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寒松傳

    十、野祠

        荒野上,一人牽著馬踽踽而行。

        午后下起了雪。傅易的馬狂奔了一日,不愿再跑。傅易下馬牽著它往前走。韓松裹著斗篷,雙手緊抓著馬鞍上的皮革,感覺自己頭腦昏沉,身體麻木。兩塊墨玉墜子垂在她脖頸間,像一股冷泉般冰涼地摩擦著肌膚。她以為這能讓她保持清醒,但猛一回神時,發現自己的身子正不知不覺往下滑去。

        一只手伸來,有力地扶了她一把。傅易勒住馬,問道:“累了?”韓松心知不能逞強,于是點點頭。

        傅易往四周看去。他面頰深陷,雙唇緊抿,看起來成熟了不少,末了說道:“方才路過一間棚屋,我們去借住一宿。”

        韓松想問追兵的事,又覺得傅易應該心中有數。她實在累了,便點頭默認。傅易調轉馬頭往曠野里走去,過了片刻,果然看見一棟不大的棚屋出現在面前。這屋子不及一人高,幾乎難以被稱為“屋”,頂上鋪著干枝椏和茅草,四面由彎曲的木頭拼湊搭成。在周圍荒草與積雪的掩蓋下,幾乎與地面渾然一體。

        傅易把馬拴在一根較粗的梁木上,給它拖過一些枝干擋風。韓松發現那根木頭深埋在土地里,向上生發出不少光禿的枝干。再仔細看時,皸裂的樹皮間隱有綠意,這棚子居然是借著一株原本長在地上的樹搭的。

        內里黑洞洞的,傅易彎腰看了一眼,鉆進棚中,腳步一頓,幾乎要往后退去,隨即說道:“進來吧。”

        韓松小心地走進棚中,發現里面還算整潔,能容三四人對坐。地面上有一個不大的石頭堆成的燒火坑洞,邊上鋪著一條草席。那株被充作梁木的樹上雕著一個人臉,工筆甚為拙劣,但在黑暗中看上去頗為逼真,是以傅易吃了一驚。再仔細看時,人臉之前放著幾個不完整的瓦盆,瓦上擺著一些黑綠相間的草團和葉片。地上還有一些淺淺的灰燼。

        傅易說道:“是個野祠。”

        草席已經干枯褪色,碰一碰稀疏作響。傅易鼓搗一會兒,把火點燃了。韓松伸手在火堆旁,看見泥水和血水把細白的手掌染得烏黑。她心里又是迷茫,又是困惑,只看著火焰發呆。過了一會,傅易在她身邊坐下,輕聲說道:“別害怕,我會帶你平安回家去的。”

        他不說也罷了,這么一說,韓松淚水簌簌而下。傅易出乎意料,不知道如何勸慰,僵坐在一邊。他不知道幾日之前,韓芷和韓柳都說過類似的話。韓松自己哭了一會兒,喘了一大口氣,說道:“要是遇到為難的時候,請傅將軍自己保重,不用管我。”

        她不熟悉此間的說話方式,講得有些生澀拗口。傅易片刻才明白過來,十分驚訝,說道:“你不要胡思亂想。”

        又道:“我向你叔父許諾要帶你出去,你這樣說,是覺得我是隨意毀諾的人嗎?”

        他有意要安撫韓松,所以沉下語氣,佯裝成要生氣的樣子。

        韓松聽他這么說,也知道說了無用的話,更覺沮喪,低聲說道:“我相信傅將軍不會拋下我。但覺得傅將軍是好人。若被我拖累,很不值得。”

        過了一會,又喃喃道:“我一路遇上的人,全都是好人。”

        傅易聽出她十分誠摯,知道她親友喪盡,不由默然。他伸手摸了摸韓松的頭發,笑道:“放心吧,我命硬得很,憑你的能耐,且還克不死我呢。”

        兩人說了這一番話,無形中親近不少。韓松把臉擦凈了,傅易拿一個完整的瓦盆盛了積雪,在火邊加熱。韓松看那張樹上的人臉在火光下陰影浮現,頭頂有個樹冠,是張目注視的樣子。她想起傅易之前說的話,便問道:“這是本地的神嗎?”

        傅易說道:“景州風俗我也不十分了解,不過聽過一些故事,丹巖有位樹靈。”

        他拾起一個供在靈前的草團,端詳片刻,也放在火旁烘烤,說道:“據說上古時候,四方陷入戰亂。此地的人民沒有依靠,整日哀哭不止。

        “有一個年輕人,家里貧窮,靠著一顆樹結廬而居。那年輕人沒有家人,便與樹說自己的心里話。他說道:我如今要保衛家園,上陣殺敵,卻沒有鋒利的兵器,想必不能活著歸來,今日便來與你作別。”

        韓松聽了,十分有感觸,問道:“于是樹木顯靈,授予他兵器了嗎?”

        傅易說道:“于是樹木托夢對這年輕人說:世上有精石,可以鍛造利器。我欲要把它的位置告訴你,但是不能直言。你把我身體砍倒,我的血流去匯聚的地方,往下挖掘,便能看見寶藏。

        “于是年輕人便把樹木砍倒,破口處流出綠色的汁液,并不就地凝固,而是往前流動。流到高山之下,暈染了一片巖石,往下挖掘,果然看見了玄鐵,可以鑄造兵器,打敗敵人。”

        韓松聽得目瞪口呆,道:“所以此地叫丹巖?”

        又顰眉道:“可是樹血不是綠色的嗎?”

        傅易一時語塞,苦笑道:“還有另一個說法。”

        他見韓松看著他,便繼續說道:“說是年輕人把樹木砍倒,破口處流出綠色的汁液往前流動。但是走到一半,遇到溪流,便徘徊不前,停住了。往下挖掘,也沒有得到寶藏。

        “年輕人見了,說道,一定是樹血不夠的緣故,我的血液不也是血嗎?于是割腕取血,加入到那綠血中。果然血水跨過溪流,停在高山下。染紅了一片巖石,伴生綠色碎片。年輕人血盡而死。人們見了異象,往下挖掘,果然得到玄鐵,造出寶劍,驅除敵人。”

        韓松聽完,知道傅易看她年紀小,隱去了一半沒有講全。她聽了果然也心有戚戚,說道:“這故事好不講理,樹靈知道鐵礦在哪,為什么不能直說,要耗費兩人的性命?”

        又道:“這樹靈本是要救人的,卻把他害死了。”

        傅易見她臉色活泛些,笑了笑,說道:“傳說故事,本就沒有道理。”

        他把瓦片里燒熱的水遞給韓松,韓松喝了一半,又遞回給他。傅易又遞給她兩個綠色的草團。韓松確實餓極了,但見是樹靈前的貢品,心生猶豫,說道:“這是給神靈的。”

        傅易挑眉說道:“你不是說這樹靈不講道理嗎?”

        韓松道:“我是想,對上供的主人家不太尊敬。”

        她話雖如此說,知道禮俗不如性命要緊,還是拿起草團咬了一口,吃起來是麩皮、干飯與野菜的混合。即便是一日沒有吃東西,也覺得毫無食欲。但擔心之后沒有吃飯的機會,還是就著雪水咽下了。她想起在驛站時案上竟有肉干,不由恍如隔世,更別提過往的經歷。

        傅易手里折了一根枝干,在地面上寫寫畫畫,看上去像一幅地圖。不久后他把地上的圖案涂去了,枝條在手里擺弄,開始輕輕敲擊空瓦盆。他試了幾次,敲出高低錯落的幾個音符,竟逐漸成了調子。韓松默默聽了片刻,節奏起初歡悅,逐漸遲緩,回環往復,充滿悵然。雖然十分簡樸,卻有未盡之意。傅易一曲擊罷,她喃喃說道:“好像在做夢。”

        傅易笑笑,把枝條丟到一邊,說道:“不經離別意,焉知昨日歡。”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