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蕭蕭夢里天使來

    第一百六十三章 狗屁膏藥

        就這樣靜哲帶著婆子回去了,陳致遠對于來路不明得人一向忌諱,但是看媳婦兒風輕云淡的樣子,便將人留了下來。

        但是命人暗中觀察著,命這人只能在外院灑掃,不得靠近內院一步。

        現在他的靜哲生產在即不得不小心。

        他又忙著準備給弟弟看病,決不能有什么岔子,他按照安安說的,準備著一應物件。

        三日后,安安準備好了一切所用的物件,便帶著鄭大夫和選好的徒兒,去給徐明軒治療。

        安安先讓她的徒兒們進去做好消毒工作,以及術前的各種準備,讓鄭大夫實施了麻醉。

        徐稼軒擔憂的跟安安說“拜托了安安”

        安安笑著給了他一個加油的動作,一如當年他生病時一樣,他突然就從這笑容中得到了力量。

        安安扭頭進入。門被兩個侍衛把守著。

        徐稼軒在外面等候著,他的內心并不平靜。靜哲則在徐稼軒身邊陪著給他鼓勵,她也好奇這安安到底有多強大的醫術。

        徐父躺在床上,也時不時差人問候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靜哲起來坐下,起來坐下,不知走了幾圈,徐緊張了就喝點茶,一壺一壺,也不知喝了多少水,去了幾趟廁所。

        最后靜哲終于累的回去休息了。而徐稼軒也靠著輪椅,有些無精打采了。

        門吱呀一聲打開。

        安安的小助手們有序的端著血衣,血水出來。

        南風趕緊推徐過去。

        一個年紀不大的孩子說“師傅說手術很成功,請公子放心,她等會兒處理完,還要觀察半個時辰才能出來,請公子配合我們先把這些清理掉,然后給里面的公子準備好休息的地方。”

        徐稼軒道“南風去處理”

        南風便領著人交給了管家。

        徐繼續等著,等了一個時辰,安安終于出來。

        安安知他憂心道“徐大哥放心,手術很成功,人已經醒來了,麻沸散藥效剛過,他可能會無比疼痛,還請您鼓勵一下他,今天我也得歇在這里,隨時觀察他的情況,麻煩徐大哥準備準備,我們大約留下4個人”

        徐道“多謝安安,大哥不知怎么謝你!”

        安安笑著道“西南有急,大哥也義無反顧的支持,這點算什么,您千萬別跟我客氣,否則我受不了的”

        徐道“那你先歇歇,我去看看明軒”

        安安點點頭,她也實在是累了。便讓鄭大夫盯著先下去歇著了。

        靜哲聽說安安手術成功了,連忙跑了看,夫妻二人問明軒他感覺如何。

        明軒咬牙忍著痛到“大哥,嫂子,我很好”

        徐稼軒安慰了會兒弟弟道“你別擔心,安安說手術很成功,這回好了,你就能與往常無異了”

        明軒激動的點點頭,但是一個點頭也令他痛的無以復加。

        靜哲道“看來,這安安是真有本事”

        徐道“那是自然,你叫人快告訴父親一聲,讓他安心。”

        靜哲便離開了,徐繼續陪著弟弟。

        就這樣一天一夜后,徐明軒終于好受了許多,由于安安處理得當,他安全的度過了危險期。

        不過對于屁股上打針,和輸液這種神奇的治療方法,徐稼軒都有些緊張,安安不知用的是什么玩意兒。

        安安留了徒弟照顧,這才回去休息。

        結果安安在醫館內又遇到了那公子。

        那人似乎等候了有一會兒了。一見安安回來,便高興的道“神醫這是去哪里看診了”

        安安道“你怎么又來了不是讓你把藥吃完再來嗎”

        那公子笑著道“是神醫說,在用你藥期間都必須清心寡欲,我在家實在忍不住,覺得神醫這里到是個清凈的地方,因此來坐坐。”

        安安無語道“公子,您要找一處安靜的地方還不容易,和尚廟,聽聽佛音去,保您六根清凈,我還有很多事忙,恕不奉陪”

        那公子也不惱,笑著道“神醫且忙,我就自己坐著絕不打擾”

        安安無語道“隨意”

        結果安安教徒弟,他在旁邊旁聽,安安給別人看病,他就搖著扇子看著。把這醫館當他家一樣。

        安安真的惱火了,這是哪里來的狗皮膏藥,安安道“公子到底想怎么樣”

        皇上看她炸毛了,笑著道“神醫安心做事就是,龍某覺得神醫不錯,想和神醫交個朋友”

        安安道“多謝您看得起,我的鐵桿兒多的是,不少您一個,有病看病,沒病別套近乎。”

        那公子笑著道“我有病可是神醫親自診斷的,怎么難道是神醫誆我的,那我可得好好找你說道說道”

        安安實在有些抓狂“這哪來的神經病,長的人模狗樣的,以為她看不出來是來搭訕的嗎?”

        安安道“公子這病需要靜養,懂不懂,快些回去歇著,不用勞累,等藥吃完再來”

        那公子喝了口茶,無動于衷。

        安安道“告訴你啊,你要是來找茬的,可以打聽打聽,本神醫可是宸王的未婚妻,麻煩您搭訕也找對地方”

        那公子恍然大悟道“噢原來神醫是名女子龍某以為神醫是個公子,本有意結為朋友的。到是冒犯了”

        安安道“現在既然知道了,就快走吧”

        那公子笑著道“龍某本是誠意結交,既然小姐不便,那便告辭”

        安安看著尊神經病終于走了,長長的吐了口氣。

        實在疲乏了便在醫館先歇了。

        皇上近來在皇宮著實無聊,一想到這個女子頗有趣,便不知不覺得來了這里。

        他突然有些羨慕蕭裕了。這女子當真是個妙人。活潑生動,有個性,比起宮里那些唯唯諾諾的女子,確實令人歡喜。

        而他的再次出現,令侍衛甲和乙終于忍不住了,這皇上看安安可是有些不對勁。

        因此這二人準備秘密告訴主子,讓他來看看小姐。

        說來也怪,這主子自回京后便沒有主動來找過小姐。難不成這里面有什么故事

        可也不該呀,明明在西南好的很。

        二人猜測不透,最終決定再觀察觀察,萬一搞錯軍情,令主子憂心怎么辦

        記住網址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