛轉過頭來,就發現了更多的不合理之處。

        醫護人員分散開的距離隱隱將趙平安包圍在中間,而且并沒有檢查孕婦,直接就送上了救護車。

        “好啊,我跟你們一起去。”這時候趙平安如果不上車,那先不說對方布置的后手,就是現場圍觀的群眾也不可能答應

        。

        在車門關閉的一剎那,救護車內的氣氛就變得極為詭異,只有醫療設備運轉傳出的輕微聲音和幾人的喘息聲。

        就連剛剛還在捂著肚子呻吟的孕婦也坐了起來,并在孕婦裝內拿出了一顆圓圓的東西。

        “不要動,我們知道不是你的對手,在動的話大不了大家同歸于盡。”

        “你們就不怕死么?”對于孕婦的率先發難,趙平安稍微有些愣神,心中的那一絲不忍也煙消云散了。

        剛剛他一直將孕婦當成了真的孕婦,是被迫加入進來的;對于她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趙平安還是有一絲不忍的,現在看來,對方跟施潔一樣精通演技。

        “如果是必死無疑的話,我們當然怕了,可是這種有驚無險的時刻,我們就不怕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