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戰術人形的廢土工坊

    第四十六章 匡扶“美”室計劃

        身為一名士兵,戰斗技能固然重要,可如果想要在戰場上活下來,而且還是在二百年前的那種極其慘烈的修羅場上幸存,個人的戰斗能力其實已經沒那么重要了——在平均戰斗水準達到非常夸張程度的安克雷奇戰役中,參戰雙方投入的全是精銳部隊,指望著靠平時那過硬的戰斗能力,還不如把希望寄托在對手扣扳機的時候打了個噴嚏。

        你是個兵王,俺也是個兵王.jpg

        何況,作為【精英兵種】動力甲馬潤,當年奈特的主要作戰任務還是對抗正面的步兵和裝甲部隊,動力甲的長處也是單人高防御高火力,真要碰上對面人手黑科技隱形甲+高斯開罐器的精英小隊,奈特覺得自己基本也是回不來的。

        奈特回想起當年的慘烈戰役,唯一的感想就是,作為一名士兵,有時候真不用想太多。上級給你什么命令你就當自己是個工具人,老老實實照做,不要總想著戰場權變,那是指揮官們需要考慮的事情。明白自己的立場后,就不會有太多的思想包袱——反正基本上所有人都會死,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之后去見上帝的時候也能灑脫些。

        最初奈特還會因為戰友的死亡而憤怒、悲傷、渴望復仇,可這種事情一旦經歷的多了,人也就自然而然釋懷了,沒經歷過一次戰斗,類似的事情都必然發生,他身邊如此,敵人也是一樣。所以到了戰爭的中后期,奈特便發現自己已經很難在戰場上,回頭多看一眼倒下的戰友了。

        有時候,奈特很羨慕他當年的那些“老對手”。

        這些人仿佛天生不懂什么叫悲傷,一度讓奈特以為自己面對的是沒有感情的機器人的部隊,但當戰斗進入白熱化的階段時,對方無視炮火沖鋒的狂熱姿態,又讓奈特感到由衷的畏懼——因為奈特也敢沖,但是他十分確信,自己沖鋒的時候,臉上絕對不會洋溢著幸福的色彩,生命如同韭菜一樣被隨意收割的戰場,人類應該本能地感到恐懼,即使能克服恐懼繼續戰斗,臉上的神情也該是猙獰扭曲如同野獸一樣才對。

        他沒有深入去了解過敵人,因為軍規不允許。就奈特所知,戰爭前期有不少根正苗紅的戰士,在接觸到了敵人的宣傳后,就被“邪惡”的理念所洗腦,最終叛變。因此到了奈特這時候,誰如果對敵人的政治思想表現出了一丁點兒的興趣……基本上就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

        軍法處的“戰友”們,即使什么話都不說,站在那里,都能讓奈特感覺到一股不寒而栗的戰栗感——而這種感覺,他在眼下這群自稱為【英克雷】的軍人身上,也察覺到了。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妻子被殺害,兒子被奪走,奈特的精神無疑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但老兵的心理素質,讓他連沉溺在背上之中的機會都不給,強行將奈特的精神拉回了現實——這讓奈特越發對自己的從軍經歷感到抵觸。他原以為已經從那所謂的戰后綜合征中恢復過來,但有些“習慣”恐怕是這輩子都很難改變了……比如說,對死亡的淡漠。

        不過,這樣一來,也讓奈特被迫重拾相對理性和客觀的態度,去審視那支解救了自己的“英克雷軍”。

        武器裝備方面,那是絕對的優秀,盡管在樣式上有了不小的改動,奈特還是很容易就辨認出來了這些動力甲,應該就是大戰時期t51型動力甲的改進型。而那名英克雷軍官的動力甲,則有著更加“臃腫”的外形的新型動力甲,關節和部件之間的結合更為緊密,很明顯在防護性以及性能上應當有著更加優秀的性能——就是那個頭盔的式樣,實在是不敢恭維。

        他們自稱是合眾國的正統繼承者,擁有著燈塔國廢土的全部主權。

        說真的,這種說法,在奈特看來,其實變相承認了如今的國家已經支離破碎,否則英克雷不會特意強調這些。

        老兵的直覺,讓奈特感到了些許不安。

        他一直很討厭這些滿口冠冕堂皇大道理的政客腔,在戰爭前他以為敵軍的統治階級是這樣,但隨著戰爭的進行,奈特發現其實自己這邊的政府問題更大……甚至于進到了避難所,明明告訴他要進的是消毒倉,結果卻是冰封的冷凍倉——這一凍就是將近兩百年的時間。

        奈特已經從英克雷軍那里了解到了很多如今世界的信息,而其中最讓奈特感到絕望和無奈的,便是已經過去兩百年了,貌似合眾國仍然沒有恢復過來。在這樣被核彈洗禮過的大地上,那個奪走了自己孩子的組織,又會潛伏在何處呢?

        “你有想過妻子今后的‘歸宿’嗎?”

        ump45拋給了奈特一罐純凈水:“要我說的話,這個地方作為墳冢的話,還是顯得太陰森了一些。”

        “……你說得對。”

        在奈特的主觀概念中,“一個小時”前,他還覺得111號避難所的科技氛圍,讓他感覺到心安,一種遠離核子廢土輻射的幸福感,但現在看著這冰冷的金屬框架結構,奈特的心中只剩下了孤獨和壓抑。

        “如今的地表……還能居住人嗎?”

        “是不是被英克雷的那群家伙給嚇到了?放心吧,兩百年過去了,大多數地方的核輻射已經降低到了安全的程度,就算是你這樣沒有經歷過廢土輻射篩選過的戰前居民,也能正常生存……嗯,比較麻煩的還是飲食,現在大多數的事物都帶有一定的輻射量,你的輻射抗性相對比較差,類似消輻寧這樣的藥品,使用的會比較頻繁一些吧。”

        “那這水……”

        “干凈的,放心喝吧。”

        奈特也不再矯情,將一罐純凈水一飲而盡,這具軀體時隔接近兩百年的時間,胃中再度攝取到了大量的水分,那種充實而滿足的幸福感,讓奈特的心情變好了很多。

        “你不是英克雷的人吧?”

        “為什么這么說?”

        “軍隊里通常是不會允許有人‘特立獨行’的,所以你這身服裝就已經大體說明了你和他們不是一路人……而且,你沒有那么濃厚的‘美利堅’的味道。”

        “你不喜歡英克雷?”

        “我討厭那種他們身上那種‘熟悉’的感覺,這讓我覺得,整個世界似乎兩百年了也沒有任何變化。”

        奈特的直覺是正確的。

        別的地方不好說,但是他的故鄉嘛……或許真就是這片土地的居民們,他們的祖先欠的“債務”太多,以至于都得壓在子孫后代的背上一代代償還——不管是東海岸還是西海岸,總有著一大堆不愿意好好過日子,成天想要搞個大新聞的家伙,當真水深火熱。

        奈特是不會認錯的,那些英克雷士兵,骨子里帶著一種讓他感覺不舒服的氣場,那些英克雷軍的士兵還沒有意識到,盡管同樣都是當兵的,但奈特參軍的理由,絕對不是為了壓迫這片土地的人民。

        “這你的要求就有點高了——屁股決定腦袋,這個理論聽說過嗎?一個人的屁股坐在哪張椅子上,那么他就只能說符合那張椅子定位的發言。英克雷的核心理念,是維持人類的純凈基因,復興屬于【人類】的合眾國。只要這個核心理念不做改變,無論英克雷走到哪里,它都不會和廢土居民處好關系。”

        英克雷的那群人正在抓緊時間分析并打包合成人的殘骸,人都在那邊,ump45也就不方便再去搗鼓那把黑科技冷凍槍了……不過也沒事,有學院出來吸引了一波英克雷的注意力,眼下他們也注意不到角落里的寶貝。

        不然ump45也沒法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對奈特說著有損他們英克雷臉面的怪話。

        “……殺死我妻子的罪魁禍首,就是那派鐵皮人過來的組織嗎?我的兒子……應該也落在他們手上,是吧?”

        和原本的故事發展不同,奈特還沒有走出111號避難所,就已經接觸到了學院這個組織,并且多項證據全部指向了這個神秘的組織,這意味著奈特的復仇目標,從最初就十分明確。

        “英克雷邀請我加入他們……”

        “你有選擇嗎?”

        ump45不咸不淡地反問了奈特一句,奈特聞言愣了幾秒鐘,隨即苦笑了起來:“是啊,我沒有選擇——那些英克雷,渾身流露出一種不容別人分辯的霸道……我對于他們來說,真的就這么重要?”

        “拋開你戰前居民的身份,你以為【安克雷奇戰役的英雄】這樣的稱號,是什么爛大街的白菜勛章嗎?不要拿世界大戰時期的標準,去衡量如今的時代。事實上,我聽說當初軍方有根據安克雷奇戰役的實際發展,制作過一款學習裝置,模擬以為戰役老兵的視角,去完成根本不可能的艱巨任務——一直以來,都無人通關過呢。”

        輻射3代第一款dl【安克雷奇行動】,講述的就是這么一個與主線完全無關的支線小故事,雖然一直沒有明確的證據,但很多人都相信,這段劇情中玩家扮演的那個老兵視角,很有可能就是老冰棍……就算不是他,奈特也是一個水平接近的大佬。而英克雷軍坐擁大量戰前資源,沒道理會沒有這種方便的新兵訓練裝置,所以英克雷的士兵幾乎談到安克雷奇戰役就全是自己受苦的記憶。

        在學習裝置里還有“續關重來”的機會,但現實里那可就是一命通關啊——因此當英克雷軍官聽聞奈特還是一名從安克雷奇戰役中榮獲勛章的戰斗英雄后,才會如此重視。

        “你的作戰經驗,包括那些面對大規模集團作戰的經驗,對于英克雷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嗯,根據我對英克雷的了解,如果你拒絕加入他們,他們多半寧愿現在就把你和你妻子埋在一起,也不希望你以后加入到和他們敵對的陣營中。”

        這個問題上,英克雷是有著切身之痛的。

        三十五年前,沒有把“天選者”摁死在阿羅由部落的門口,絕對是英克雷軍這輩子最后悔的一件事,這直接導致了最后英克雷的海上鉆井平臺被搗毀,整個西部的勢力被連根拔起,要不是它們在東海岸還留下了火種,怕是現在已經成為昨日黃花了。

        當然如果命運按照原本的軌跡繼續運作的話,用不了多久,英克雷在東海岸的總部烏鴉嶺,也會和他們的【伊登總統】一起,被伊莎給炸上天——說實在的,ump45始終沒弄懂,為什么英克雷執著于在自己的總部設下方便快捷的自毀裝置?當年天選者是這么干的,伊莎在原本的命運里也會如法炮制,即使真的要裝,為什么連個復核的階段都沒有?真就一個“按鈕”按下去直接炸啊!

        不過,ump45也想過了,英克雷如果就此消亡,其實真的還挺可惜的。

        因為就游戲中的表現,英克雷的中層以及基層的士兵,很多都算是“正常人”,只是在英克雷的體制下,他們即使有什么想法也沒有任何意義,英克雷上層的思想是絕對的。而當英克雷徹底完蛋后,無論是被玩家放了一馬的奧古斯特?秋上校,還是莫哈維廢土的那幾位英克雷老兵,亦或者是遠港核子教會的里奇特,他們從英克雷理念的束縛下解放后,基本都顯得非常正常,甚至遠比那些刁民好打交道的多。

        當然,學院這個組織,也有不少良心人士,比如維吉爾博士等等,但對于ump45來說,英克雷有一個優勢,是學院無法比擬的,那就是英克雷始終是一個制度相對成熟的軍事、政治一體化的組織,自上而下的改革,比學院這種堪比茅坑里又臭又硬的石頭一樣的的屑組織,簡單的多。

        拋開游戲性的跑腿任務,老冰棍即使走了學院線,最后也會發現,自己其實壓根莫得實權……大孝子肖恩根本就只是給了一張空頭支票,一個沒有股份的董事長,如果不是老冰棍本身還很能打同時身兼義勇兵將軍,不太好架空,那就真和漢獻帝沒什么區別了。

        但直接把奈特打包送給英克雷,也不是個好選擇。畢竟,英克雷和鋼鐵兄弟會比起來,是真的隨心所欲不講道理……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