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帝里春晚浸梨花

    第四十八章

        “小姐,明日便要大婚了,早些睡吧。”蕓香將明日的喜服又檢查了一遍,以免出紕漏。

        “嗯。”古云柔坐在案前拿著上次從林容月那要回來的步搖細細打量。

        “小姐莫看了,不過一根步搖而已。”

        “不,這不單只是一根步搖,這是浩然送給她的定情之物。”古云柔來回轉動著手里的步搖,轉動間,搖曳生姿,發出悅耳的碧玉相碰的清脆之聲。

        “那已然成了過去。”蕓香安慰到,她的小姐自小驕傲,定是容不得感情上的瑕疵。

        “我只是告誡自己,他們曾經有段過往,時刻提醒自己警醒著些,浩然這般優秀,今日有林容月,他日便會有周林月,王林月,你可懂?”古云柔并不介意他的過去,然而,她擔心的是她和他的未來,自古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更何況皇親貴胄之家。

        “是,奴婢明白了。”蕓香明白,她的小姐要的不止是正妻的名頭,更是顧浩然全部的愛意。

        “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回小姐,都收拾好了,一應嫁妝,用品皆已準備妥當。”因是皇上賜婚,除去古家準備的豐厚嫁妝,皇上皇后更是賞賜了頗多。“小姐就等著明日飄飄亮亮的做新娘吧!”

        “明日,也是秀女入宮的日子。”古云柔若有所思的說到。

        “是呀,可那和咱小姐無關,再者,秀女哪有我們小姐好呀?又不能個個都做皇后。”

        “你倒是通透。”古云柔被惹笑了。

        “那是!等小姐嫁過去,那姑爺也就該按例加封,入宮任職了。以后小姐守著姑爺,一生一世一雙人,可比那后宮三千佳麗爭寵好過的多!”蕓香說著神秘一笑,“再者,小姐和姑爺都都同房了!可見,姑爺心里呀,是很歡喜小姐的!多好的姻緣!”

        蕓香說的古云柔很是嬌羞,這事也就她和顧青兩位近侍知曉。

        “此事,莫要再提了。”古云柔紅著臉說到,若是讓人知道了,豈不羞死?

        “是是是!瞧小姐羞的,臉頰紅彤彤的!”蕓香笑著打趣著。

        “莫要再打趣我,仔細將來我隨便給你找個鄉野村夫便把你給嫁了!”古云柔笑著嚇唬蕓香。

        “小姐舍得嗎?舍得奴婢去伺候那鄉野村夫?說出去可不掉我們小姐的臉面!”蕓香才不怕,小姐一向待她寬厚,便是礙于面子,也定不會將貼身侍女嫁與村夫的。

        “舍不得!真是拿你沒轍!”古云柔嬌嗔到,轉念一想明日,“明日秀女入宮,浩然便不能相送了。”

        “原來小姐是打的這個主意,將婚期定在秀女入宮同一日,這樣,姑爺即便還念著她,想去送她,也是不能夠了。”蕓香恍然大悟,“小姐這招,著實高明。”

        “高明什么?不過是想浩然若去相送,難免有人瞧見,傳出來,大家臉上都掛不住,我不單是為自己,這與浩然,哪怕是林容月,都是好的。”古云柔想,這是對誰都好的做法,既然有緣無份,那便再也不要相見了。

        “還是小姐思慮周全。”

        “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古云柔無奈的說到。

        “小姐,莫要想那么多了,趕緊歇息吧!這沒多少時間好睡了,明日天不亮便要起身了。”蕓香看時辰已晚,催促到。

        “嗯。”古云柔走到榻錢躺了下來,思慮萬千,卻是怎么也睡不著。

        這邊顧青瞧著顧浩然房中的燈竟還亮著,忍不住推門進去。

        “公子怎還未歇下?明日一早便要去迎娶夫人。”

        顧浩然坐在案前,細細的描著畫。

        顧青忍不住上前,看了看畫,驚了一跳。“公子心里,還是放不下林小姐。”

        “我自是歡喜她的,甚至比歡喜更甚。然,命運弄人,說到底,卻也是我自己無能。”顧浩然傷感的說著,他用朱砂細細的描著畫中人兒的唇。

        “既然公子喜歡她,為何又愿意迎娶古家小姐做夫人?”顧青的思維很是單純,喜歡便是喜歡,不喜歡便是不喜歡,感情的事,做不得假。

        “我得不到她,若是強要,便要折了她,抑或是為郡王府招致禍患,求而不得的愛,放在心中便好。我只愿,她平安順遂。”顧浩然放下筆,卻發現自己早已淚眼朦朧。

        “那古小姐呢?”

        “云柔,是位好姑娘,也定是位好妻子,皇上賜婚,她便是我的妻,既是我妻子,那我便需要行使丈夫的義務,愛惜她,保護她,尊重她。然,我對不住她,她并非我心中所愛。”

        “公子,顧青嘴笨,不知道該如何說,林小姐明日便要入宮了,以她的容貌,定然中選,他日,便是宮妃,而古小姐卻是您的夫人,公子將來也莫要表現出來您還愛著林小姐,那樣會傷了夫人的心。”顧青雖不太通人情世故,卻也是個通透明理的人。

        “這點,我自是知曉的。我會將容月深深的藏在心里。”不會告訴任何人,更不會表現出來,未來他的生活中,只有古云柔,再也沒有了林容月。

        “公子,我幫您將畫收起來吧?”顧青見顧浩然竟淚流滿面,想著公子對林容月,竟有這般深的感情,他也替公子心疼,也曾支持他私奔,大道理他不明白,只希望公子開心如意。

        “不了,燒了吧。”留著,若是讓人瞧見,徒惹事端。

        “是。”顧青說著便將畫微微卷了起來,在蠟燭上點了點,只見畫卷瞬時就燃起了大火,顧青將畫放入了炭盆,很快便燃盡了。顧浩然看著這一幕,心痛的不能自己,他的容月,便是這樣,猶如這縷青煙,離他而去了。

        “公子,莫要想了,明日便是大婚,您早些歇息吧!”顧青看著這樣的顧浩然,心中實在是不忍,然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幫不了。

        “下去吧。”顧浩然嘶啞著說到。

        “公子”

        “連我為自己的愛情緬懷都不行了嗎?一個兩個的逼我?明日,她便要入宮了。”深宮幽幽,多的是孤寂和陰詭。容月這般善良柔弱,該如何在那深宮生存?又或者,那背后推手,就是要她入宮受她折磨,報復容月?想到此,顧浩然無力的癱坐在案前,他想幫她,想救她,卻是不知該如何做才好。如今他能想到為她好的,不過是不招惹,不關心,不理會。

        顧青見顧浩然這般,便默默的退了出去,公子,離大婚,已然沒有幾個時辰了,未來,請您不要再掛念林小姐了。既然得不到,強求也無益。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