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戰國趙為帝

    第351章 就這么放過魏王了?(第一更)

        趙何話音落下,大殿之中剛剛因為楚王這邊事情結束而顯得放松了一下的氣氛一下子又變得再度凝重了起來。

        魏王聞言倒抽一口涼氣。

        剛才楚王的下場,那可是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要是趙王也跟自己來上這么一套的話……

        一想到這里,魏王的心中開始發慌了起來。

        魏王咳嗽一聲,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顯得比較的正常:“趙王想要說什么,寡人洗耳恭聽。”

        趙何哈哈一笑,道:“其實也沒有別的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只是突然想起來,在芒卯退兵的時候,好像魏王完全都沒有和寡人打過招呼啊。”

        魏王心中一緊。

        果然,該來的還是來了。

        趙王這個家伙,在收拾完了楚王之后,又將矛頭對準了魏王!

        魏王的目光下意識的掃過了垂頭喪氣一言不發的楚王,心中突然有些后悔。

        如果自己剛才能夠幫楚王說上一些話,分擔一下楚王壓力的話,那么現在楚王應該也會對自己伸出援手的吧?

        一想到這里,魏王不由得看了韓王一眼。

        韓王正好也看著魏王,目光之中多少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的表情在里面,但是當和魏王目光相對的時候韓王卻是嚇了一跳,趕忙若無其事的移開了眼神,堅決不和魏王相對。

        這個混賬東西,沒義氣的家伙!

        魏王心中暗罵一聲,充滿無奈。

        在這之前,魏王其實也不是沒有想辦法在一些趙國大臣之中疏通關系,但是如今的趙國大臣們變得異乎尋常的難說話,一個個聽到要在趙王面前替魏國開解之后就嚇得趕忙給魏王的說客下了逐客令,備好的厚禮更是原封不動的全部退回,無論是再愛財的人也是如此。

        顯然,在這些家伙的心中,再多的財富也完全不可能收買他們在趙王面前給魏國說話,不是因為他們不愛財,而是因為趙王實在是太英明了!

        再聯系到現在的這一番情形,看來眼下這一劫確實是沒有辦法躲過了。

        魏王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話語聽起來顯得更為平靜一些:“趙王說的是,主要還是因為田文那廝包藏禍心竟然想要在大梁城之中刺殺寡人。在寡人識破了田文的詭計之后,他又急忙逃出了大梁城,在陶邑之中聚眾作亂。想來趙王應當也知道‘攘外必先安內’這句話,寡人為了先平定叛亂而急調芒卯回京,心情急切之下確實是忘了和趙王說一聲,也是寡人犯下的錯誤,這里向趙王道歉了。”

        說完,魏王直接站了起來,朝著趙何行禮賠罪。

        大殿之中是一番輕微的騷動。

        沒想到這位魏王竟然如此干凈利落的就認慫了,甚至還直接賠禮道歉了。

        趙何也是微微一怔,但很快就露出了一絲微笑。

        果然,作為一個能夠和大名鼎鼎的孟嘗君田文爭斗這么多年并且一直不落下風的國君,這個魏王確實也不是個草包啊。

        他之所以這么痛快的認慫和賠罪,無非就是想要把這件事情給揭過去,不給趙何發難的機會。

        你說我錯,我也認錯了,那你總不可能因為這種小錯就把我往死里逼吧?

        魏國的撤軍說起來也算得上是有理有據,畢竟田文的叛亂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實,那作為魏王肯定不會坐視田文叛亂,肯定要調兵鎮壓的啊,合情合理。

        如果趙何因為這個事情而強行繼續逼迫魏王,比如說讓魏王也殺一個大臣,或者割地什么的,其實就屬于非常過分和霸道的行為,在天下人看來無疑就是那種和秦王扣押楚懷王逼迫楚懷王割地一樣的行徑。

        那么,趙何究竟要不要強行逼迫魏王呢?

        趙何其實早就已經有了答案。

        可以做,但是沒有那個必要。

        當今天下,以趙國現在的這個國力,別說是區區一個魏國了,就算是剩下的韓魏楚秦四國聯合,趙國也未必就怕了。

        趙何想要耍霸道,搞無賴,就算是天下人都知道了,那也對趙國沒有一點辦法。

        但是這樣做其實有一個很差的后果,就是會導致趙何以及趙國的風評會變差,對于以后征服剩余四國、收攏四國人心會造成不利的影響。

        所以,趙何決定采用一種更加溫和、但同時也一樣致命的方式。

        你魏王真以為擺出一股光棍認錯的態度寡人就治不了你了?

        趙何看著魏王,笑道:“魏王說的對。”

        魏王懵了。

        在說出剛才那番話的時候,魏王其實在心中已經做好了被趙何反駁,然后敲詐的心理準備。

        他甚至都做好了割地求和、或者是殺死一名重臣來平息趙何怒氣的心理準備。

        沒辦法,誰讓趙國現在強呢?

        但不管怎么樣,自己這邊做出了讓步,那么趙何將來也就不能夠用這件事情來作為借口對魏國進行攻伐,魏國就有機會能夠繼續和趙國博弈下去,能夠在這個爭霸天下的棋盤上作為一名棋手繼續落子,這才是最重要的。

        等消滅了田文,到時候再慢慢考慮怎么去合縱連橫,對付趙國就是了。

        但現在,趙何居然說,魏王的話是對的?

        這意思難道是……

        沒等魏王回過神來,趙何已經繼續說了下去:“寡人也覺得,畢竟你國中內亂,如果繼續在外面征戰的話確實也是跟情理不合。別說是你了,就算是寡人,當國中產生內亂的時候,寡人肯定也要第一時間讓在外面的大軍回返的。”

        趙何咳嗽一聲,正色對著魏王道:“所以,寡人接受你的道歉。”

        魏王徹底懵了。

        接受道歉……

        這意思不就代表著,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沒事了?

        趙王,居然就這么輕描淡寫的放過了魏王,放過了魏國?

        再聯想到剛才楚王的遭遇,魏王的心中一下子泛起了巨大的不真實感,感覺自己似乎還在夢中一般。

        魏王干巴巴的說道:“既然如此,那么寡人就多謝趙王的理解了。”

        不僅僅是魏王,就連一旁的楚王也是驚訝的抬起頭,一直在那里老神在在的韓王表情也繃不住了。

        這個趙王的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

        趙何環視了一圈,看到三名大王這三臉懵逼的表情,心中也是暗自好笑。

        你們這些人啊,不會真以為這件事情就這么結束了吧?

        趙何伸手,輕輕的敲了敲桌子,再度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身上,然后才緩緩開口道:“但是呢,寡人剛才說能夠接受魏王的道歉,那是建立在魏王所言一切屬實的情況下。”

        剛剛完全放松下來的魏王聽到了這句話,臉色頓時就是一僵。

        什么叫做“所言確實是一切屬實?”

        難道你還覺得寡人說的是假話?

        魏王忍不住開口道:“難道趙王覺得寡人在欺瞞趙王不成?寡人可以保證,寡人所說的一切都是如假包換!”

        魏王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無比的肯定和堅決。

        本來就是啊,所有人都知道田文叛亂的事實,不僅僅是在場的這所有人,而是整個華夏世界千千萬萬人都知道的事情,你趙王總不可能用這種無數人都知道的事實來強行顛倒黑白,栽贓嫁禍到寡人身上吧?

        趙何笑道:“其實,寡人是相信魏王的。但是卻偏偏有一個人有意見,而寡人身為盟會的盟主,如果不能夠理清事情的對錯,讓天下人知道真正的真相,那么寡人這個盟主當得也就未免過于不合格了,魏王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魏王的心中突然涌起了十分不安的感覺,道:“趙王你的意思是……”

        趙何哈哈一笑,一揮手:“來人啊,請薛公田文上殿吧!”

        嘩啦一下子,整個大殿一陣嘩然。

        薛公田文,那不就是魏國之前的相邦,如今自立為薛國國君,被魏王口口聲聲宣布為逆賊的那個家伙嗎?

        現在,趙王居然讓田文親自上殿?

        這簡直……

        有大事要發生了啊!

        魏王在聽完趙何的這句話之后,整個人的身體也是頓時劇震,腦袋轟一下差點炸開。

        他突然一下子就全部都明白了。

        什么趙王原諒了魏國,其實都是假的。

        趙王這個家伙,根本就是包藏禍心,想要利用田文這個棋子來和魏國作對!

        其心可誅、其心可誅啊!

        然而,魏王這個時候再醒悟過來,其實也已經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畢竟,這里可是趙國的都城邯鄲,是趙何的地盤!

        趙何既然都這么說了,那么田文出現在這里就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果然,趙何的話語剛剛落下不久,一個個子小小,但是卻穿著一身華麗衣裳,在魏王看來簡直如同猴子一般滑稽可笑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朝著趙何行禮:“田文見過趙王。”

        趙何笑道:“好了,薛公不必多禮,坐吧。”

        田文似乎也是早有準備,就在一旁剛剛設立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值得一提的是,田文的座位緊靠著韓王,正好就位于魏王和楚王的正對面。

        田文剛剛一坐下來,就正好迎上了魏王的目光。

        這一對曾經的君臣如今在趙國的大殿之中對視,兩人之間的目光中都是爆發出了極其強烈的敵意。

        若是目光能夠化為實質的話,兩人這幾息的對視時間之中怕是至少過了上百招,說不定都已經分出死活了。

        魏王終于忍不住了,開口道:“趙王這是什么意思?田文這般亂臣賊子,乃是人人得而誅之,趙王如今堂而皇之的這般將他引入大殿之上,難道就不怕這在場如此多的趙國大臣見到了之后,引起什么不好的聯想嗎?”

        魏王這個時候整個人確實是氣炸了。

        人總是有一個閾值的,趙何態度的突然大起大落就已經讓魏王的心理防線遭到了巨大的挑戰,而田文的突然出現則是徹底的突破了魏王最后一道心理防線。

        如果說一直以來魏王都提醒自己要克制、要容忍的話,在見到田文的這一瞬間,他確實是忍不下去了。

        所以,魏王破天荒的第一次開口炮轟趙何,甚至是狠狠的諷刺了一波趙何。

        你趙何現在把魏國的亂臣賊子這么帶上來,等到以后,你就確定你趙國在場的這些家伙里面一定沒有第二個田文嗎?

        對于魏王的突然爆發,就連趙何自己都楞了一下。

        但馬上,趙何就十分爽朗的笑了起來:“寡人趙國的事情,那就不勞魏王操心啦。畢竟你魏國又不是盟主,對吧?好了好了,我們也不要離題了。還是好好的聊一聊,究竟你魏王所說的話是真是假吧!”

        魏王臉色鐵青無比,已經徹底明白了趙何的險惡用心。

        這個趙王,說是不追究,其實就是想要用田文這顆旗子來大加追究,甚至用來摧毀魏國!

        如果,自己今日在這樣的場合被趙王給壓制住了,那么大魏的將來……就徹底的完了啊。

        魏王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之中慢慢的燃起了斗志,沉聲道:“不知道趙王究竟對于寡人剛才所說的那些事情有哪些質疑?”

        趙何雙手一攤,笑道:“不不不,魏王你誤會了。寡人再說一遍,寡人是相信你的,畢竟你魏王可是寡人的盟友啊,寡人怎么可能不相信寡人的盟友呢?真正對你的話有意見的人,乃是這位薛公——”

        趙何說到這里,伸手一指旁邊的田文:“田文。想必在場應該沒有人不知道魏王和薛公之間的關系了吧?其實說真的,在薛公一開始找上來的時候,寡人其實是有些猶豫的。畢竟這說來說去都是你們魏國的內部事務嘛,寡人一個外人也確實不好插手啊。但是薛公為了魏國的萬千民眾,也是苦苦的懇求寡人。你說,寡人畢竟也是這個同盟的盟主,如果我連盟友的萬千國民都無動于衷,我這個盟主還能算是一個合格的盟主嗎?所以,今天我就把你們找來,讓你們兩個好好的辯一辯,也好讓天下的人都知道究竟真相是怎么回事,究竟誰才是魏國之亂的罪人!”

        趙何一口氣說完這番話,看著臉色無比鐵青的魏王,心中突然有一種莫名的爽快感。

        妹的,難怪沒穿越之前老是看到美帝天天對這個國家那個國家的內部事務指手畫腳的,原來當這種大惡人霸主是這么爽的一件事情,竟然都有點讓人想要沉迷了呢。

        我就對著你指手畫腳各種嗶嗶,而且我的理由很正當啊,我可是為了你國的國民啊兄弟!

        所以,你不但拿我一點辦法都沒有,甚至還要對我低聲下氣的,求我主持一個公道。

        嘖嘖嘖,這可恨又可愛的霸權啊,寡人實在是太喜歡了!

        趙何重重的咳嗽一聲,道:“好了,若是大家沒有什么意見的話,辯論就此開始吧!”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