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有一張小地圖

    296 人心叵測

        “真是個聰明的小家伙。”

        驅神妖王嘴角一笑,表情忽然嚴肅起來。

        “實際上,神王對妖王,并不信任!正所謂王不見王,一旦王見王,神王必定注視。唯獨這里,當初我們七人極力要求的世外之地,才能避過神王的目光。”

        “這樣”

        也就是說,在此處說話,可以不被神王察覺。

        王銘略微點點頭,對于神王的監視,其實也有所猜測。

        王宮之中,所有侍衛、奴仆,都是神王親自安排。說是侍奉妖王,但更像是一種監視。

        畢竟,妖王代替神王掌管神國,權限如此之大,又怎么可能完全放任。作為妖王,被神王監視,王銘倒沒覺得有什么不對。

        真正讓他在意的是,此時驅神妖王跟他說這話,特意避開神王。難道說,驅神妖王的真正目的,其實神王!

        想到這里,王銘瞳孔微微收縮,警惕的看著驅神妖王。

        “你可知道,妖神為什么會庇護人族。”

        被王銘看穿意圖,驅神妖王臉色如常,忽然反問一句。

        “為了香火愿力。”

        王銘直接回答,這其中的根由,他其實早就知道。

        當年在犄角城,點燃引神香,便可召來大力神王意志。后來王銘得知,那所謂的引神香,其實就是由人族愿力凝聚而成。

        而大力神王之所以意志降臨,就是為了吸食愿力!

        大力神王已經是真仙修為,但真仙之上,實力其實相差極大。真仙之上的修煉方法,也是千差萬別,而其中一種,就是以愿力為食。

        實際上不止大力神王,整個七圣域七位神王,之所以庇護人族,都是為了獲取愿力,用于修煉。

        “養雞產蛋,養牛擠奶。妖神飼養人族制造愿力,那人族和牲畜有什么區別!”

        驅神妖王嘴角冷笑,臉上帶著一抹怨恨。

        王銘沒有說話,此時已經可以確定,驅神妖王的目標確實是神王。

        但王銘沒想到的是,驅神妖王甘愿放棄一切、冒此大險,竟然只是因為人族的尊嚴!

        不得不說,尊嚴這個東西,有時候很廉價,有時候卻無比珍貴。

        “你是聰明人,聽我說了這么多,應該已經明白。”

        驅神妖王忽然嘴角一笑,看著王銘,極為鄭重的說道。

        “你我聯手如何!”

        “完全不感興趣。”

        王銘想也沒想,直接拒絕。

        從敖光那里知道,這個世界,本就是妖獸創造,人族不過意外的附帶品。作為附帶品,還妄圖什么尊嚴和權利?

        最重要是,人族也好,妖獸也罷,王銘都沒有放在心上。他本來就是外來者,不屬于這個世界。他所追求的,乃是修煉的至高境界!

        至于大力神國,至于七圣域,乃至妖獸、人族,都不過是他攀登武道的踏腳石而已。等他登頂之后,一切都將踩在腳下,此時又何必留意。

        王銘剛剛成為大力妖王,坐擁大力神國無數資源。此時的他,自然是利用這些資源,盡可能提升修為。跟著驅神妖王一起造反,豈不是腦子壞掉了。

        “你是不是以為我瘋了?”

        對于王銘的拒絕,驅神妖王好像并不意外。

        “難道不是嗎。”

        王銘面無表情,輕哼一聲。

        妖王雖然已經堪比真仙,但相比神王,還是相差太遠!

        而且,妖王也是神王創造,既然如此,又怎么逃脫他們的掌控?莫說他和驅神妖王兩人,就算七大妖王完全聯合起來,只怕也不是一位神王的對手。

        “不對!”

        想到這里,王銘忽然意識到。

        這么淺顯的道理,驅神妖王如此精明,不可能想不到。既然如此,她為何還要這么做,必然是有什么依仗,或者計劃!

        而且看她的意思,王銘好像正是其中關鍵。

        “對了,一會兒他們來了,小心靈明妖王。”

        但此時,驅神妖王卻不再往下說了,反倒提醒王銘一句。

        “畢竟,最初的七人,在你殺掉那個家伙之后,就只剩我和那個小猴子了。”

        “最初七人?”

        “就是最開始的時候,被七大神王選中,作為七國妖王的七人。”

        “”

        王銘眉頭一皺,這么說來,驅神妖王乃是僅存兩名的舊人之一。但正是這從最開始便追隨的人,竟然一直蓄謀推翻神王。

        不得不說,人心叵測。

        “不用多想了,今天你到了這里,就注定和我同路。”

        最后,驅神妖王拍拍王銘的肩膀,向另一邊走去。

        王銘眉頭微皺,忽然有種錯覺,此時的他就是一只飛蟲,已經落入驅神妖王的蛛網之中。

        但他一時想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落入陷阱,又落入了怎樣的陷阱?

        嗡!嗡!嗡嗡!嗡!

        正當王銘思索之時,幾乎是同時,五聲嗡鳴響起。緊接著,只見五人傳送而來,正是其余五位妖王。

        除了靈明妖王之外,其余四人,王銘都沒見過,分別是混天妖王、覆海妖王、移山妖王、通風妖王。

        “原來這就是新的大力妖王。”

        緊接著,這四位妖王,笑著向王銘走來,顯得極為友好。

        靈明神王則是看也沒看,徑直走到不遠處驅神妖王身邊。

        一邊五人、一邊兩人,涇渭分明。王銘心中忖度,看來新老妖王之間,還有某種矛盾。

        “嗯?”

        到底是什么矛盾,正當王銘心中思索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股銳利的目光,扭頭一看,卻是靈明神王。

        此時的靈明神王,正看著王銘,目光并非那種輕蔑,而是充滿了敵意。

        與此同時,驅神妖王還在向靈明神王說著什么。王銘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靈明妖王眼中的敵意瞬間加深。

        王銘不禁一怔,說起來,他跟靈明神王確實有過節。當初他還是妖帥,侵入靈明神國、攻城略地,最后引得靈明妖王親自出手。

        而此時的王銘,已經是妖王。那種陳年往事,按說也該揭過去了。

        “怎么這么小氣。”

        王銘嘴角輕笑,這靈明神王的肚量,未免也太小了。

        “不對!”

        但緊接著,王銘驟然臉色大變,他忽然明白了,是落入驅神妖王怎樣的陷阱。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