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少匪追夫之和尚你還俗嗎

    第二百一十四章 遇見白梓墨

        秦陌芫一怔,錯愕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有些眼熟。

        像是在哪里見過,卻又記不起來。

        男人看著她露出一個紳士的笑意,“小姐你好,我是韓總的秘書,小姐叫我林風就可以。”

        秦陌芫后退兩步,擰眉道,“所以,我們認識嗎?”

        林風搖頭,“不認識,不過我們韓總讓我轉告您,先安心住著,明天他從國外回來會幫你辦住院手續。”

        韓總是誰?

        幫她辦出院手續?

        秦陌芫心神微緊,問了一句,“我暈倒前是被你們韓總發現的?”

        林峰笑道,“是的,小姐。”

        他看了眼光著腳的秦陌芫,說道,“小姐,請您先回到病床上,衣裳馬上就來。”

        秦陌芫僵硬的點頭,轉身走向病床。

        醫生來后,對著林風恭敬道,“林秘書。”

        林風點頭,“給這位小姐再檢查下,看下她哪里還不舒服。”

        一聲點頭,上去檢查。

        秦陌芫腦袋始終是懵的。

        直到一聲說了一句話才將她拉回神智。

        醫生說,“秦小姐沒什么大事,只是胎兒不穩,再住兩天院就好了。”

        孩子……

        她激動的拉住醫生的袖子,“我的孩子還在是嗎?”

        醫生點頭,扶了下眼睛,“是的,孩子。”

        孩子,真好!

        緊繃的心瞬間松懈,垂在身邊緊張的雙手也漸漸舒展。

        林風看了眼秦陌芫,眸底劃過一抹深疑。

        醫生離開了,林風淡笑道,“小姐就先休息,待會我會讓人給小姐送飯過來,明天韓總就會回來看你。”

        秦陌芫木訥的點頭,病房門關上,再一次的恢復了死一般的沉靜。

        秦陌芫閉著雙眸,忽然想起什么,猛地坐起身。

        不對!

        她當初到北涼時是魂穿,如今是整個身體都回到了現代。

        那就是說古代沒有了慕容芫,而現代……

        當初她是因為救學生摔下山才魂穿了北涼,那她在現代是死是活?

        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她起身穿上鞋子朝著病房外跑去。

        可是剛走出來,便被外面的保鏢攔住。

        保鏢恭敬道,“小姐,韓總吩咐等他明天回來您才能出院。”

        攔她?

        雖然她感謝什么韓總救了她,但不代表她愿意被囚禁!

        秦陌芫后退兩步,冷冷的凝著他們,“讓開,你們兩不是我的對手。”

        兩個保鏢看著她,雖然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但眸底卻泛著輕蔑之意。

        不讓是吧?

        她淡淡一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她徑直走出,兩位保鏢想要阻攔,誰知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了!

        對,真的不能動彈了!

        兩個保鏢驚恐的看著秦陌芫,臉色難看,更多的是恐懼。

        秦陌芫斂眸,笑道,“我說了你們兩不是我的對手,過上兩小時,你們的就可以動了。”

        若是以前,她或許還得動武,現在她只需要點穴便好。

        沒想到這內力到了現代這么管用。

        離開醫院,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病號服,凝眉走向一家商場里。

        卻想起不對,去宣耳朵上的耳環和手鐲,其他東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走進一家商場,將這兩樣東西換點錢。

        這些都是古董,多少能換點錢出來。

        走出商場,看著手里的錢,挑眉一笑,還是管點用的。

        買了身衣服,秦陌芫朝著自己家的武館而去。

        坐在車上,透過車窗外面外面的一切,是那么陌生又熟悉。

        當秦陌芫來到武館時,學生們剛好放學,手臂上搭著衣服往外走著。

        有幾個學生目光看向這邊,在看到她時,明顯一震。

        那幾人下意識的看了眼里面,又看向外面。

        什么情況?

        兩個男生低聲道,“老師怎么快就出去了?”

        “是啊,這什么時候換的衣服?”

        兩人走到秦陌芫跟前,笑著說道,“秦老師,你這速度可以啊。”

        秦陌芫微怔,“什么?”

        這兩人她知道,一個是韓陽,一個程曉,是她當初在現代最得意的兩個學生。

        兩人一致搖頭,“沒事。”

        秦陌芫蹙眉,看向里面,卻發現保潔阿姨已經將門關上了。

        韓陽看了眼周圍,“秦老師,這時候剛好吃午飯了,我們一去去吃個飯吧。”

        秦陌芫看了眼緊閉的大門,問了一句,“怎么關門了?”

        程曉疑惑道,“不是老師說今天有事,下午不用來了嗎?”

        秦陌芫尷尬一笑,“哦對,我忘了。”

        她低頭,斂去眸底的無措。

        什么情況這是?

        看來現代還真有兩個秦陌芫,這可怎么辦?

        她也不知道這個秦陌芫時以前的秦陌芫還是——古代的慕容芫。

        “老師,我們一起吃個午飯吧?”

        韓陽再次出聲,做出了邀請。

        秦陌芫正好肚子餓了,等晚上了回以前的家再看看。

        跟著韓陽他們一起吃飯,剛到了飯店,服務員便迎了上來。

        “韓二少,程少爺,位置已經給您們留好了。”

        韓陽和程曉點頭,帶著秦陌芫走上去。

        服務員好奇的看著秦陌芫,和另一個女的湊在一塊,悄聲問道,“那女孩是誰?”

        另一個女生搖頭,“不知道。”

        “這還是第一次見兩位少爺帶女的過來。”

        “是啊,羨慕。”

        包廂里,秦陌芫凝眉看著端上來的菜,忽然間一股微信盈上心頭。

        她捂著嘴強忍住干嘔。

        韓陽擔憂的問道,“秦老師,你怎么了?”

        程曉亦是擔憂的看著她。

        秦陌芫搖了搖頭,“沒事。”

        韓陽蹙眉道,“秦老師,你是胃不舒服嗎?”

        秦陌芫微怔,隨即點頭搪塞。

        “服務員,把這些換成清淡的端上來。”

        秦陌芫剛想說不用了,誰知服務員已經行動了。

        換上了清淡的菜品,她的胃的確舒服多了。

        這一頓吃的的,秦陌芫只覺得太難了。

        韓陽和程曉問了太多,有的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便用其他理由搪塞過去了。

        吃飯中,她忽然聽到韓陽提到了新城苑的工程再有一個月就完工了。

        秦陌芫一怔,新城苑?

        那不是她的家嗎?

        疑惑間,她問了一句,“新城苑拆了?”

        程曉一頓,有些錯愕。

        韓陽亦是一震,震然的看著她。

        為什么他們覺得今天下午的秦老師不太對勁?

        不僅對他們客氣了,還……什么也不知道了?

        秦陌芫一怔,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想到什么,抬手在他們兩人頭上敲了下,低斥道,“兔崽子,看什么看,老師問什么你們就答什么!”

        兩人摸了摸頭,心里這才放心。

        對了,這才是他們的秦老師。

        說話沒有個淑女樣,一急了就揍他們,偏生他們就喜歡秦老師這樣。

        韓陽笑道,“回老師的話,新城苑被我們韓家買了,正在建設商場,再有一個月就完工了。”

        程曉也跟著道,“秦老師,您還有什么問題嗎?”

        秦陌芫搖頭,心里卻很不是滋味。

        新城苑拆了。

        那她如今的家在哪里?

        她再次問道,“你們兩可知道我的家在哪?”

        兩人笑道,“不知道。”

        他們還真不知道。

        當初也是韓家買了新城苑后,他們才知道原來秦老師的家住在那里。

        后來秦老師搬家了,從未透露過她的家庭住址,所以他們也不知道。

        一頓飯吃的真是揪心。

        當然,只有秦陌芫揪心。

        這下完了。

        走出餐廳,韓陽卻攔住她,“秦老師,今晚上我們家有個聚會,來的大多都是您的學生,要不您也參加?”

        秦陌芫現在只想去看看另一個秦陌芫究竟是誰。

        可是又想起那個大門緊閉,想必她應該不在那里了。

        韓陽笑道,“秦老師,走吧,您的性子不是說風就是雨嗎?今晚就不要把自己當老師,和我們聚會放松下。”

        在這,秦老師也就比他們大哥幾歲而已。

        每次的周六日他們才會來這里上課,平常都在大學里待著。

        當初也是程曉來學點武功健身,后來也拉上他來了。

        這一學便是一年。

        秦老師也和他們打成一片。

        秦陌芫蹙眉,心里仍在思索。

        可是當回過神來,已經被韓陽推著走了,“秦老師,您難道忍心拒絕我們兩個學生的邀請嗎?”

        秦陌芫無奈,只能應允了。

        在經過一道橋時,只聽遠處傳來驚呼聲。

        他們三人看過去,高橋之上,一個女人抱著孩子站在高處,像是要往下跳。

        韓陽臉色一變,“那女的好像要帶著孩子自殺。”

        程曉附和道,“看樣子是的。”

        秦陌芫臉色沉寒,凝著高處的女人懷里的小孩。

        孩子也就三歲左右,緊緊抓住女人的衣服,害怕的哭著。

        嘴里不停的喊著,“媽媽,害怕,害怕……”

        可是女人無動于衷,看著遠處的海,臉上只有死一般的灰然。

        “勤勤,是媽媽不好,媽媽讓你受苦了,別怕,只要我們跳下去就解脫了。”

        女人緊緊抱著孩子,臉上早已沒了求生欲。

        別人沒有聽到那女人說什么,但秦陌芫有內力,卻聽的清清楚楚。

        她對韓陽道,“我去買些東西,你們等我下。”

        兩人點頭。

        秦陌芫快速鉆進一家衣服店,買了件黑色風衣裹在身上,又買了個帽子和口罩。

        她不能看著女人抱著孩子求死。

        她如今也有了孩子,這小孩才剛來到人間不久,沒有人有任何權利帶她離開。

        秦陌芫走出去,站在橋的另一頭,看著女人要準備跳了。

        群眾們發出驚呼的聲音。

        秦陌芫蹙眉,在那個女人跳下去的同時,驟然飛身而上,想要接住他們。

        可!

        沒想到有人比她更快!

        對方穿著一身黑色風衣,亦是帶著口罩和帽子。

        速度很快,一只手便抓住女人和孩子,將她們帶到岸邊。

        秦陌芫震然,這人也會輕功!

        而且武功很高,完全在她之上!

        方才在空中,兩人視線交匯中,她竟然覺得那雙黑眸有些熟悉,卻又不知在哪里見過。

        兩人同時落在岸邊,秦陌芫看著那么身影瞬間消失。

        眾人驚呼,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一幕!

        韓陽問道,“秦老師怎么還沒回來?”

        程曉道,不知道。

        當醫生帶走女人后,秦陌芫快速褪去風衣和口罩走了過來。

        韓陽驚呼道,“秦老師,剛剛您看到了嗎?”

        秦陌芫一笑,“什么?”

        程曉激動的將方才的事說了一遍,秦陌芫“哦”了一聲。

        程曉一怔,“秦老師,你不激動?”

        秦陌芫蹙眉,“我干嘛激動?”

        好吧,他們的秦老師真是處事不驚!

        晚上聚會結束,秦陌芫想要離開,卻發現一件事!

        韓陽說他大哥提前回來了!

        秦陌芫蹙眉,她不能見。

        她淡笑點頭,“我還有事,有事明天說。”

        不等韓陽再挽留,她快速離開。

        臨走時,她寫了一張字條,感謝韓總的話。

        離開后,秦陌芫去了武館,等著明天另一個秦陌芫開門。

        夜色濃郁,一抹身影緩緩走來,站在武館外看著里面。

        秦陌芫微怔,看著那抹身影,是個女人,有些熟悉。

        她走到她身后,低聲問道,“您好。”

        女人聞言,轉身看向她。

        秦陌芫猛然一震!

        這人長的竟然和洛妃一模一樣!

        難道她……

        女人亦是一震,看了眼她,嚇得趕緊離開。

        “洛妃娘娘!”

        秦陌芫急切喊出聲,女人身軀猛地一震,快速轉身,不可置信的看著她,“你喊我什么?”

        秦陌芫雙眸有些微紅,“洛妃娘娘,或許我該叫你——母妃。”

        女人身軀一震,震驚的雙眸驟然間泛起了淚水。

        她顫抖著走過來,伸手想要觸碰她的面容,“你是……慕容芫?”

        秦陌芫笑道,“這幅身子是慕容芫,但靈魂還是秦陌芫,可您永遠是我的母妃。”

        女人終于哭出聲,將她緊緊抱在懷里,“芫兒,真的是你,這個才是你。”

        跟著女人回到他們家,他這才知道,她在現代還是叫白洛。

        問了她才得知,原來在當年白洛小時見過奶奶。

        當時奶奶帶著龍符柱,她拿著玩了一會,摔跤時不小心擦傷了手,將血滲進里面。

        所以在她出事后,靈魂一樣去了古代。

        之后在她死后,她以為自己徹底死了,沒想到會再次回到現代來。

        而且時間好像只過了不到三年而已,而她卻在古代待了二十多年。

        白洛無法解釋這件事。

        秦陌芫問道,“母妃,你每晚都回去武館外等著嗎?”

        白洛神色一黯,竟是好笑的搖頭,“也怪我,當時我不經意見到秦陌芫,以為她是我的女兒,就追上她,激動的告訴她,她是她的母妃,卻被秦陌芫當成了神經病。”

        “后來我每次去見她,秦陌芫都會躲著我,之后我不敢再她面前路面,只能門外在這里看看。”

        秦陌芫蹙眉,“母妃,這個秦陌芫本身就是現代的,不是古代的……慕容芫,是嗎?”

        白洛點頭,眉目悵然,“是,我的孩子我清楚,她不是。”

        秦陌芫蹙眉,所以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兩個秦陌芫!

        白洛看著她,問道,“芫兒,我還有一件事告訴你。”

        秦陌芫心里一跳,下意識問道,“什么事?”

        白洛斂眸,而后看向她,“今天高橋的事,當時那兩人其中一個就有你對嗎?”

        秦陌芫一顫,雖不知她如何知道的,卻也沒有不承認,點了點頭,“是。”

        白洛一笑,“那個男人你可知道是誰?”

        不知為何,秦陌芫心里陡然升起一個念頭。

        果然!

        白洛說了,“他就是白梓墨!”

        白梓墨!

        竟然是他!

        真的是他!

        秦陌芫身軀顫抖,什么也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心情。

        白梓墨真的還活著,而且真的在現代!

        怪不得她看著那雙眸如此熟悉。

        原來竟然是他!

        秦陌芫激動道,“母妃,你可知道白梓墨在哪里?”

        白洛搖頭,“不知道,不過我發現一點,他似乎看不見秦陌芫。”

        看不見秦陌芫?

        什么意思?

        秦陌芫疑惑道,“母妃,這是什么意思?”

        白洛蹙眉,“我也不清楚,他似乎也看不到我,因為我曾經幾次看到他經過武館,也看到秦陌芫走出來,但是白梓墨卻像是沒有看到。”

        怎么會這樣?

        秦陌芫拿出龍符柱,“難道是它的原因嗎?”

        翌日,秦陌芫帶著口罩等在武館外。

        一直等到十點左右,一抹身影快步跑來,打開武館門走了進去。

        秦陌芫一怔,那真的是‘秦陌芫’!

        她趁機沖進去,想要叫住她。

        可是她發現,對反竟然也看不到她!

        怎么回事?

        “秦陌芫!”

        不論她喊多少遍,對方仍舊聽不到。

        這一天,她都跟著‘秦陌芫’。

        期間,她去找人根據她的口述畫出了白梓墨的畫像,在后面寫了很多字,將它放進信封。

        這段時間她一直跟著‘秦陌芫’,發現一件事,這個秦陌芫就是她!

        不,確切的說,是沒有穿越前的她。

        她不知道現在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她的靈魂已經不在了,但在現代的她卻還是好好的?

        但為什么現代的秦陌芫可以見到白洛?

        心里疑惑,卻得不到解答。

        這一日秦陌芫站在武館的隔壁,凝眉看著遠處。

        這一站便是一天。

        雙腳有些麻木,她剛要離開,慕然間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拾步而來。

        熟悉的俊容,熟悉的身形,不是白梓墨又是誰!

        真的是他!

        秦陌芫身軀薄顫,是驚喜的。

        她急聲道,“梓墨,白梓墨!”

        想要跑上去,但她發現,白梓墨根本聽不到她的更看不到她!

        到底怎么回事?

        她將龍符柱拿出來,可是依舊沒用。

        最后秦陌芫只能跟在白梓墨的身后。

        男人穿著剪裁得體的西裝,俊容冷沉,俊眉微攏,薄唇緊抿著,周身的氣息冰冷涼薄。

        她一直跟在他身后,嘴里不停的喊著,“梓墨……”

        似是有所感應,男人忽然頓住腳步。

        她一頓,心里一喜,莫非她聽到了?

        男人轉身,黑眸裹著深意,還有濃濃的蒼涼,看向身后。

        這一刻,她清晰的從他眸底看到了悵然悲傷。

        心底深處泛著痛意,那是對他的心疼。

        她走到白梓墨身前,伸手想要輕撫他的容顏。

        可是,在觸碰到他的那一刻,手竟然從他的身體里穿透!

        “梓墨,是我,我是陌芫。”

        她說話,可對方根本聽不到。

        “陌芫,你究竟在哪里?”

        男人看向遠處,黑眸裹著沉痛,似呢喃,似悲痛。

        秦陌芫心頭一顫,濃濃的悲傷席卷而來。

        原來他也在找她?

        可是,明明他們就在對面,卻看不到對面。

        忽然間天色一暗,她抬頭望去,男人也同時抬頭。

        月光暗淡,被一輪黑色的東西漸漸吞噬。

        這是——月食!

        秦陌芫一震,忽然間伸向白梓墨的手臂一痛。

        她快速收回,腳步卻是一個踉蹌,身子不穩的倒在地上。

        抓著龍符柱的手擦破了皮,鮮血瞬間被龍符柱吸收。

        掌心一痛,她猛地松開,看著地上的龍符柱。

        怎么回事?

        不等她深思,頭頂驀然傳來震驚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顫抖,“陌芫?”

        這聲音……

        秦陌芫抬頭,震驚的看著居高臨下的男人。

        手臂一緊,男人已將她扶起來抱進懷里。

        長臂緊緊擁著她,哽咽的聲音響徹在耳畔,“陌芫,我找了你好久,好久。”

        秦陌芫心頭顫然,想要抱住白梓墨,卻發現自己的手臂竟然開始透明!

        又來?

        臉色微變,她急聲道,“梓墨,你聽我說,你身后的那家武館就是我的家,那里的人就是秦陌芫,是一年多前還不認識你的秦陌芫,你去找她,一定要找她。”

        白梓墨一震,垂眸看著她,卻發現她渾身已經接近透明。

        男人臉色一變,慌亂的抓著她的手臂,“陌芫……”

        “梓墨,去武館的房頂,第二排第十個瓦片的下面有我給你的東西,所有的一切你都會知道了。”

        話說完,她的身體徹底透明。

        “陌芫——”

        白梓墨驚慌的想要抓住她,可是抓住的只有一片虛無,她再一次的消失了。

        天徹底變得黑沉,仿佛地獄而來。

        半晌,一切都平靜了,光亮也出來了。

        白梓墨轉身,看向身后的武館。

        此時,一抹身影悄悄的跑出來,四下掃了眼,一雙水眸泛著興味。

        她走出來,快速鎖上門,說了一句,“想讓姑奶奶去相親,滾犢子玩意!”

        身影一轉,一溜煙的不見了蹤影。

        白梓墨渾身一震,黑眸泛著震驚。

        那是——秦陌芫!

        ------題外話------

        今天晚上還有一更,差不多就大結局了,感謝各位小仙女的陪伴,紅塵很快就會開新書了,新書的風格和這種的不太相同,是另外一個故事,但也一樣精彩~~~

        還有,紅塵想給大家說件事,因為這本書有了限免資格,但是紅塵今天要完結了,但限免的時候必須發章節,到時白梓墨的番外會在十一月三號的晚上全部發出來~~~


    本站域名變為  www.mjrwko.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大乐透08年开奖历史