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校花總裁的特種兵王

    第314章:恩將仇報

        這樣的局面實在是太被動了。

        段梟緊緊皺在一起的眉毛,就沒有舒展過。

        場面一時間陷入了焦灼,在場的所有人都處于觀望的狀態,因為沒有一個人會是段梟這尊殺神的對手。

        要知道前兩天,這家伙差點活生生的打死了葉家的葉峰。

        誰敢去觸他的霉頭,不想活了?

        “怎么,沒人動手嗎?”葉叢文等不下去了,遲則生變,畢竟現在時間對來說是最緊迫的,等到警察趕過來了,說不定會有變數。

        葉叢文就近隨便抓了一個男人,將手中被段梟擰斷了的斷刀強行塞到了他的手上:“你去!”

        “我不去,我不行……我打不過他……”那人不過是一個看起來纖瘦孱弱的年輕人,顯然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葉叢文眼中的獵物。

        嚇得話都說不利索,早就被幾十把手槍給嚇的魂都沒了,這會兒子在對上段梟那雙殺氣凜然的眼神。

        連腳都邁不動了,更別說提著刀跟段梟硬干了。

        這不是讓他送死來著嗎?

        “你不去我就讓他們開槍打你!”葉叢文狠狠地推了一把這個男人,他可沒有什么閑情逸致跟這家伙再耗下去。

        那人被推了一個踉蹌,直接摔到了段梟的身邊。

        可惜膽子太小,舉著個刀半天也不敢動。

        段梟下意識的將溫慕雅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上前一步,雙手抱胸,就這么懶洋洋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砰!”

        “啊!”

        一聲槍響,直接打在了那個男人的腳邊。

        “動作快點!”

        這男人顯然是被嚇得不輕,哆哆嗦嗦地舉著刀就朝段梟的腦袋砍去。

        這種輕飄飄,軟綿綿的刀,根本沒有任何殺傷力。

        段梟輕輕松松的,便躲過了這一擊。

        那男人一連幾刀都沒有砍中,反而覺得自己像是一只被貓逗弄的老鼠一樣令人發笑。

        居然壯著膽子,一頓胡劈亂砍。

        “我艸!咱倆無怨無仇的,你過分了啊!”段梟連躲帶閃的,氣的直跳腳。

        但他總不能真的跟這家伙動手吧!

        “我是被逼的!梟爺,你別怪我!我想活,我不想死!”那人顯然是被剛剛葉叢文的那一槍給嚇得不輕。

        狗急了還會跳墻呢,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更何況是人?

        段梟被氣笑了:“你這是料定我不敢對你下手啊!”

        還沒等那人反應過來是什么意思,一個晃眼的功夫,手中的到就被奪了過去,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那看起來像孱弱的病秧子臉色顯得更加蒼白了。

        哆哆嗦嗦的就要給段梟下跪,嘴里念叨著:“別殺我……別殺我……”

        說時遲那時快,葉叢文手中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只槍。

        對著那瘦竹竿的后心就是一槍。

        “砰!”

        好在段梟眼疾手快,一腳踹在瘦竹竿的肩上,幫他險之又險的躲開了這一顆子彈。

        那瘦竹竿幾次與死神擦肩而過,雖然說被段梟一腳踹坐在地上,躲過了這一劫,卻也是腿軟的不行。

        一時間,大廳里傳來了一陣刺鼻的尿 騷 味,那人的褲襠處出現了一攤焦黃的尿液。

        (本章未完,請翻頁)

        沒想到居然被嚇尿了。

        段梟扶額,有些哭笑不得。

        “哈哈哈哈……”

        葉叢文笑了,不過他笑的不是瘦竹竿,他笑的是段梟。

        因為一切都向他猜想的那樣,段梟不會見死不救,不會看著瘦竹竿死在他的槍下。

        盡管葉叢文現在狼狽不看,但他的表情依然像是一個驕傲的王者。

        緩慢地優雅地踱步到了瘦竹竿的身旁。

        用腳下的那雙擦的程亮的皮鞋輕輕的點了點瘦竹竿的腿。

        將手里的一把槍遞給了瘦竹竿,那意思很明顯,就是讓他拿著。

        “不,我不要!”瘦竹竿下的爆退,可惜雙腿使不上力氣,只能雙手著地,拼命的想要逃離葉叢文的視線。

        可他哪里是葉叢文的對手,還沒等他爬出半米,就被葉叢文一腳踹翻在地。

        “拿著!”

        葉叢文左手拿著一把上了膛的槍伸到了瘦竹竿的面前,右手拿著另一把槍指著瘦竹竿的腦袋。

        瘦竹桿感覺道后腦勺頂著一個黑洞洞的槍口。

        這一連串的驚嚇,差點沒害他得了心臟病。

        微微顫顫的接過葉叢文遞過來的搶,像是拿了一個燙手山芋。

        他哪里會開槍?

        “殺了他!”葉叢文面露陰狠之色,死死的盯著段梟對瘦竹竿說道。

        “我……不……”瘦竹竿拼命的搖頭,可當他感覺到頂在后腦勺上的槍口力道加重之后。

        還是渾身顫抖的舉起了槍。

        耳邊響起了葉叢文如地獄惡魔般瘆人的嗓音:

        “你要是不開槍打他,我就開槍打死你!”

        “對……對不起……”瘦竹竿閉上了眼睛,留下了兩行渾濁的淚水。

        他不想殺人,但是他想活命,他是被逼的,這一切都不關他的事!

        “住手!”溫慕雅一聲嬌喝,張開雙臂擋在了段梟的面前,鐵青著一張俏臉質問瘦竹竿:

        “你還有沒有良心?你忘了剛才是誰救的你嗎?”

        “雅雅!”顯然溫慕雅突然跳出來的這個行為,讓段梟沒有想到。

        “你給我回去,危險!你知不知道?”段梟伸手去拉溫慕雅的胳膊,這個該死的女人沒事來添什么亂?

        不知道槍走火了,會死人的嗎?

        誰知道溫慕雅偏偏不走,張開雙臂,如同老鷹護小雞似的擋在段梟的面前。

        甚至還抽空回頭罵了一句:“你他媽的閉嘴!”

        段梟:“……”

        被罵的有點懵,心里卻是滿滿的感動。

        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這輩子就像豁出命去,也絕對不會讓擋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受到半點傷害。

        但是溫慕雅這一不怕死的舉動,著實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就連溫華雄這個當爸的,從小看著溫慕雅長大,也沒見他什么時候為誰這么豁出命去。

        實在是捏了一把冷汗。

        “我也不想的……”瘦竹竿哭著搖頭。

        “他剛剛救了你的命,他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因為段梟,你剛剛早就被一槍打死了,你怎么能夠恩將仇報?你的良心難道都被狗吃了嗎?”

        直到這一刻溫慕雅才感受到了人心的丑惡,這么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清晰,露骨,這么的讓人反胃。

        面對溫慕雅直擊靈魂的拷問,瘦竹竿整個人的精神都是崩潰的,他也不想這個樣子,但是沒辦法:“對不起!!!”

        “砰!”

        “啊——”周圍又是一陣捂著耳朵尖銳的女高音。

        段梟只感覺耳朵里一陣轟鳴,都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并不是每個人都有自我犧牲的精神,瘦竹竿選擇開槍是為了自己能夠活命,段梟一點也不意外他的選擇。

        但沒想到這家伙閉著眼睛就開槍,他媽的,這都不帶瞄準的。

        長的那兩個大眼睛是用來出氣的嗎?

        不是說好了朝他開槍的嗎?

        這怎么子彈的走勢卻是朝著溫慕雅的小腹飛了過去呢?

        時間太快,距離太短。

        一切不過是一剎那發生的事情,溫慕雅根本躲不開。

        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被段梟圈在了懷里。

        身上不疼,難道那一槍打空了?

        溫慕雅疑惑間右手卻在段梟的腰腹上摸到了一把鮮紅溫熱的血液。

        原來那一槍并沒有打空,只是原本該打在她身上的子彈,打在了段梟的腰上。

        他又救了自己一次。

        溫慕雅的眼眶變得通紅,瞬間就濕潤了。

        “你沒事吧?”

        “沒事……小傷……”段梟吐了一口濁氣。

        冷冷的看向瘦竹竿:“敢向溫慕雅開槍?你想死嗎!”

        冰冷的殺意,裹挾著滔天的怒火,瘦竹竿像是被死神扼住了喉嚨,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我……我不是故意的……”

        “葉叢文!你鬧夠了沒有!”段梟知道瘦竹竿的錯最多也就是怕死,真正的惡人是葉叢文。

        “段梟,是不是感覺很疼,很無力啊?你空有一身本事,卻什么也做不了。你救不了他們,還會搭上你自己,哈哈哈哈……”葉叢文瘋狂的大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你打中了段梟,可以走了……”葉叢文踢了踢瘦竹竿,示意他可以離開了。

        一聽這話,瘦竹竿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直直的朝著門外沖去。

        等到瘦竹竿徹底的離開了眾人的視線。其他人的眼睛亮了。

        似乎是想向大家證明他說話算數,葉叢文又道:“大家看見了吧,誰要是傷了段梟,就能從這里走出去,就能活命!”

        這話讓人蠢蠢欲動,只是迫于段梟的威名,沒人敢當這個出頭鳥。

        “大家放心,段梟是不會殺你們的,人家是軍人!我相信他愿意舍己為人!”葉叢文的話如同蠱惑人心的毒藥。

        “葉叢文,我到是小瞧你了。”段梟勾唇一笑。

        “里面的人給我聽著,立刻放下武器,準備投降!!”

        終于燕局長帶著人趕到了溫家。

        將整個宴會大廳圍的嚴嚴實實,連一個蒼蠅都飛不進去。

        天知道他剛剛接到報警電話的時候,那是又驚又怒。

        他沒想到消失不見的葉叢文居然帶著著一幫武裝分子,控制了去參加溫家宴會的所有客人。

        那個都是燕京有頭有臉的人物,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后果誰承擔?

        連鞋都來不及穿好,就匆匆忙忙的帶人趕了過來。

        (本章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