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無敵強者帝主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才是公主啊

    直到菲爾斯家族的搜索隊進入了叢林,這才打破了這片森林的寧靜。他們發現了污濁不堪的艾瑪,并且將其帶回了軍事營地。

    艾瑪最初見到人類的時候,她以為自己重新找到了溫暖,然而當冰冷的枷鎖套在了脖頸上,她才知道,原來最可怕的不是那些食人野獸,而是內心充滿了貪婪的人類。

    與她同樣年齡的奴隸還有很多,一旦有奴隸想要反抗,脖頸上的狗鏈就會噴發出強烈的電流。艾瑪就曾經見到過一個男孩,活活被電流燒成了焦炭。

    艾瑪雖然不懼怕那些電光,但是這個世界上有句成語叫做殺雞儆猴,她最終選擇了臣服,任由那些對著她們壞笑的大人,帶到一個個展廳開始售賣。

    艾瑪的能力雖然強大,卻只是強化了自身的防御,并沒有特別出奇的異能。身邊的奴隸換了一批又一批,只有艾瑪遲遲沒有被賣出。

    那些奴隸販子雖然發現了艾瑪的獨特之處,然而并沒有想到,她的能力有什么作用。

    就在艾瑪即將被人處決的時候,九渠找到了這顆璞玉,甚至不惜與菲爾斯家族發生矛盾,也要將她收攏到身邊。

    船廂內鐵錘敲擊鋼鐵的聲音讓她陶醉其中,她手中拿著赤紅的鐵塊,舉著一柄小錘在上面胡亂敲打。按照九渠的說法,艾瑪擁有比他還要出色的天賦,這讓小女孩十分高興。她終于不用在被人牽著脖子,走過一個個展廳,像是猴子一樣被人觀看。

    火星濺射到她稚嫩的皮膚上,卻沒有任何的灼痛感。她將手中的烙鐵敲打成可愛小熊的模樣,這才學著九渠的模樣,抹掉頭上并不存在的汗水,裝模作樣的欣賞起來。然而手中的鐵疙瘩,怎么看都不像是熊這種生物,反而更像是沒有毛的小豬。

    九渠將劍胚刺入水中,頓時蒸騰起大片熱氣。手頭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接下來的時間,就是要給小艾瑪傳授一些鍛造的基礎知識。

    當看到艾瑪手中的金屬小豬,九渠會心的漏出了笑容,不論艾瑪的手藝如何,單單是能夠打造出一個完整的東西,就已經讓他感到欣慰了。

    小艾瑪舉著手中的鐵疙瘩,炫耀式的舉到九渠面前,用生澀的華夏語說道:“師傅,快看小熊!”

    九渠臉色頓時黑了下去:“這是熊嗎?我還以為是豬呢。”

    夜梟站在船頭,海風帶著點點水花撲面襲來,淡淡苦澀味傳入嘴中,臉上卻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他已經看見了東方神州的輪廓,穿過茂密的林島,一道金色海岸出現在眼中。這便是他的故鄉,四大文明古國的發源地。

    這是一個善于發明的國家,因為有了蔡倫造紙,世人才能將知識傳承下去。可以說如今世界飛機滿天汽車亂跑都離不開紙張的出現。若沒有華夏人,你讓那些黃發碧眼的老外,發明一臺計算機試試。正因為有了火藥的出現,那些侵略者才能舉著火銃,一次又一次迫害這片美麗的土地。若沒有指南針的出現,整個世界還會因為海洋的隔絕,各自陶醉在獨立王國之中無法自拔,也不會知道世界居然如此廣闊。

    夜梟一直為自己的國家而感到自豪,華夏人也有驕傲的資本。

    西方諸國用野蠻的手段,掠奪走了華夏最寶貴的財產,將那些并不屬于自己裝飾掛在身上,然后炫耀一般的自稱是文明人。這也是夜梟從來都看不起那些,滿口仁義道德,背地里卻詆毀華夏人低俗西方諸國的原因。

    女王號沿海而上,一直走到長江入口,還未等客輪入江,夜梟就迫不及待的命令女王號靠岸停船。他寧愿用雙腳踏遍這片土地,一路走回自己的家鄉,也不愿意帝國的船只深入華夏內部。

    夜梟進入魔界之前,就給異能學院留下了火種,這么長時間過去,也不知道造就多少名頂級強者。

    在女王號船長惋惜的目光下,夜梟等人緩緩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因為常年的暴曬,水泥地面顯得有些蒼白,路旁的椰樹隨著海風輕輕搖擺著寬葉,仿佛在迎接他們的到來。

    荒涼的公路上沒有變異獸的蹤跡,也沒有人類活動的痕跡,更沒有魔族入侵的跡象。

    夜梟等人信馬由韁的沿著公路深入,除了從小就嬌生慣養的戴安娜小公主之外,所有人都像是飯后散步一樣愜意。

    九渠歸來的時候,帶走了不少鍛造材料,然而這些東西全部落在了艾瑪的肩頭。她瘦小的肩膀,如同扛著一座假山亦步亦趨跟在眾人身后。

    戴安娜小公主不僅將自己的行李,掛在了艾瑪的行李箱上,身體也懶散的靠在艾瑪身上,看那模樣就像是恨不得將自己也掛在艾瑪的背上。

    艾瑪沒有多說什么,首先戴安娜那點體重,對于她來說并不算什么。其次戴安娜可是帝國的公主,而自己身為一介平民,能被人依靠也是一種幸福。

    夜梟忽然頓住腳步,回頭盯著戴安娜冷聲說道:“女王號估計還沒走遠,如果你連這點苦也吃不了,那你還是隨船只一起返回帝國吧,我身邊也不需要你這樣廢物。”

    戴安娜看到夜梟發火,頓時緊張的站直身體,淚水在眼眶中不住的轉圈,一雙精致的小手攪在一起,一副隨時哭給你看的模樣。

    匠心扛著自己的短劍,回頭看向兩個女孩,眼睛微微一轉,便跑到艾瑪身邊,扛起一個包裹對她咧嘴一笑。

    艾瑪想要伸手去抓,她很珍惜現在的生活,深怕眾人覺得她毫無用處將她驅逐出去。雖然如今的體力活繁多,卻不想以前那樣,被人當成一條狗隨意擺弄。

    匠心嘿嘿笑道:“我幫你分擔一點。”

    艾瑪聽不懂匠心的魔族語,只能求助的看向九渠。然而九渠同樣聽不懂匠心說的話,只能鼻孔朝天觀察起晴朗的天空。

    對于九渠來說,他根本不關心匠心幾人到底來自何處,他只關心這些人手中的武器。如今他又找到了新目標,那就是二十皇手中的風雷戰戟,可惜索要了幾次,對方根本沒有搭理他的意思。

    戴安娜落在人群最后,小聲用帝國語嘟囔道:“搞什么啊!我才是公主啊!”

    日頭漸漸攀爬到正中,夜梟等人才遠遠看到一座小鎮。小鎮街道上依然是荒涼無比,廢棄的紙張掛在樹枝上,被海風吹得呼呼作響。

    夜梟與二十皇對視一眼,小聲提醒道:“小心一些。”

    他們能夠感覺到,小鎮之中有人,卻不知道為何,他們躲在暗處觀察著夜梟等人的一舉一動。

    夜梟停在一座旅店門口,旅店裝修的很不錯,一看就知道這里曾經是旅游勝地。旅店外側停放著不少廢棄車輛,還有一些武裝到了牙齒的越野車。

    旅店的玻璃門被人擦拭的很干凈,只是推開玻璃門的時候,或許因為缺少潤滑油的關系,發出了咯吱金屬摩擦聲。

    大廳門口被高高一層沙袋堵死,一個手舉步槍的褐發男子,神色不善的呵斥道。

    “這里是私人駐地!外人不得隨意入內!”

    男人的華夏語并不是很流暢,但是語氣卻是相當跋扈。

    夜梟看了看旁邊的匾額,上面用華夏語寫著:“新港歡迎您。”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會在這里。”夜梟臉色陰沉的說道:“這里本來就是旅店,我想來就來,你奈我何?”

    褐發男子一推槍膛,頓時瞄準夜梟幾人,嘴中譏諷的說道。

    “這家旅店已經被我們包下來了,如果想住店,就請你們去別處!”

    夜梟撇了撇嘴,似笑非笑的說道:“真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們將這旅店買下來了。你以為僅憑一把步槍,就能將我嚇走嗎?”

    夜梟一群人只有戴南娜緊張的躲在艾瑪身后,其余人卻是沒有一個將男子手中的步槍當成一回事。

    就在這時,一道囂張無比的聲音從樓道的位置傳來:“如果一把槍不夠,那再加上我們手中的槍呢?”

    夜梟環顧四周,發現二樓走廊上不知何時已經圍滿了人群。這些人品種很雜,有被烈日曬得通紅的白種人,也有如同黑碳的壯漢,就是沒有一個華夏人。

    夜梟再次看了看旅店的布置,心中有些納悶的想到:“沒錯啊!這里應該就是華夏的地盤,怎么會突然冒出這么多外國人。”

    樓上之前說話的那人,看到夜梟久久沒有動靜,還以為夜梟是害怕了,于是更加囂張的說道。

    “黃皮猴子!識趣的話,就趕快帶著你的人離開,否則我不介意讓兄弟們練練手。順便提醒一句,如果想要離開,就把你們手頭的物資留下!”

    夜梟忽然咧嘴笑了起來,緩緩抽出腰間的驚蟄骨劍,劍身剛剛出鞘,一道逼人的寒光幾乎閃瞎了眾人的眼睛。

    那名金發男子頓時吞咽一下口水,他的目光十分老辣,一眼就看出了這把劍的非凡之處。

    然而不等他開口索要,夜梟忽然松開手掌,任由骨劍自由落體。鋒利的劍身竟然直接刺入大理石地面,直接沒入了大半劍身。

    一陣悅耳的劍鳴回響在大廳,看的眾人雙眼發直。

    金發男子面色激動的用帝國語說道:“這是一把好劍!絕對能夠劈開二階變異獸的甲殼,一定要把它弄到手!”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