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木葉之賊手

    第五十六章 三招劍術

        戍守城墻的任務很無聊,即使夏樹始終有事做,比如提煉查克拉填補‘深坑’,可這種幾乎形成規律的事,總是令他產生一種在養膘的錯覺。

        查克拉是由精神能量與細胞能量融合而得,兩世為人的夏樹,精神能量自然不缺,所以想要提煉查克拉,更多的就需要補充細胞能量。

        細胞能量從哪來呢?當然是食物,吸取日月精華、天地靈氣的就不是忍者了,而是仙人模式,所以夏樹每頓飯都吃得飽飽的。

        所以,‘養膘’這種說法已算得上是往好聽的說了。

        一晃眼半個月時間匆匆流逝,那招風遁·大突破,夏樹早在十幾天前就掌握了,的確如青木玄之介所言,比較風切與獸波掌,這種凝聚烈風吹襲敵人的忍術,在查克拉操控力上雖然有要求,重點卻是在查克拉的量上,以之前夏樹的查克拉量,也就是勉強能夠釋放出來罷了。

        金髓丹藥力漸發,無論是體魄還是查克拉量,都略有增長,夏樹推測待藥力耗盡,他的查克拉量較之從前,差不多得翻一番。

        這是極大的長進,至少風遁·大突破這招新修煉成的忍術,也可以運用在戰斗之中了。

        有所進步的不止夏樹自己。

        就在不久前,踩水訓練還差那么一些的久野黑雨,都已經順利釋放出了他所修煉的土遁。

        夏樹與其對練過,當然,是久野黑雨發起的挑戰,并且強迫他應戰,那對戰結局自不必多說,但倒是也看出來了久野黑雨在忍術上還算有些天賦。

        或者說,土遁天然與久野黑雨這種性格憨實的家伙匹配,嗯,這純屬夏樹腹誹瞎猜的,畢竟他沒有土屬性。

        “夏樹!吃飯了!”久野黑雨大咧咧的聲音從城墻下傳來。

        夏樹側著頭對其揮揮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頗有些迫不及待地就翻身踏墻而下——隨著暴風雨前的寧靜愈發寧靜,幾乎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所以夏樹將查克拉填坑的動作也就越來越大,就在剛才久野黑雨招呼吃飯的那瞬間,夏樹將八成的查克拉都填了進去,此刻繼續補充能量!

        但是這么搞,就算是兩世為人累計的精神能量,近幾日夏樹也感覺有些吃不消了,仿佛被掏空!

        不過辛苦是辛苦了點,感受著‘次元賊手’的坑逐漸被填補,也算是痛并快樂著。

        畢竟,在這個無依無靠的殘酷世界里,他所能依靠的,也就是這根金手指了。

        即使這玩意使起來坑的簡直像抽卡……

        執守城墻到夜半時分,逐漸開始輪替換防,先是城內的巡邏隊,之后才是城墻的戍守。

        青木小隊乘著朦朧月色返回住所,夏樹倒是想要來點夜宵,填補一下空蕩的胃,然而物資實在緊缺,有這種想法,卻沒有這條件。

        一睡解千愁。

        一夜無話。

        翌日。

        按照上忍錦矢沙梨策劃的《值守輪替計策書》,小隊在白天有半日的自由休息時間,所以夏樹早起到訓練場里練劍。

        青木玄之介對這冊標注著‘青木隊’字樣的計策書,并沒有太保密,當然,這不是他玩忽職守。

        事實上從值守輪替的安排上不難看出來,這種規律拉得有很長就自然很難摸準的安排,其本身就是為避免敵人察覺到輪替規律。

        從這一點上,錦矢沙梨做的足夠出色。

        所以青木玄之介手里的這冊,只關乎這支小隊,自然無須太過保密,畢竟完整的《計策書》,唯獨錦矢沙梨才有。

        訓練場內修煉的忍者不算多,夏樹選擇了一處角落,進行基本的揮刀訓練。

        所謂熟能生巧,一如古龍武俠中的傅紅雪般,每天練習拔刀的動作不下萬次,終有一日刀成了他手臂的衍生,與他的思想連成了一體,所以當思想到達的時候,刀已赫然在那個位置,行在意先,大抵如是了。

        夏樹不知道他能否有一日抵達那般境界,但他確定的是,如若不去做,那么就什么都達不到。

        除了基礎的揮刀以外,夏樹也開始鉆研前身父親所留下來的劍術。

        劍術共有三招,依次為:飛羽、纏絞、逆拂斬。

        三招劍術并非同一流派,具體源自哪種流派,已不可考。

        其中,飛羽是突刺劍術,與夏樹掌握的二影葬略有相似,所以也是此刻他最先開始琢磨的。

        纏絞則是一種以劍粘連對手兵刃的獨特技巧,想要掌握必須經過長期的磨練。

        逆拂斬,一如其名,是一招與敵短兵相接時突然變向折返逆回的詭異劍術。

        太陽逐漸升高,空氣開始燥熱起來,風之國的晝夜溫差變化極大,對于長期生活在溫暖的忍界中央的木葉忍者來說,這種環境實際上是有些難受的。

        少年的身上開始滲出汗水,但他握刀的手依然很穩,從這點來看,確有用劍的天賦。

        丸星古介站在訓練場外的一座圓頂房舍之上,俯視著練劍的少年,直到少年手臂微頓然后收劍,才縱身跳下,走上前去。

        “古介前輩?”看到來人,夏樹略微一怔,隨即又見對方裝備整齊,仿佛有什么任務要去執行。

        “嗯。”丸星古介頷首微笑,瞇著眼瞅了眼少年握著的忍刀,道:“夏樹君天賦出眾,或許有機會咱們可以切磋一二。”

        “嗯?當然好!”夏樹反應過來,連忙頷首應聲,“獨自修煉總是有些枯燥呢。”

        壓下躁動的心,夏樹一語帶過,眼眸瞥了下丸星古介背好的燉鍋,疑惑道;“古介前輩這副打扮,是要外出嗎?”

        “嗯。”丸星古介點頭道:“是臨時抽調,你也要一起去。”

        聽到這話后,夏樹不由一怔,隨即就有了揣測。

        “是外出搜尋食物?”他問道。

        “是,籌備決戰,儲備物資略有些緊缺,緊需進行補充一番。”丸星古介道:“小隊內就抽調了我們兩個,青木隊長、久野君、平野君依然執行戍守任務。”

        聽到這里,夏樹問道:“什么時候出發?”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