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帝里春晚浸梨花

    第五十二章

        林容月和鳳紫音剛踏入殿門,便聽得里面人聲鼎沸。放眼望去,都是嬌滴滴的美人,果然不負集芳殿這個名字。

        “林姐姐,你瞧,柳雨婷。”

        林容月聞聲望去,果然看到了她,只見柳雨婷穿的素雅貴氣,印象中這是位優雅有才情的女子,想來,入了宮,非她所愿。

        “這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她原本不想入選的,瞧她的衣飾,素凈的很,可惜了,天不遂人愿。”鳳紫音也是替她惋惜著。

        “是呀,誰不想同心上人相守?以后莫提了,免得又戳了她的痛處,惹她傷心。”

        “嗯。”

        “喲!林小姐,多日未見,竟不想,日后可得在宮中做姐妹了!”

        來人正是陸天瑜,她性子一向爽朗,中不中的倒是并不關心,然能遇上熟識的,卻是見開心的事。

        “陸小姐,恭喜。”林容月禮貌的回著。

        “同喜,同喜。”陸天瑜見著鳳紫音和林容月,心情大好。

        “陸姐姐,這我們認識的,可還有誰入選?”鳳紫音打聽到,陸天瑜在前頭,興許知道的多一些。

        “還有沈清菡,不過”

        “不過什么?”

        “據說我也是剛剛聽她們在說,說沈清菡是內定的睿王妃。”陸天瑜壓低聲音,悄悄的說到。

        “什么?”鳳紫音大驚,“那日楓林聚會,我當是這沈清菡毛遂自薦,不自量力呢!竟竟是真的?”

        林容月聞言心中一痛,然她沒有資格也沒有立場反駁。

        “是呀,這睿王,不還在府中修養么?這次傷的甚重,不能入宮親自挑選王妃,所以上面給他挑好了,這會兒,都送去睿王府了!”陸天瑜先前見著了兩位小太監引著沈清菡出宮,“說是先帶去睿王府給睿王瞧瞧,若是中意,便也就定了,可你知道,睿王一向好美色,這送上門的美人,想來是沒有拒絕的道理的,故而,這次,十有**是定了”

        林容月麻木的聽著,越聽心越痛,可她不能言語,也難過的說不出話來,如果,她是沈清菡,那該有多好?

        “林姐姐,你怎的不講話?”鳳紫音瞧著表情呆愣的林容月,好奇的問到:“莫不是入選,太開心啦?”

        “鳳小姐說笑了”她只是太痛了,身體的每一處都能感覺到痛感。

        “嘿喲,我還以為瞧錯了呢!這罪臣之女也能入宮?”

        眾人聞言轉首看去,果然是蘇櫻雪。

        “庶女能入,林姐姐自然也是可以的。”鳳紫音出聲維護林容月。

        “呵我母親是貴妾,將來我若得寵,自是可以抬一抬母親的地位的,這無父無母的罪人,怎配和我相提并論?”蘇櫻雪趾高氣昂,“再者,皇后娘娘是我表姐,你們說,我有沒有資格數落她?”

        在場識眼色的人,怕惹事端,自是奉承巴結她。

        “蘇小姐沉魚落雁之姿,定得皇上青睞。”

        “是是是再加上皇后娘娘的關系,蘇小姐為嬪為妃指日可待。”

        “莫要同這等下賤之人理論,可不是辱沒了自己的身份?”

        蘇櫻雪聽著旁人這般奉承,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在場的污濁之人可不止這一位呢!諾!那個站在角落的,綠衣服的,可是個小縣令的女兒,窮鄉僻壤之地,花了身家托關系才能得了這選秀的名額,索性,運氣好,還就讓她給入選了,滑天下之大稽。”蘇櫻雪說著掩嘴一笑,很是快意。

        林容月瞧去,那綠衣女子卻是樸素的很,仿若剛從廬州來到京州的她,畏畏縮縮,自卑敏感。身上的綠色長裙雖看著新氣,款式卻是老舊,布料也是一般,頭上也不過簪了幾根銀釵。林容月看著,同情之心頓起。

        “縣令?哈哈哈蘇姐姐你知道的可真是多,我們姐妹可都還不知道這些人的出身呢!”

        “就是,日后同這些人做姐妹,可真是惡心!”

        這在場的你一言我一句的埋汰著林容月和那綠衣女子。

        “林小姐,莫要放在心上,才日方長,以你的才貌。定可雪今日之恥。”陸天瑜安慰到。

        “借陸小姐吉言。”林容月說著便走近綠衣女子。

        “廬州林氏容月,請問姑娘芳名?”

        “湖州衛氏云薇。”那綠衣女子低眉垂目,膽怯的很。

        林容月剛想說話,感受殿內氛圍不對,剛還嘰嘰喳喳的相互奉承攀談,如今竟都噤了聲。轉身回望去,只見一美人踏入殿中,她身著水藍色長裙,白紗拖地,發髻上簪著同色的簪子和步搖,裙擺處繡著蓮花,纖纖素手輕捻著裙擺,踏過門檻,抬眼望來,水眸楚楚動人,真真是步步生花,我見猶憐的美人。

        “這位是”

        蘇櫻雪不客氣的問到,她自認為消息靈通,卻是不知道這位小姐是誰家的千金。

        “鐘氏翩然。”那美人朱唇輕啟,柔柔的說到。果然是翩然而至的美人。

        “鐘氏?”蘇櫻雪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她結交的官家小姐中,可未有這樣的名號。“我怎么沒有聽說過鐘氏?可別又是什么偏遠之地的縣令啊,知府之女吧?”蘇櫻雪見鐘翩然貌美,不禁酸到。

        “家父大理寺卿鐘文博。”鐘翩然也不生氣,禮貌回到。

        “怪不得,瞧她這打扮也不該是什么窮鄉僻壤來的”

        “她長的真好看!”

        “這鐘大人的女兒,不是去了玉道觀修身養性了么?這京州可是人人都知道的。”蘇櫻雪還是懷疑。

        “是,如今回來了。”鐘翩然并未計較蘇櫻雪的無理和冒犯。

        “都別嚷嚷啦!噤聲!”說話間從外頭走來一位麼麼,看著嚴厲的很。“當皇宮是你們自家是府邸?這般不知規矩?如此喧嘩,當是街頭買菜吶?!”姑姑上來便是嚴厲的呵斥了眾人。

        “都給我站好了!排好隊!”說著用手指了指在場的秀女,立在一側的小宮女趕緊上前維持秩序,引導秀女們排好隊列。

        “今日各位有幸入選,你們便是主子了,奴才稱你們一句小主。可你們別得意,也別狂妄,這后宮,比的是圣恩,比的是皇上的恩寵,不是你們誰比誰出身好,誰的父親官職高便可以耀武揚威,沾沾自喜,目中無人的!”

        那麼麼說著用手指了指蘇櫻雪,“尤其是你,就聽得你在這挑事,這后宮最忌諱的便是無端挑事,日后,可得收著點,別怪奴婢沒有提醒你。”

        “是麼麼”蘇櫻雪也是被一下喝住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