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帝里春晚浸梨花

    第四十九章

        林容月天還未亮便起身了,她也實在是睡不著,諸多心思折磨的她輾轉難眠。

        “小姐,包袱奴婢都已收拾好。”白蕊已早早起身,將一切打點妥當。

        “嗯,你歇歇吧。呆會兒就該來人了。”林容月說著便坐在梳妝臺前徑自打扮起來。

        “林小姐。”洛梅在門外喊道。

        白蕊趕緊將門打開,“洛梅姑姑,這般早,可是有事?”

        “今日林小姐入宮,郡主吩咐奴婢將這錦盒拿來。”說完便將錦盒遞給了白蕊。

        林容月上前打開,看著錦盒中的物件,雙眼酸澀,感動不已。

        “林小姐,這里是一對玉鐲,一根玉簪,一對碧玉墜子耳環。郡主先前早已準備,卻怕您拒不肯收,故而拖到今日,才讓奴婢送了過來。”洛梅緩緩的說著,她雖是奴婢,卻也很是憐惜林容月,這多好多美的一個姑娘,偏生命不好。

        “謝謝洛梅姑姑,也替我向郡主轉達謝意。”林容月縱有千般言語,卻也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奴婢定為轉達,這套首飾,精巧卻成色一般,選的也是普通的玉石雕飾而成,郡主說了,就怕小姐戴的過于精致奢華,倒是惹人非議。故而特意準備了這套。”洛梅將郡主的用意一一向林容月說明。

        林容月輕柔的拿起一個玉鐲,細細端詳,愛不釋手。

        “謝謝,謝謝你們為我考慮的這般周到。”她知郡主好意,就憑她的出身自是配不起那些奢華昂貴的首飾的,若是仗著郡主府的威儀,倒是徒惹人非議,如今這套,既圓了她沒有首飾的尷尬,又與她的身份匹配。

        “林小姐莫要客氣,奴婢這邊就先祝小姐一路順遂,若得中選,他日定貴不可言。”洛梅也是真心的希望林容月未來可以過的稍微輕松些,少些困頓挫折,多些平平順順。

        “謝洛梅姑姑吉言。”

        “那奴婢就先走了。您也趕緊梳妝打扮吧。”洛梅說完便走了。

        “姑姑慢走。”白蕊將洛梅姑姑送到了院門口。洛梅想了想到:“白蕊呀,以后入了宮,但凡事多看些臉色,莫要沖動,皇宮可不比尋常百姓家,那是個可以隨時要了人命的地方。”

        “是,謝姑姑提醒。”白蕊很是感激,很少有人關心她,難得姑姑可以囑咐她幾句,讓她倍覺溫暖。

        “我也是看你和我閨女一般大小,希望你和林小姐日子都好過些,外頭涼,進屋去吧,呆會兒就該要走了。”

        “是。”白蕊偷偷擦了擦眼睛,轉身便進了屋。

        “小姐,奴婢給您梳妝。”白蕊見林容月自行梳理著,趕緊上前拿過梳子。

        “怎的,哭了嗎?”林容月聽著白蕊說話有濃濃的鼻音。“看來你也不想入宮呀。”林容月傷感的說到,她也不想。

        “嗯,有些舍不得。”白蕊說著麻利的將林容月打扮好,將玉簪簪上,耳環戴上,林容月戴了一個玉鐲。對著鏡子照了照,這才像位小姐。

        “小姐,還是穿先前那套紫色長裙吧,好看的緊。”白蕊說著便拿來了,這套衣裙昨日她便放開了。

        “嗯。”林容月將衣裙穿上,又對著鏡子照了照,確實好看。

        “小姐真好看,這套首飾也很不錯。”比起那些不值錢的絹花,小姐終于有了些小姐的樣子。

        “里頭住的可是林小姐?”門外響起了尖銳高亢的聲音。

        “是是是。”白蕊聞言趕忙將門打開。

        “奴才給林小姐請安了,林小姐請。”來的這位太監說著甩了甩拂塵,走在前頭引路,身子低低的彎著,想來,是習慣于這個俯首稱臣的姿態,皇宮,到底是怎樣可怕的一個地方。

        跟著引路太監,林容月和白蕊上了一輛宮車,說是宮車,實際就是普通的馬車改制的,車簾車頂全都是明黃色的,彰顯君主威嚴。

        “容月姐姐!容月姐姐!”

        林容月聞言撩開車簾看向車外,只見曉悅僅著里衣披散著頭發,外頭批了件寬大的袍子便出來了。

        “曉悅,快進去,小心著涼。”林容月擔憂的說到。

        “我聽聞姐姐將要走了,又差點睡過了頭,趕緊跑出來了。容月姐姐我舍不得你。”曉悅哭著說到。

        惹的林容月又紅了眼。“快進去吧,外頭涼的很。”說著宮車便往前走去,曉悅在后頭追了幾步,被綠衣拉住了,林容月就這樣看著后頭原來越遠的曉悅,淚濕了雙眼。今日,將有多少女子,帶著喜悅,又或者抗拒,被迫離開自己的親人故友,去到那樣一個陌生的地方。又有多少親人故友,像曉悅一般,哭著,喊著,不舍著,眼看著親人踏入那個未知的深宮?

        如果,她的父親母親還在,是不是也像曉悅這般,不舍著,強忍著淚水和傷悲,目送著她離開?不!如果她的父親母親還在,興許她就不會經歷這么多的變故,今日和顧浩然完婚的,也許就是她。

        “小姐”白蕊見林容月又哭了,自己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白蕊,以后,就真的就我們兩個人相依為命了。”以前有父親母親,后來有顧浩然,再后來,還有郡主的庇佑。可今日之后,全然都要靠自己了。

        “嗯,奴婢一切都聽小姐的,決不給小姐闖禍。”白蕊雖未見過世面,可今早洛梅姑姑的話她牢牢記著,以后一切聽小姐的就是了,不多聽,不亂說,管住嘴,保護好小姐就成。

        “若是,若是真如我所料,想來日子定然辛苦,又或者,有性命之憂,是我拖累你了。”人家的丫鬟,跟著小姐都是打扮的俏麗明艷,可她看著白蕊,身上穿的,是洗的發白的素色長裙,頭上戴的,也就幾朵絹花。

        “小姐哪里的話,奴婢一點也不怕苦,奴婢的命都是林府給的,就算是未了小姐不要命,奴婢也不怕。”白蕊雖目不識丁,可知恩圖報的道理,她卻是懂的。老爺夫人待她恩重如山,她只有照顧好小姐,才能報了這恩。

        白蕊說著拿起手帕給林容月擦眼淚,“小姐莫哭,咱也不要想的太可怕。興許,皇上不喜歡您這樣的,咱落選了呢?”白蕊安慰到:“若是落選了,那咱呀,可以回廬州老家。”

        “嗯,你說的也有可能。”林容月被白蕊的樂觀感染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