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去萬界做任務

    蓬萊仙境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可知該怎么做了么?

        血凌怒視著血邪開口道:“不論勝負如何!你差點將血巖殺害的事情已經是事實!即使不是故意!但是如此冒失,如此容易急躁的性格我又怎能放心將大統領之位交給你?”

        “大統領是統領全族所有戰士的人!萬一哪天戰場之上因為你一時大意疏忽,因為你一時急切急躁急功近利而導致族人傷亡,到時候,怪你?還是怪我?!”

        “就按照這一點!我即使同意,族人們會同意嗎?!”

        血邪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他沒想到血凌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說他。

        而且,他也是聽出了血凌話里的意思,那便是:大統領之位,別想了!

        “你在偏袒血巖?”他的臉色在此時冷了下來,出言質問道。

        “你!”血凌的雙眸在此時猶如噴火了一般,面對血邪毫無尊敬的質問,他心中也是怒極。

        而這時,血鬼等人也是立刻跑了出來做出了狗腿子的典范案例。

        “族長大人,別生氣。血邪大哥只是因為被外人誣陷而被怒火沖昏了頭。”

        血鬼說著還看向血邪急聲道:“血邪大哥!我說的對不對,快給族長道歉啊!”

        血邪聞言之后,深深吸了一口氣后,也是低下了頭道:“對不起族長,是我言過了。”

        他的心中也是暗暗冷笑了一聲:“如此如果你硬要將大統領之位交給血巖,那么一些族人們肯定會出言抗議吧。“

        畢竟如今支持他的族人也不在少數。

        看到這一場又一場的戲,云希差點沒給血邪還有血鬼等人鼓起掌,喊一句精彩了。

        這演技至少也是影帝級別。

        而此時,血凌冷冷的望著血邪沒有說話,云希也是是時候的再次開口,微微笑道:“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一個人。”

        血邪聞言也是微微疑惑,心生警惕他不知道云希又要玩什么花樣。

        而血凌微微思索之后,嘴角也是露出了一絲微笑。

        因為半年沒有見到某人,他如今差點沒將這等重要人物拿出來說話了。

        “云麟。“云希微笑吐出二字。

        他此時緩緩轉身望向血鱗蟒族族人們,掃視一圈后開口道:“云麟便是你們族群之中的龍皇,唯一一個神級血脈化龍之人。”

        “如今,他正在蓬萊仙境之中,而我,之前所說有辦法讓你們全部降臨蓬萊之事,絕非虛言!”

        “以上真實性,我以我龍神之名做下黨報擔保!”

        說著,他右手輕輕一揮,天空之上忽然金光陣陣,一只黃金巨龍帶著無盡神威,龍吟之聲響徹云霄,尊貴的氣息再次灑落。

        令得所有族人皆是精神之震,猶如靈魂得到了升華一般。

        “龍神!!”

        “龍神萬歲!”

        一時之間,數不勝數的族人在這一刻皆是如同以往一般膜拜了下來,望著天空之上在云里翻騰的巨龍,眼中充滿了虔誠。

        而時隔半年,他們現在望向云希的神情再次涌出了一股熱切的崇拜。

        云希見此微笑道:“大統領之位統領血鱗蟒族所有強者!這個位置最合適的人除了血鱗蟒族實力高強天賦第一的云麟以外,還有其余人可以勝任代替的嗎?“

        話音落下,族人們的聲音猶如山崩海嘯一般涌來。

        “沒有!”

        異口同聲的大吼充滿了堅定的信仰傳入了血邪的耳朵之中。

        此時他知道,自己的算計已經落空了,而且幾乎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眼前這名人類男子。

        一股怨念自他心頭升起,望向云希的目光之中也是透露著無盡被隱藏下來的恨意。

        大統領是他夢寐以求的職位,如果沒有云希的出現,即使血凌強行阻止,他也有辦法將這個位置拿下。

        但是僅僅因為云希的幾句話,他的夢就這么落空了。

        “我要你死!!”他的心中瘋狂咆哮。

        而此時他也沒有再出聲說什么挑戰的話,因為方才云希的那一手也是讓他有了自知之明。

        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這也讓他有些慶幸之前云希并沒有立刻答應他的挑戰。

        而也因此,他的心中的不甘也讓他愈發怨恨起了云希。

        但是如今,他就算是傾盡腦汁也想不出對付云希的方法,一時間也只能將不甘放在了心里,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血凌此時也是借著云希的話緩緩開口聲音如同洪鐘一般響徹開來:“此前我以為我族龍皇在當日戰斗之中,與龍神一起為了我族安危而舍命相搏已經戰死,這是我的不對。”

        接著他話鋒微微高昂起來道:“但!天不絕我血鱗蟒族,在龍神大人的口中得知,我們族中唯一一個神級血脈,唯一一個龍皇如今居然還活著!而且還離開了困住我們血鱗蟒族千年萬年的鎮靈之界!這難道不是上天對于龍皇對于我們血鱗蟒族的偏袒與恩賜嗎!?”

        “當日,你們所感受到的尊貴氣息,便是龍神與龍皇二人所化的神龍所散發而出!”

        當時因為距離較遠,所以血鱗蟒族人并沒有親眼看到神龍真身,但是直到如今依然在他們心中虔誠的記得當時散發著的尊貴之氣,在血凌話音落下之后,所有族人皆是在這一刻虔誠的跪拜而下。

        “龍神大人萬世不朽!”

        山洪海嘯一般的聲浪直上九天,每一名血鱗蟒族人的眼中皆是在此時跪拜大喊。

        當然,除了血邪鐵青著臉站在原地,他怎么可能給云希下跪?這是在要他的命!

        而血鬼等人也是如此,除了他們以外包括血巖在內的族人也都是跪拜了下來。

        而血凌做為一族之長也是對著云希彎腰拱手。

        云希見此立刻扶住了血凌的手搖了搖頭開口道:“血凌族長不必如此,你是血鱗蟒族的族長其地位不說比傳說中的龍神龍皇這等稱謂來的尊貴,但一定也是平輩而交。”

        血凌聞言也是借著臺階緩緩直起了身子露出笑容道:“龍神大人仁善。”

        畢竟以云希如今的威望,就算讓血凌跪拜,后者如果不從,也許一些族人的心中也會心生不悅吧。

        云希對著血凌點了點頭,接著便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血邪的身上,這種能夠讓對方十分不爽還沒辦法反抗的機會他怎么能錯過呢。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血邪,后者因為他的表情忽然心里出現了不好的預感。

        “血邪對吧?還有你們的狗腿子。”云希淡淡出聲,讓的這些人皆是眼中噴火,但是也只能忍耐下來。

        血邪冷冷的看著云希沒有說話,但是血鬼作為狗腿子也一定十分合格的站了出來道:“嘿嘿,龍神大人有何吩咐?”

        “你們是血鱗蟒族人吧?”云希淡淡問道。

        “是。”血鬼立刻回答。

        “呵呵。”云希忽然冷笑了一聲,接著冷冷的看著眼前這些人開口道:“身為血鱗蟒族人,見到族中龍神不跪拜是何道理?”

        “眾族人不論男女老幼皆是虔誠跪拜,難道你們覺得你們比所有族人都要尊貴的多嗎?!”

        云希大喝之聲在血鬼耳邊作響,后者在這一刻沒有任何猶豫立刻跪了下來,接著另外一些狗腿子也在此時跟著跪下低下了頭。

        “不不不,只是龍神大神的神威威武,讓我等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我們這些人做為血鱗蟒族人自然是十分崇拜龍神大人的。”血鬼開口一臉諂媚道。

        “哦?”云希一挑眉頭微微笑道:“既然如此,日后你見到我便跪著講話吧,若是我心情好定然會賜你一場造化。”

        “這...”血鬼一陣錯愕,他說的這些不過是恭維的話,誰能得知云希居然直接將其做實還讓他見之必跪。

        “怎么?有異議?”云希臉色不悅道。

        “沒有沒有..”血鬼立刻搖頭,他怎么敢有意見,他可還想好好活著。

        “沒有就好。”云希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目光緩緩的轉移到了依然站立著的血邪身上。

        血邪自然感受到了云希的目光,一時之間也是怒道:“你不要太過分了!”

        他自然知道云希想要說些什么。

        “我過分?呵呵。”云希冷笑了一聲繼續開口道:“方才血鱗蟒族族長見到我也是拱手尊敬,你呢?眼中殺意簡直快要刺到我臉上來了!”

        “你對我絲毫沒有任何尊敬之感,并且還欲要謀害我,你難道并非血鱗蟒族之人?還是說你早就有叛變之心?亦或者是你對這個血鱗蟒族已經早就沒有了任何歸屬感!?”

        “連最簡單的信仰都沒有!你,血邪莫不是看不慣我看不慣龍皇大人?!更看不慣血凌族長?”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之前你“一不小心”下殺手的事情可真是有待考究啊。”

        如果血邪現在敢說的話一定會大吼一句:“我就是看不慣,怎么了!?”

        但是他不敢,在云希一句有一句誅心之語之下,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他能怎么說?怎么說都不行。

        “血邪....不敢。”血邪的這句話,他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內心的不甘充斥著胸膛,差點讓他瘋了。

        “既然不敢,你可知該怎么做了么?”云希淡淡道,一臉輕蔑的看著血邪。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