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鳳凰神衣

    第五十八章 石府

        夏公子感應到自己妹妹的靈力不斷在散失,著急的往回趕路,這時遇到了華軌,夏公子一眼就看到了妹妹的靈音,憤怒的上前去,打開紙扇,一道靈光劃向華軌,而華軌卻不還擊,只是一直閃躲這夏公子的靈力光束。

        大伙兒終于追了上來,看到夏公子和華軌在打斗中,也一起沖了上去,可華軌剛剛失去了夏姑娘的心情無法平息,根本就沒有打斗的心情,不停的閃躲著大伙兒的靈光光束。

        不一會兒華軌就被大伙兒的靈力光束打倒在了地上,嘴角的血流淌下來,暈染了他那張帥氣的臉。他伸出手,手里的靈音瞬間飛到了夏公子和石英俊的手里。

        “哥,我走了,我們都離開了金謎寨這么久了,可是我卻深深的記得我們一起在金謎寨生活的日子,我兩原本的名字應該是夏骷肏和夏鲗艸。其實我更喜歡我們兩的名字叫夏骷草和夏賊草。因為夏有骷草,寨有賊草。不要怪任何人,這次扮成目蝴蝶的樣子都是我自愿的。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夏公子手握著靈音,淚流滿面,知道自己的妹妹再也回不來了,心里想著,只要你喜歡,你就是夏骷草,我以后的名字就叫夏賊草。

        “英俊哥,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穿女裝,沒想到是在心愛的人面前,美得如此哀然,雖然我嫉妒目蝴蝶被你深深的愛著,但是你所保護的一切,就都是我想保護的。”石英俊握著夏姑娘的靈音,眼眶微微濕潤了,沒想到夏姑娘對自己的愛如此深,就連自己要保護的目蝴蝶,夏姑娘也毫不猶豫的用生命去保護。

        話音剛落,夏公子和石英俊伸開手掌,夏姑娘的靈音便消失在了眼前。看到了夏姑娘為自己而死,目蝴蝶的愧疚感漸漸的一點一點在心里加深。頭疼的很厲害,用手按著頭部,似乎要想起了什么,但還是想不起。

        “華軌,是誰殺死了夏姑娘?”目蝴蝶沖了上去,看著華軌,而華軌卻默不作聲的轉過身去,臉上面無表情,內心卻早已經崩潰,一道靈光散落,華軌消失在了大伙兒眼前。

        這時的夏公子卻要回去鬼族找車晴報殺妹之仇,然而卻被浪世勛和石英俊攔住。夏公子失去了理智般甩開了浪世勛和石英俊的手。

        “你這樣魯莽的行動,現在去了只會白白送死,你對得起夏姑娘嗎?”浪世勛伸開手攔在了夏公子前面。

        “我們也想為夏姑娘報仇,可是就憑我們現在的靈力尚未恢復,就算去找到了車晴也是去送死,我們先等靈力恢復后,再去替夏姑娘報仇。”石英俊再一次攔住了夏公子。

        因為在鳳族山尋找幻失的時候,大伙兒的靈力幾乎耗盡還沒恢復,現在就算心再痛也要忍著,去了的話就是白白送死。

        浪世勛和石英俊站到了夏公子前面,夏公子從紙扇劃出靈光打在了石英俊和浪世勛的身上,石英俊和浪世勛沒有閃躲,被夏公子的靈光打倒在地,起身的時候,用手抹去了嘴角的血漬。

        “你們別打了,都怪我,所以夏姑娘才死的。”目蝴蝶沖了上去,站在他們三人面前。

        在經過大伙兒的勸說和阻攔下,夏公子不說一句話,默不作聲的憂郁的眼神,眼眶里泛著微微閃爍的淚光,慢慢的搖著手中的紙扇。

        一路上,大伙兒都沉默得沒有說一句話,心里猜想著到底是誰殺害了夏姑娘,一定要找機會替夏姑娘報仇,目蝴蝶的心中卻是無止境的愧疚感。

        石府兩個大字高高的懸掛在門頭上,到了石府,石英俊邀請大家去府上住下,等修養好了身子和恢復了靈力再去找車晴替夏姑娘報仇。

        石府的庭院很大,從彎曲的石子路一直走,都是一些庭院閣樓,一眼望不到頭,庭院的中間是那一片開滿粉色碎蓮的池子,夏公子看著池里的碎蓮,卻沒有心情吃下一口這千年碎蓮做的荷花糕,心里滿是自己妹妹的影子。

        回憶著喜歡穿男裝的妹妹,夏公子也從來沒有見過自己妹妹穿女裝的樣子,每次給夏公子給夏姑娘買碎花裙,都被夏姑娘拒絕了,夏姑娘認為穿女裝沒有穿男裝好看,沒想到這次夏姑娘第一次穿女裝,卻再也回不來了。

        本以為自己妹妹執意要打扮成目蝴蝶的模樣,再三阻攔也無用,就隨她去扮一次目蝴蝶的模樣,在大家的計算時間內,夏姑娘原本是沒有任何危險的,就算被發現了,也至于被殺死,沒想卻被鬼族人殺害了。

        夏公子也是滿心的自責,都怪自己當時太隨著自己妹妹的脾氣了,以為就算是被發現了,車晴也會把夏姑娘當成籌碼,等目蝴蝶去救夏姑娘,車晴為了抓到目蝴蝶,是肯定不會殺夏姑娘的,同時也太高估了華軌,本以為有華軌在,華軌應該會拖住車晴,可一切都世事難料。

        “夏公子,都怪我。你別再難過了,我一定會替夏姑娘報仇的。”夏公子沒有轉過身看目蝴蝶一眼,背對著目蝴蝶,眼睛看著前方池中的粉色碎蓮,沒有說一句話。

        “少爺,老爺聽說你回來了,準備好了飯菜,等大家一起過去吃。”這時,石府的允管家來到了石英俊的身邊,告訴石英俊讓大伙兒一起去吃晚飯。

        大伙兒整齊有序的走了進去,石府老爺看到自己兒子回來了,高興得樂得合不攏嘴。石子螢一看到石老爺,并親熱的上去打了招呼。石老爺看到這個嘴巴極甜的石子螢也一起來了,更是高興了。

        “坐,坐,坐,大家快坐。”石府老爺看著眼前的所有人,想必是自己兒子結交的好友,肯定都是不會差的,看著這些英俊,貌美的孩子,石府老爺眼睛笑開了花。心里想著真不愧是自己兒子結交的朋友,個個都是男才女貌的,氣質不凡啊。

        大伙兒在路上已經很久沒有吃過一頓飽飯,看到眼前石府的各種山珍海味,忍不住多吃了幾碗飯,只有夏公子和目蝴蝶卻細嚼慢咽的呆滯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飯菜。

        “夏公子,目姑娘,是不是石府的菜飯不不合胃口?和我說,我讓允管家再去重新做一些。”石府老爺看到了夏公子和目蝴蝶似乎不是很有胃口。

        “允管家,讓后廚再去做幾道菜。”石府老爺看了看他們兩,并吩咐了允管家去后廚。

        “石老爺,不必了,這些飯菜很合胃口,不必費心再做了。”夏公子抬起頭看了看石老爺,勉強的微微笑了笑。然后將一片肉夾起來裹著米飯咽了下去。

        “石老爺,飯菜很合胃口。”目蝴蝶也勉強的對著石老爺笑了笑,端著手中的碗,快速的吃了幾口白米飯。

        “子螢,你也多吃點。”石老爺夾了一塊肉放到了石子螢的碗里。

        飯后,石英俊帶著大伙兒去了自己的房間。

        微微的風拂過石府的每一株側柏樹,吹得這些園中的側柏樹沙沙作響。目蝴蝶看著第一次來石府住過的房間,用手輕輕的摸在那些紅木上,拼命的回想著自己的過去,突然手扶在了桌上,疼又開始疼了,為什么每次想到過去,頭就會疼痛?

        而且自己的過去到現在還是一個謎,車晴說自己是鳳神轉世,那么前世事情呢?那還有轉世后的事情呢?為什么都記不起,記不起前世也就算了,連轉世后的日子也不曾記起。

        就算是中了血狐的毒,吃了幻失這棵神草藥已經好幾天了,可是還是想不起過去的一切,只是上次在鬼族的靈印殿中的靈劫咒印邊上,模糊的記起一點點穿著黑色羽翼,眼球紅色,極其漂亮的女子。難道那個就是自己上一世的模樣?

        妙書屋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