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寒松傳

    十一、荒村

        韓松夢中感覺冷風陣陣,總是透過茅屋的縫隙刮在自己身上。到了后半夜,風好像停住了,四下里變得平靜一些。她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上裹著斗篷,天光從墻面的枝椏間投射進來,已經是早晨了。

        她揉揉眼睛,坐起身來,發現火堆只剩余燼,傅易不見了。

        她心里悚然一驚,一骨碌爬起來,鉆出草棚。荒野上滿目蕭條,長草上板結著一層層冷霜,她幾步跑到棚屋旁昨日傅易拴馬的地方,發現樹枝被草草移開了,馬也不見了,只留下一些凌亂的印痕。

        她呆立了一會兒,慢慢往回走。路上尚有馬蹄足跡,通向遠處林地。她心中思緒混亂,一時想道:若現在追趕,或許還能追上。一時又想:別人若不想帶上我,即便追了又能如何。過了一轉念,又懊惱地想:難道你自己的性命,不值得追一追、試一試嗎?

        她鉆回棚屋中,看到傅易給她的斗篷跌在地上,是好大一疊。她心情復雜地看了一刻,俯身要撿起來,竟沒拉動。原來斗篷一角被什么壓著,她拽了一下,布料里黑沉沉地跌出一塊東西,發出咯噔一聲悶響,是柄帶鞘的短劍。

        雖說是短劍,也比她小臂還長。韓松抓住劍鞘,用力拉開,跳出一截明亮的劍刃,在陰暗的棚屋里宛如一道白光。

        她雙手捧著短劍,心里更加茫然。這時候只聽棚外索索細響,是腳步的聲音:有人走來了。

        韓松抬頭一瞥,只看到一道黑影,等她反應過來肯定不是傅易時,已經來不及了。那人掀開門口的草簾,敏捷地彎腰鉆進了棚屋里。但仿佛未料到屋中有人,身形一頓,半跪在門邊。

        兩人面面相覷。韓松發現那黑影原來是一個黑瘦的半大男孩,臉上十分臟污,穿著看不出顏色的短衫,只有雙眼黑白分明,十分明亮。

        他手里拿著一個碎裂的瓦盆,里面有幾個青黑相間的菜團。

        一陣沉默。那男孩忽然開口說話,他語氣急促地說了一串,韓松沒聽明白,只看到他目光不時看向那樹靈的刻像。

        她看這男孩并沒有惡意,想起傅易說的樹靈野祠的事情,頓時心生愧疚。讓到一邊,指著那空瓦盆說道:“對不住,我把你放的貢品吃了。”

        她說完了,也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懂。忽地見那男孩把瓦盆一放,雙膝跪下,向她咚咚叩了兩個頭。

        韓松大吃一驚,還沒反應過來,男孩又躥起來,一把奪過她手里的短劍,鉆出棚屋,往外面跑去。

        韓松叫道:“等等!”

        她眼看對方閃進長草間一條隱約的小道,飛快地跑遠,猶豫了一瞬,拔腿向他追去。她到底是個孩子的體力,沒跑多遠就上氣不接下氣,前面也不見了人影。她往回看看,發現棚屋也不見了,想到這四下里可能再也看不到人煙,還是咬牙往那條路上繼續走去。

        又跑了一陣,忽然看見了房屋的影子。再走近一點,看見一條小河從荒草間蜿蜒而過,那些房屋都是沿河流而建的。

        韓松走到河邊,河面上結著一層薄冰,冰面上倒映著晦暗的天光,冰面下有許多相狀怪異的黑影。她頓時后退了一步,只怕要看到一些怪異的死尸,然而定睛看時,卻發現是各種樣式做工簡陋的家具,大的有臥榻幾案,小的有瓦罐盆缽,互相用繩索捆在一起,沉在河床上。裂開的柜櫥旁散落著鍋碗,滿是銹跡的銅壺上包纏著茅草和漁網,在薄冰下的黑水里沉浮著。

        韓松不明就里。她沿河走過村莊,兩岸屋宇四散,大概有數十戶人家。她走近了,才發現這個村子里根本沒有人。所有房屋的門窗都用土石堵住,縫隙長滿荒草,有些門框中卡著巨大的深色木頭柜子,堵住入口。那些柜子上大下小,形制很怪異,韓松看了一會兒,猛然反應過來:那些都是棺材。

        一只大鳥撲啦啦地從一座半塌的屋頂縫隙中飛起來,在這寂靜的街巷中激起陣陣回聲,把韓松嚇了一跳。那只鳥落在滿是枯藤的屋梁上,啼叫了一聲,原來是一只長出了尾羽的公雞。

        她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這村子里的居民大概是為了躲避戰亂,提前逃走了。所以用木石堵住門窗,以示屋中無人,又把帶不走的家具都扔進水下,只盼能躲過劫掠或火焚。她望回那些在河底搖擺的粗糙家具,正看見一個瓦罐中游出一群細小的溪魚。她默默地在河邊站了片刻,一回頭,卻看見之前那個男孩正站在她面前。他手里已經沒有了短劍,不知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韓松見到他,大松了一口氣。那男孩卻臉色不虞,嘴里喃喃了一句什么,語氣忿忿,聽起來是罵人的話。

        韓松料想他是這村子里的遺民,心里很覺惻然,說道:“你要那把劍,就給你好啦。”

        又道:“我拿著它也做不了什么。”

        男孩搖搖頭,往前走去,快步走了不遠,又回頭看韓松。韓松小跑起來跟上,見他出了村子,往前方的樹林走去,她心想:若是他要害我呢?又想:我身上也沒什么可圖的。

        林中樹木逐漸茂密,地勢起伏,形成不少丘洼。男孩低伏著身體,敏捷地從枝葉間穿過。韓松看見枝葉綽約間有不少鑿開的巖穴,其中一些洞中架著篝火,散落著簡易的炊具。她于是隱約明白了:不少村民雖然離家,卻沒有走遠,而是躲在附近觀察,只盼兵亂過了,就可以回家去。

        再走出一段,男孩蹲下身體等在巖穴邊,似乎在觀察前方密林里的情況。韓松被他的神態感染,躡手躡腳地跟在他身后,一低頭時,卻正看見枯葉間一只青紫色的赤腳。

        韓松此時也見過了不少死人,還算鎮定。再認真看去,只見幾具尸體躺在樹叢中,都身體瘦弱,滿身流血。有老有少,還有女性,形狀慘不忍睹。她抬頭看那男孩,見他面色緊繃,目不斜視,又起身往前走去,于是也慢慢跟上。一路上連續看見了七八具尸體,看樣子都是被利刃所殺,有些肢體殘破,似乎已經被走獸吞噬。有些則似乎剛遇害不久,血液滲透,把石礫染成紫紅色。

        越往樹林深處走,那男孩就越發謹慎,每走一步都側耳傾聽。走過一處滿是枯藤的巖壁之前,他突然伸手按了一下,把那些枯藤揭開一塊,鉆了進去。

        那洞口還沒有韓松高,韓松探身進去,一抬頭,乍見黑洞洞的隧道里閃著許多幽幽的亮光,吃了一驚。過了一會兒,雙眼適應了黑暗,才看出是十幾個衣衫襤褸的人。老老少少轉過頭看著她,俱都面黃肌瘦,一聲不吭。

        她開口說道:“你們——”那男孩一伸手,差點按在她臉上。她反應過來,自己捂住嘴,閉口不言。男孩靠著巖壁坐下了,韓松默默坐在他身邊,與這一洞村民面面相覷。一時間萬籟俱寂,只有隱約的天光從洞口偽裝的藤蔓間穿透進來。

        過了不知多久,韓松隱約聽見洞外傳來交談的聲音。她湊到洞口邊望去,看見一些穿著黃衣的人,都披著草甲,幾人肩上扛著長刀,木柄上系著青色布帶。他們互相大聲說笑,在樹叢間走過,用長刀在地上胡亂劈砍,仿佛在搜尋什么。

        那男孩半蹲在她身邊,緊盯著那幾個士兵,面色凝重,雙眼一眨不眨,忽然雙手一動,從衣衫里取出什么東西。韓松一眼看出正是那柄被他搶去的短劍,她驚得魂飛魄散,一把拉住他,小聲說道:“你是要去報仇嗎?”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