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梵花一夢

    第三十八章 查案招供

        見侯得海也不抬頭,想是還有些猶豫,夢梵對著蜜兒道:“你來幫我研磨,我要先畫個表出來!”

        蜜兒不知夢梵所謂的是何表?只是隨夢梵來到另一邊桌案前,為其準備好紙墨。

        夢梵心想,想要找出虧空出處,就先試試三大財務報表的現金流量表,想著便拿起筆,在紙上寫出對應的關鍵表頭項目。

        蜜兒好奇問道:“小姐這就是你所說的表嗎?”

        夢梵煞有介事地回道:“這叫錢幣流量表主要是用來統計錢幣的來源和運用去向,找出庫錢變動的原因和結果。”

        一旁竇照看得一頭霧水,驚異道:“此種查賬法真是新奇!”

        茉旖帶著花蕊來到竇照、夢梵跟前,“在下愿意幫大人查出這惡錢來自哪家商戶,請大人下令讓我等按照冊子逐個商戶私下盤問核查,想必那商戶家中還有如此惡錢。”

        竇照慌忙回道:“如此甚好,我這就派人手隨你們同去!”

        夢梵也停下手,“我這邊查賬和茉公子那邊還得不少時間,怕是總管等急了,大人先將虧空之事稟予他吧!”

        竇照點點頭,“妹……,竇大人所言極是!來人先將侯得海和這些管理賬目之人關入大牢!”

        被差役押往大牢的侯得海聽言,立馬喊道:“我要見總管大人!我要見總管大人!”

        竇照又上前拍了拍夢梵肩膀,“那你查吧,我先去稟予總管,你這邊可以隨時提審相關犯人!”說罷便離開了。

        夢梵畫完表,便與蜜兒、核查差役一起按照表中項目,查找印冊對應項目,并一一填寫入表中。

        忙活了快一日,夢梵和核查差役們總算整理出了這一年各個季度的“錢幣流量表”,對比就發現今年下半年的錢幣支出比以往大了許多,便壓來管理賬目之人詢問,可這幾個人面面相覷后,全都低頭不語。

        蜜兒來了脾氣,“我們辛辛苦苦查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找出些端倪,你等為何閉口不言!非要我們去請總管大人你們才肯嗎!”

        那幾人紛紛看向那年長者,可那年長者將頭抬起,面容平靜道:“我等實在不知呀!”。

        夢梵走到他跟前,“你們管理賬目,怎能連支出項目超常的都不知?怕是有意不說吧!不過我既能查出此處,就能以此往下細查各個支出款項,你等若還是不說,待我查出時,你們就是有意包屁,罪加一等!”

        那年長者當下心慌起來,叩首道:“今年六月縣衙支出就有異常,比往常高了好幾倍,只是侯縣令囑咐不要過問太多,我等也不敢再追究。”

        夢梵問道:“你等可知這些超常的支出都用來做什么了?”

        那年長者回道:“這個我們實在不知,只是聽侯老爺說,這些要用于官場打點。”

        身旁領頭核查差役道:“如此?竇大人何不提審下侯得海?”

        夢梵點點頭,“那就帶侯得海上來!”

        侯得海被差役壓了上來,夢梵走上前去,“縣衙內今年下半年從六月起支出就比以往高出了好幾倍,你到底是用來做什么了?官場打點用得著這么多錢嗎?”

        侯得海緩緩抬起頭,也不回答,只是嚷嚷著:“我要見總管大人!”

        領頭差役喝道:“總管大人是你說見就見的嗎?”

        正說著只見竇照一行人進了堂內,身后之人正是定州總管竇毅,他穩步走到侯得海跟前,“我已在此,剛剛竇大人問你的問題,你現下可以說了吧!”

        侯得海猶猶豫豫道:“此事牽扯甚大,小的只能和總管大人一人說!”

        竇照上前,“好大的膽子!”

        竇毅擺了擺手,正欲叫他們都下去,卻見茉旖帶著花蕊一行人匆匆趕來,茉旖走上前去,“稟告各位大人,縣內商戶都已經私下調查過了,發現冊子上有一戶賣胭脂水粉的商戶不見了蹤影,并在其鋪中找到了私藏的一些惡錢,與混入縣庫的惡錢大小一樣!”

        堂內跪著的那管理賬目的年長者突然插話道:“那鋪子可是叫蓄芳堂?”

        茉旖點點頭,“正是!”

        那年長者說道:“侯老爺與這商戶一直來往甚密!”

        “你這狗奴才!”侯得海破口大罵道:“枉我這么信任你們,不想大難來臨,你們一個個竟想著保住自己!還有這蓄芳堂的掌柜,真不是個東西,萬萬沒想到竟是他拿惡錢來害我!”

        竇毅望向侯得海,一臉威儀,“事已如此,你還不從實招來!”說罷又擺了擺手,示意竇照、夢梵等人下去。

        見堂內只剩下竇毅和侯得海兩人,侯得海哭著說道:“我招!我招!我全部都招!”

        守在堂外的花蕊疑惑不已,問道:“這侯得海先前一直嚷嚷著要見總管大人,見到總管大人又要單獨審問,到底是為何?”

        夢梵搖搖頭,心想:讓我查查帳還行,至于這些為官之人的花花腸子我是不知了。

        竇照笑道:“依我看,這侯得海要見總管大人,是怕我等將他招出的實情和證據引以為自己的功勞,不會給他減輕罪責,所以要當著總管大人的面招來!至于這為何要單獨審問,這個我就不知了!”

        花蕊又望向茉旖,“茉公子你向來聰慧,可知?”

        茉旖也搖搖頭,“這只能等總管大人出來才知了!”

        眾人正說著,卻見差役來報,“總管大人請諸位大人到堂內商議!”

        竇照、夢梵和茉旖被差役帶入了堂內,見到正被押下去一臉絕望的侯得海。

        坐在堂內的竇毅一臉憂慮,見到他們進來,示意大家坐下,緩緩說道:“這侯得海已經招供,這縣庫虧空確實是他挪用所為!”

        竇照慌忙起身,“那侯得海既已經招供,父親為何還是滿面愁容?他可有招出錢的去處?”

        竇毅眉頭微皺,輕輕咳嗽了幾聲道:“說是通過現已逃逸的蓄芳堂的掌柜,將錢財送與太子殿下了!”

        幾人聽聞無不一驚,夢梵站起身來,甚是激動,“那侯得海可有真憑實據,怎么可能通過一掌柜就可將錢財交予太子?”

        竇毅面容平靜回道:“那侯得海招來,說那蓄芳堂的吳掌柜與太子的岳丈云定興相熟,更是因為其引薦,一起同云定興吃過飯,那云定興到處為太子搜羅美女、珍寶,侯得海便想以此來巴結太子,進獻了不少珍寶錢財!”

        聽到云定興,在想想他那日在云溪館的嘴臉,夢梵不由為太子擔憂起來,辯解道:“太子殿下在壽宴之時,就已經說明,不得有人再向其進獻美女,想來就算和那云定興有關,太子也是不知情的!太子殿下為人寬厚率真,不可能做出此事來!”

        竇毅看著夢梵語重心長道:“聽你哥哥說,你這幾日核查縣庫,條理清晰,不但熟悉財務帳本之事,更是機智、聰慧,怎么此時卻有些感情用事,這查明案件講究的是真憑實據,怎能根據他人表露在外的個性來判斷呢?”

        竇照走上前,“依兒臣之見,不管此事與太子有無瓜葛,既然已經牽連太子,若上報予朝廷,怕是影響重大,望父親三思,從長計議為好!”

        竇毅嘆了口氣,“我又何嘗不知,只是縣庫虧空之事是受人密報,他能報予我,也能報給別人,更何況過幾日我就要入長安面圣,只怕無法從長計議啊!”說著,又看了看茉旖,“你對此有什么看法?”

        茉旖回道:“我覺得此事蹊蹺之處是在于蓄芳堂的吳掌柜,如若侯得海是通過其與云定興搭上線,那他應該是屬于共犯,應當和侯得海一樣急于將縣庫虧空之事掩蓋過去,就實不該將惡錢混于其中,借給侯得海;再者我等是私下盤查,但到達蓄芳堂時,已經是人去樓空,想來這吳掌柜是早料到事情會敗露,便早早逃之夭夭!”

        竇毅撫了撫胡須,“茉旖所想和我一樣,我已經派人去捉拿那吳掌柜,但愿能在我去長安前有結果!”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