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帝里春晚浸梨花

    第七十章

        “不用,隨心而為。不是罪臣之女的林容月,是歡喜楚辰逸的。只可惜,林容月是罪臣之女,楚辰逸是高高在上的睿王。”林容月無限傷感的說著,她覺得很無力,如今來討論這些已然沒有了意義,事已成定局,誰也沒有辦法改變了。

        楚辰逸松開林容月,定定的看著她的雙眼,“真的嗎?”

        林容月看著楚辰逸眼中的滿天星辰,“是的,至始至終,都不曾騙過你。”楚辰逸聞言,嘴角揚起了一抹笑,他突然覺得,連日來的陰郁不過是他庸人自擾。

        林容月看著突然柔和的楚辰逸,心頭也是暖暖的,“您想要的答案找到了,該回了,睿王。”林容月俯身向楚辰逸請安,希望他領情放她一碼。

        楚辰逸卻是只當不知,戲虐的看著她。

        “睿王莫要為難我了。”林容月面露難色,若是走漏了風聲,斷無死地了。

        “睿王,這里是后宮,我不過一小小的答應,睿王何必同我置氣。”林容月有些無奈,楚辰逸無賴起來,她一點辦法也沒有,再者,她如今只穿了里衣,就這般站著,著實有些冷的受不住了。

        楚辰逸戲虐的看著林容月窘迫的樣子,發現林容月竟冷的有些發抖,心有不忍,脫下外袍批在她身上,將她攏在懷里。

        “你且放心,本王不會對你做什么,不會讓你這么容易就死掉的。”楚辰逸柔聲說著,既然明白自己的心意,又終于知道了她心中并非無他,既然如此,自是要將她帶回身邊的。

        “睿王這般,是對皇上的大不敬。”林容月雖依戀這個懷抱,卻還是有理智的,這宮中鐵律,沒有一個妃嬪可以有偷人之嫌還能無恙的。

        “嗯。”楚辰逸淡淡的答到。

        “嗯?”這這般?云淡風輕?

        “知道了。”楚辰逸還是不放開她。

        林容月呆呆的看著楚辰逸,怎么感覺突然無法溝通了?

        “你且聽著,不準侍寢,不準侍寢,知道了嗎?”

        “啊?睿王您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林容月驚愕,且不說皇上不一定看的上她,若是皇上真看上她了,她還能拒絕,左右都是個死。“您剛說不會讓我去死,如今,還不是左右是個死?”

        “罷了,無所謂了。”楚辰逸想想,能阻止便阻止,如今她已入虎穴,他要護她周全,確是有些麻煩,裕太妃定然不會輕易放她。

        “睿王,請回吧!”林容月頭疼不已。

        “不,就想同你在一處。”楚辰逸不依。林容月無法,實在是

        “睿王是如何得知我的住處的?”林容月好奇。

        “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楚辰逸好笑,又有些懊惱,若是自己不要那么高傲,若是可以再無賴些問她一問,當日,定不會讓她入了宮,他在宮里的情況他自也都是知曉的,只是生著氣,不想管她不想理會罷了,可這才幾日,他卻早已按捺不住了。

        林容月今日乏累的很,如今又和楚辰逸斡旋了一番,更是疲乏,靠在他懷里,暖暖的,睡意襲來,便睡了過去。楚辰逸見林容月呼吸平穩,竟已睡去,便將她抱道榻上,蓋上錦被,不忘將外袍取出,以免落下。將林容月安置好后,楚辰逸便離去了。待林容月第二日醒來發現自己在榻上時,驚出了一身汗,回想昨夜,又見自己衣衫整齊,才放下心來,整理心緒,以免被人發現。

        “小主,今日起的這般早?”白蕊端水進來時,林容月已然起身連外衣都穿好了,坐在梳妝臺前梳理長發。

        “嗯。”

        白蕊擰了把手巾遞給林容月,“想來小主昨夜睡的甚好。”

        林容月聞言淡淡一笑,很久沒有這般安穩的睡過了,昨夜,很安心。

        “小主今日心情好像很好?可是有什么喜事?”白蕊好奇不已,小主難得這般,嘴角掛著笑意。

        “無事,白日里也沒什么事,讓杜鵑梧桐也歇歇吧。”林容月想著左右也沒什么要緊的事,這天氣寒涼,老是站在院里,也著實冷的慌。

        “是,小主真是天底下最好的主子。”白蕊笑著說到。

        林容月自是春風得意,她心心念念著楚辰逸,如今卻又得知他的心意,雖知不可能,然有這么一個人心里念著她,又能讓她念著,她已然滿足。不同于她的知足,蘇櫻雪又在殿里摔打,戀云殿里的奴才們也都見怪不怪了。

        “賤人!裝的什么清高?以為清高就能留住皇上?就能讓皇上魂牽夢縈?做夢!”蘇櫻雪將能砸的都砸了。

        “小主,消消氣,犯不著呀!”從云在一旁看著干著急,她這小主著實太沉不住氣了。“這些新晉的主子,都是有可能侍寢的,小主若想專寵,那定是不能的,皇后如何能容許?”

        “容許?還需要長樂宮的那位容許?哼!一個兩個的,都是賤人坯子!”蘇櫻雪氣不打一處來。“那鐘翩然,可有晉了位份?”

        “回小主的話,晉了嬪,也賜了封號,然。現在是然嬪了。”從云小聲回答,就怕又刺激了蘇櫻雪。

        “哼,裝清高也能裝個嬪位。”

        “小主,您可小聲點,若是讓外人聽去了,那然嬪定會發難的。”從云無奈的勸阻,她這個小主,脾氣發起來,根本不過腦子。

        “皇上呢?皇上今夜還會過來嗎?”蘇櫻雪發完脾氣又很是委屈,說好的歡喜她的呢?

        “奴婢不知,皇上過不過來要晚些才知道,一般都是晚膳過后,敬事房的公公端了綠頭牌讓皇上選,或者皇上自己指定去看哪位主子。”

        “那,可以讓皇上今夜過來嗎?”蘇櫻雪很是委屈,“你去,準備燉品,待會兒,我們去御書房找皇上。”

        “小主這”從云很是為難。

        “還不快去?”蘇櫻雪不管不顧,她只想要牢牢的抓住楚容隱。

        “是。”從云無法,只得照做。

        待從云將燉品準備好,蘇櫻雪自也是將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待到御書房,門外侍衛卻是不放行。

        “本宮給皇上備了燉品,讓本宮進去。”

        “抱歉,這位小主,沒有皇上的準許,任何人不得入御書房。”

        “那煩請您通報一聲。”從云柔聲說到,她怕她小主脾氣上來又口不擇言。

        “那你等著。”門口的侍衛看著蘇櫻雪臉生,又不知位份,不敢得罪。便入了御書房通報“皇上,門外有一小主求見。”

        楚容隱正在批閱奏折,“是誰?”

        “奴才不知。”

        “李德云。”楚容隱連頭都未抬。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